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 李骏虎:《老万的饭局》

      经常遭受朋友批评,说我不爱参加饭局。

    2023-10-07

  • 陈思安:那些我偶尔会想的事儿……

      1 我一直对摄影师眼中的世界感到好奇。

    2023-09-25

  • 房伟:高校不是象牙塔

      《余墨》是我的高校知识分子系列小说之一。

    2023-09-25

  • 虽然:如是我闻

      我平时住在县里,我的活动范围很小,仅限于单位附近和城西北的里城道乡。

    2023-09-25

  • 寻找都市中的心灵寄托

      2010年,我从内地考入香港的高校求学,到如今已过去十多年。

    2023-09-25

  • 器物对人间的回眸一笑

      当我写下《包浆》开头的第一个句子的时候,恍然觉得一扇紧闭的门正向我悄然打开。

    2023-09-21

  • 虹影:母亲,我总是通过别人才知道你的事

      不止一次我走在小说中那座奇特的桥上,桥上有房子有动物,有少年叶子,有女孩小六,我跟在他们身后,走着走着,很难迈开脚。

    2023-09-21

  • 《少年与湖》:十年一小步

      十年前,我有幸在《当代》,也是在第五期,发表了中篇小说《遭遇一九五〇年的无名连》。

    2023-09-21

  • 《万古暖阳》:抵达真爱的方法

      在我看来,自己这部新作《万古暖阳》有“再来”的意味,因为我曾一度丧失对小说写作的热情。

    2023-09-21

  • 《万有引力》创作谈:无稽的实验

      最早是朋友C,问我既然能看到她的微信,为什么在微博上发消息说自己上不了网络。

    2023-09-20

  • 顾文艳:重新跳进去

      很多年份其实都没什么特别的,稀松平常。

    2023-09-19

  • 《野阔月涌》:让故乡在月光下重新生长

      《野阔月涌》很难被凝定于单一主题下概括,如作者所言:“三十年点滴积累,时间‘散’;多记所闻所见,选材‘散’;没有中心话题,主题‘散’。

    2023-09-18

  • 《越过》:故乡回望与民族文化的守护

      故乡是文学创作的重要母题之一,然而,在不同的时代和地域,作家们对于故乡的情感体验也是不一样的。

    2023-09-18

  • 男人的故乡在地上,女人的老家在天上

      有年在沙巴,潜水的时候,一个朋友的脚被海胆扎了。

    2023-09-18

  • 生活的馈赠:刺与珍珠

      如果要追溯,小说《礼物》的起点是一个视频里深夜被养老院工作人员殴打的老人。

    2023-09-18

  • 贾平凹:创作属于我们品种的作品

      平常读书,读中外经典名著,读同时代前辈作家、同辈作家、年轻作家作品,我关注的是他们在写什么和怎么写,一边读一边思考,他们为什么写了这类题材,我怎么没注意到这方面题材,他们这么写,而我写这类题材时又会怎么写?也就关注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看见了什么,看到的东西是别人曾经看到过的,还是别人没看到的他却看到了?为什么他们能看见,我没有看到?那么,参加作品研讨会,不论是研讨我的作品还是研讨别人的作品,我要了解更多的人尤其是评论家是如何关注时代和社会的,是如何认识时代和社会中的种种矛盾以及人性的新的呈现,是如何认识当下文学思潮、文学观念的变化的。

    2023-09-14

  • 丁力:把生活的感悟创作成小说

      上帝说:“仇人就是你身边最亲的人。

    2023-09-14

  • 肖勤:唯爱与希望能润泽生命之树

      很多人都觉得奇怪,我不学医,为什么要写这么一个“难搞定”的长篇。

    2023-09-14

  • “生活批评”何为?

      2022年底,我出了一本书《生活批评:后理论时代的文学批评新范式》,有朋友看到书讯,问:“什么是生活批评?是强调文学与生活的关系吗?”我回答:“是强调文学与生活的关系,但又和传统的社会历史批评有鲜明的差异。

    2023-09-14

  • 迟子建:不屈者在深渊中拔地而起

      《喝汤的声音》与《白釉黑花罐与碑桥》,是我近两年创作的中短篇小说。

    2023-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