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频道 作代会|文代会|文史钩沉|经典作家|大事记

经典作家

路遥《人生》发表的前前后后
路遥就在这个招待所,用了21个昼夜完成了近13万字的中篇小说《人生》的初稿。路遥曾说:“我一生中度过的最美好的日子是写《人生》初稿的那二十多天。在此之前,我的中篇处女作已获得了全国第一届优秀中篇小说奖,正是因为不满足,我才投入到《人生》的写作中。”谈到创作《人生》,路遥说:“有一天晚上,写德顺带着加林和巧珍去县城拉粪,为了逼真地表现这个情节,我当晚一个人来到城郊的公路上走了很长时间,完了回到书桌前,很快把刚才的印象融到了作品之中,这比想象得来的印象更新鲜,当然也更可靠。” [详细]
路遥《人生》发表的前前后后

路遥就在这个招待所,用了21个昼夜完成了近13万字的中篇小说《人生》的初稿。路遥曾说:“我一生中度过的最美好的日子是写《人生》初稿的那二十多天。在此之前,我的中篇处女作已获得了全国第一届优秀中篇小说奖,正是因为不满足,我才投入到《人生》的写作中。”谈到创作《人生》,路遥说:“有一天晚上,写德顺带着加林和巧珍去县城拉粪,为了逼真地表现这个情节,我当晚一个人来到城郊的公路上走了很长时间,完了回到书桌前,很快把刚才的印象融到了作品之中,这比想象得来的印象更新鲜,当然也更可靠。” [详细]

文史钩沉

西南联大里的爱情

巴金一直不赞成我走。因为我家和他家是同样的类型,算“大户人家”吧。他自己出来了,知道出走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况且我才18岁,他叫我好好读书。但我哥哥就叫我走,他写信给我母亲。我们家大小事情都听哥哥的,所以我就离开了天津。 到了昆明,又是另一种生活。联大的学生都是国家供,吃的是所谓“贷金饭”,毕业以后要还的。就这样,我开始过以前从来没过过的艰苦生活,但那却是一片自由天地。 我之前就读的南开大学其实经济特别好,我保送时考的是中文系,到联大后上的却是外文系,这和沈从文有关。认识他,对我一生有很大影响,最好的影响就是从学中文转而学外语。沈先生劝我:“你还是进外文系的好,你已学了10年英文,那些线装书会把你捆住。”他借给我好多译过来的书,有《冰岛渔夫》等,说将来你也能做翻译。我就这样学了外文。[详细]

百炼千锤见郁风

两年的女红、读书、画画时光,对我母亲的一生有着决定性的影响。1928年,妈妈进入了北平师范大学女子中学。两个月后,她将原来的学名“郁淑民”改为“郁振民”(很有五四气息的名字),后来考入刚组建的北平大学艺术学院西画系预科,从此走上了美术之路。但是考进预科后发现,她的名字变成了“郁风”,于是将错就错,一用到底。再说点迷信话,妈妈真的命中注定是像风一样的人。她在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里就刮来刮去,学西画的她,还选修了音乐系的发声课,跑到戏剧系蹭听表演课,以至时常充当临时演员,后来还加入了“北美剧社”(著名导演凌子风也是该剧社成员),参加了“左联”分支机构北平剧联组织的抗日救国宣传活动。这时,妈妈已经能读川端康成、托尔斯泰、普希金、雨果、巴尔扎克、卢那察尔斯基乃至普列汉诺夫的《艺术论》。[详细]

文洁若:时间,在晚晴的勤勉中流过

其实萧乾先生辞世后的那几年里,洁若女士已经做得很多,先是与吴小如携手整理45万字的《微笑着离去——忆萧乾》,接着协助董延梅编辑出版萧先生暮年著述 《余墨文踪》和《父子角——萧乾家书》,协助出版社完成《萧乾作品精选》(英汉对照)和《萧乾英文作品选》(英汉对照),译完英国女作家的《圣经的故事》和《冬天里的故事》,出版了夫君生前写成的40余万字的《萧乾回忆录》,她自己写的记述巴金与萧乾深厚情谊的《俩老头儿》,以及记述二十几位文艺界人士人生经历的回忆录《风雨忆故人》等书也相继出版。文女士在2007年5月18日给我的来信中写道: “……‘精力过人’不敢当。我只是希望延缓衰老的过程。……今年上半年我得把夏目漱石的《趣味的遗传》译完,这才是正业。今年7月就满80岁了,动作不再灵敏,所幸脑子还好使。”[详细]

经典作家专刊

往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