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频道 作代会|文代会|文史钩沉|经典作家|大事记

经典作家

沈从文的骨气
十多年后,还有作者聊起他“脸红”的话题:“沈从文年轻的时候,曾任教青岛大学……每天前往两次或买些糖果,或买新衣衣裳料拿着,偶然遇见人,就脸红耳赤的,似乎难为情的样子。”与沈从文的害羞一道被提起的,还有他的爱情故事和不善经营生活。有短讯说:“上海多产小说家沈从文自结婚后,生活颇为恬静,近闻沈在南京,为教育部编小学教科书,月薪四百元一月。沈以前一得稿费,辄全用尽,闻最近由其夫人拟定储蓄计划,以备不时之需云。”这里对沈从文的介绍,既包含了喜欢,也带着些许揶揄。 [详细]
沈从文的骨气

十多年后,还有作者聊起他“脸红”的话题:“沈从文年轻的时候,曾任教青岛大学……每天前往两次或买些糖果,或买新衣衣裳料拿着,偶然遇见人,就脸红耳赤的,似乎难为情的样子。”与沈从文的害羞一道被提起的,还有他的爱情故事和不善经营生活。有短讯说:“上海多产小说家沈从文自结婚后,生活颇为恬静,近闻沈在南京,为教育部编小学教科书,月薪四百元一月。沈以前一得稿费,辄全用尽,闻最近由其夫人拟定储蓄计划,以备不时之需云。”这里对沈从文的介绍,既包含了喜欢,也带着些许揶揄。 [详细]

文史钩沉

冰心请鲁迅演讲

查鲁迅北京演讲记录,从1912年到1924年,鲁迅仅先后在北洋政府教育部夏期讲习会、北京大学春光社、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文艺会和北京师范大学附中校友会作过四次演讲。这四次演讲,鲁迅日记均有明确记载。而且,后两次演讲 《娜拉走后怎样》 和 《未有天才之前》 都很有名,讲稿也均已收入鲁迅第一本杂文集《坟》。但是,冰心回忆的鲁迅这次演讲,1920和1921年的鲁迅日记均未记载,讲题和演讲详情更一无所知。[详细]

20世纪现代作家日记选本考

1935年5月,姚乃麟编《现代创作日记选》(上海中央书店)出版,选录12家18种日记。编者谈到了编选之难及选录原则:“编选日记的困难之处,是收罗材料的不易。在现代我国的文坛上,日记作品的产量真是多得不可开交,而有些名称上叫做日记的东西,实际上并不能算是属于日记的一类。既不像散文或杂感,也不像随笔或小说。失去日记的真面目不必说,而且连篇累牍地使人看了觉得索然无味,只是浪费时间和精神而已。”又评价了各种日记,如郁达夫“每篇有山水幽情之趣,令人读了会悠然神往”,鲁迅“描写一切事务精详备至,早已博得大多数读者的赞扬”,丰子恺“有天真稚憨之态,颇堪玩味”,郭沫若“为不可多得的佳作”,周作人“文笔简洁,朴素可爱”,巴金、田汉“具有独到的风格”。[详细]

王韬的日记与西学圈

1884年,境外漂泊二十余年的学人王韬,终获大清上层许可,以半百之年回归故里。重返沪上老街坊,青葱往事多梦想:“荡沟桥侧有一姬……予至墨海必过其室。一日,是姬晨起,探花于篱底,微见弓鞋半折,予不禁痴立良久。彼闻人声,四顾流盼。余乃以团扇障面而过,因微吟曰:‘篱外团扇白,篱内弓鞋红。弓鞋不霑土,团扇可遮容。美人回盼若有意,摘花簪发何匆匆。一花落地待郎拾,愿郎持入怀袖中。’子之宛娈,固非无情,不知姻缘簿能为我如意珠否”? (1852年6月9日)。[详细]

经典作家专刊

往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