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在树上”的卡尔维诺

在卡尔维诺的小说世界的底部,生长着一个强大的植物根系。观察、显现、选择、修剪,大胆设计,小心耕耘,每一次,写作都像叶绿素的光合作用,不断采集、输送、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01
罗伯特·瓦尔泽:“命运如雪的诗人”

1956年的圣诞节,这一天瓦尔泽终于躺倒在散步路上的雪地里。这时才是他真正的躺平。在他还年轻的时候,瓦尔泽在书中写过一种告别世界的方式——“在冷杉树下、在雪中躺卧僵硬”,他的最后一天真的就是以这种方式到来。

来源:澎湃新闻|李公明 
02毛姆:他活出了你十辈子的人生

如果只是读过这些小说便觉得对毛姆其人有了透彻的了解,那便是大错特错。事实上,毛姆一生全部的创作——包括所有的戏剧、小说、散文、游记、回忆录乃至评论文章,所有这些加在一起,仍然远远不及他的人生更加精彩。在中国,单是《月亮与六便士》一书,就有着数以百万计的读者,但其中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毛姆一生的精彩程度是多么令人难以想象——他活出了别人十辈子都无法活出的丰富内容。

02
毛姆:他活出了你十辈子的人生

如果只是读过这些小说便觉得对毛姆其人有了透彻的了解,那便是大错特错。事实上,毛姆一生全部的创作——包括所有的戏剧、小说、散文、游记、回忆录乃至评论文章,所有这些加在一起,仍然远远不及他的人生更加精彩。在中国,单是《月亮与六便士》一书,就有着数以百万计的读者,但其中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毛姆一生的精彩程度是多么令人难以想象——他活出了别人十辈子都无法活出的丰富内容。

来源:澎湃新闻|吴靖  
03佩尔·佩特松:时间之河与回声之地

生于奥斯陆,在市郊工人社区长大。当过印刷工、图书管理员,在书店工作十二年,负责过书籍引进。1987年以短篇小说集《嘴里的灰,鞋里的沙》登上文坛。2003年的《外出偷马》赢得国际性瞩目。2009年凭借《我诅咒时间的河流》获北欧理事会文学奖。作品译为约50种语言。近年来,他和约恩·福瑟一样被看作挪威作家中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有力人选。

03
佩尔·佩特松:时间之河与回声之地

生于奥斯陆,在市郊工人社区长大。当过印刷工、图书管理员,在书店工作十二年,负责过书籍引进。1987年以短篇小说集《嘴里的灰,鞋里的沙》登上文坛。2003年的《外出偷马》赢得国际性瞩目。2009年凭借《我诅咒时间的河流》获北欧理事会文学奖。作品译为约50种语言。近年来,他和约恩·福瑟一样被看作挪威作家中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有力人选。

来源:文艺报|王晔
04厄休拉·勒古恩的多重世界

勒古恩是一位相当多产的作家,其作品也获得诸多文学奖项,包括雨果奖、星云奖等。这样一位“以文字为业”的作家,为我们勾画、想象出了另外的世界,创造他们的语言,讲述他们的故事。在勒古恩看来,科幻小说并不预测未来,而是描述另一种现实;先知负责预测未来,小说家的职责则是“说谎”。

04
厄休拉·勒古恩的多重世界

勒古恩是一位相当多产的作家,其作品也获得诸多文学奖项,包括雨果奖、星云奖等。这样一位“以文字为业”的作家,为我们勾画、想象出了另外的世界,创造他们的语言,讲述他们的故事。在勒古恩看来,科幻小说并不预测未来,而是描述另一种现实;先知负责预测未来,小说家的职责则是“说谎”。

来源:澎湃新闻|谭俊修 
古英语《东方奇谭》手稿中的东方想象与怪物生成

以《东方奇谭》为代表的古英语“各色怪物书”绝非仅具有文学猎奇和古书新探的价值;相反,它们是当代读者深入理解盎格鲁-撒克逊人心智及其仍在建构中的主体身份意识的隐秘而宝贵的钥匙。

来源:《外国文学评论》|包慧怡 2024/2/7
略萨真的认同博尔赫斯吗?

在如今的网络时代,在当下喧哗与骚动的舆论氛围里,还能读到这般“和而不同”的君子论剑,可以说是令人如沐春风了。

来源:文艺报|周展 2024/2/7
《狄更斯男孩》:小说中的狄更斯

与肯尼利的其他作品一样,《狄更斯男孩》在复杂的世界中展现了一个普通人的人性光辉。作为一位差点成为牧师的作家,肯尼利通过文学传达了对人性向善的期望。这种期望在作品中得到了深刻的体现,他深入挖掘每个人物的善良与努力,让读者感受到人性的力量。肯尼利以他独特的视角和细腻的笔触,引导读者思考人类在面对困境时所需要的勇气和坚持。

来源:文艺报|王敬慧 2024/1/22
《西东诗集》与歌德的“浪漫”翻译观

歌德所作的不仅仅是字面意义的移译,而是将异域思想从一种文化转移到另一种文化,并努力使之适应另一种文化——在《西东诗集》开篇,歌德甚至激进地宣称“我们必须使自己东方化”,唯其如此,才能获得诗歌的“宝藏源泉”。

来源:文艺报|杨靖   2024/1/9
情感之泉,悲剧之源

除了对女性处境深刻而细致的描写外,在她实验性的短篇小说集《你以为你是谁》中更是采用了《情感之泉》的结构模式:以同样的主角为引线串联起每个短篇的珍珠,它们既互有关联又可独立成篇,最终凝结为一种可媲美长篇小说的容纳性。

来源:北京青年报|三心 2023/12/28
彼岸的魔术师

《魔术师》是一出庄重的喜剧;它是以挽歌的调子,在对远景和遗迹的默默展望中,给大作家的生平故事划上句号。

来源:澎湃新闻|许志强  2023/12/20
博纳富瓦诗歌的在场与不在场

在场与不在场既是对立又是统一的,不在场是真实世界的必要组成部分,在场的呈现以它为基础,没有不在场就无法体验在场。本文拟探讨两者的辩证关系,理解博纳富瓦的在场诗学,以此纪念这位一生坚持以诗歌“改变生活”的伟大诗人100周年诞辰。

来源:《外国文学动态研究》| 李建英 2023/12/12
塞巴斯蒂安·巴里与现实主义中的印象主义

《临时绅士》《绝密手稿》《在迦南的那一边》《漫漫长路》《长日无尽》五部曲,重构了关于爱尔兰的生存图景、生活世界。它们不仅指向爱尔兰民族何以如此的“历史来路”,还意欲探寻爱尔兰人“何以为家”的精神复归。

来源:文艺报|俞耕耘  2023/12/11
《山中之门:吉恩·瓦伦汀诗选》:“在一片光的树木中间”

中国诗人、译者王家新与瓦伦汀的相遇,始于瓦伦汀和卡明斯基合译的《黑暗的接骨木树枝:茨维塔耶娃的诗》,精神的高度契合与共鸣,深深地激发着王家新对于这位异域女诗人诗作及其命运的探询,而瓦伦汀在灾变之年的溘然长逝,也促使他怀着沉甸甸的责任感与生命誓愿从事翻译,“让她的生命、她的声音进入更多的生命”。

来源:文艺报|张高峰2023/11/27
赖特:对“可靠的文学语言”保持警惕

赖特善于写亲历的事件,在诗中他不追求天使般的高度,而是与普通人一样俯身于“此时此地”。他从早期人与自然的关系,转向人与不平等社会的矛盾和质疑,他以诗与自己的国家和社会对话,有时是直接的抨击,但这一切都是希望国家、人在其中生活的社会更好。

来源:深港书评|森子2023/11/24
《可赞之处》:“我连尘埃都不是,我只是一场梦”

除了篇幅以外,该作家带给读者的另一个挑战是她的创作类型和内容。纵观其作品,她喜欢用魔幻现实主义的写法,超自然元素,如原住民的神秘传说、祖先的灵魂、魔法以及土地的魔力等,这些超自然元素与现实世界相交织,增加了故事的神秘感和奇幻性。

来源:文艺报|王敬慧2023/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