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 《倾谈录:深度对话鲁奖作家》:文学的和声

      1本书具备一种多线条多层面交流的特性,比如采访者和受访者之间的交流,同一文体创作者之间的交流,不同文体创作者之间的交流,作家和评论家之间的交流,外国文学阅读者和翻译家之间的交流,身在幕前者和身处幕后者(评委)之间的交流,因而形成一种交流的和声与丰富性,使人在这样的多重交流中获得种种新鲜认知,这一特点是首先要说出来的。

    2024-04-01

  • 缘起“一闪念”,磨砺九春秋

      我准备写作《罗贯中传》,似乎出于“偶一闪念”;迄今想来,我对于这一写作所面临的难度一直准备不足。

    2024-04-01

  • 文学现场的马拉松式“跑者”

      《中国女性作家访谈录》舒晋瑜 著 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作为一个从业25年的人文记者,舒晋瑜相继出版的访谈录——《说吧,从头说起》《深度对话茅奖作家》《深度对话鲁奖作家》《中国女性作家访谈录》等,创建起了中国作家与作品、读者、时代等之间可靠理解的多向度桥梁。

    2024-03-31

  • 《大辽河》:大辽河的奔流岁月

      河流自古以来便与文学作品结下了不解之缘,可以说每一条河流中都有故事在流淌。

    2024-03-30

  • 《幻海》之梦

      《幻海》是蒙古族作家鲍磊新近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入选中国作 协2023年度“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之星丛书”项目“。

    2024-03-29

  • 沈宇晖:交织的梦,织起渔网

      《渔家姑娘在海边》这篇小说采用第三人称内聚焦的视角,两条叙事脉络就此展开。

    2024-03-29

  • 这部工人文学史有何独特之处

      李惠敏、田丰、陈国元合著的《中国工人文学史》最近由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全书分上下两卷,近百万字。

    2024-03-29

  • 陶纯《仪仗兵》:“仪仗”背后的依仗

      在当代军旅题材小说中,人们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军人形象,而仪仗兵的形象一直尚付阙如。

    2024-03-29

  • 成为这个时代的经典阐释者

      如何办好文学期刊,在我看来,可能就是八个字:“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2024-03-29

  • 飞地落矣——读储福金长篇小说《直溪》

      《直溪》是作家储福金的长篇新作。

    2024-03-28

  • 《如风似璧》:文学广东的无边风月

      中国现代文学城市系列里,广州是一个有着鲜明语言特色和文化景观的城市,但有关它的文学经典并不多。

    2024-03-28

  • 底层与人性书写的悲剧审美悖论

      作为“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皮埃尔·马舍雷在其《文学在思考什么?》一书中,专辟了一章“在雨果周围:底层人形象”,在其引言中,他引用了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的一段话:“无产阶级是现今社会的最底层,如果不破除构成现今社会的上层建筑,就无法挺直腰板站起来。

    2024-03-28

  • 丁捷《望洋惊叹》:叙写如东洋口港壮阔历史

      丁捷的报告文学《望洋惊叹》以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为背景,聚焦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洋口港建设。

    2024-03-28

  • 血火和诺言淬炼的心路

      去年8月,我见到了到沈阳采访的李舫。

    2024-03-28

  • 长篇小说《阿娜河畔》:一部荡气回肠的兵团历史长卷

      出生成长在兵团的女作家阿舍关于兵团的长篇小说《阿娜河畔》,我是利用工作生活之余的碎片时间连续三天熬夜看完的,可谓拿起来就放不下,心儿被书中人物的命运牵着走。

    2024-03-27

  • 《阿喜仔》:独行者的追光之旅

      优秀的作家总能选取平凡生活中普通的人与事进行精心的构思和摹写,让读者从故事里看见身边人的影子,抑或自己的影子。

    2024-03-27

  • 《去昙城的路上》:暗示的意义

      胡性能在《去昙城的路上》中向我们提供了一种非常恰当的暗示:一个将死之人被抬上殡葬师的车,在去往昙城的路上,看着病人脸上的痦子,殡葬师回首往事,并愈发肯定这人正是当年差点将自己害死的恶徒。

    2024-03-27

  • 《龙头香》:兼备现实关怀和文学追求

      我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表达过,中篇小说是百年中国水平最高的小说文体。

    2024-03-27

  • 《猛虎下山》:荒诞中的些许温情

      还记得20年前的2003年初,我刚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时读到社里新出版的首部长篇小说就是李修文的《捆绑上天堂》。

    2024-03-27

  • 从个体生命的故事展现大时代的侧影

      覃亚四先生已经于1993年去世,他的遗作《江汉春风起》在他去世30年后出版,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人真实的世界,也从中透视了一个大时代的历史变迁。

    2024-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