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 陈毅达:故乡如明月照亮文学路

      人生总有几个难以快速回答的问题。

    2023-10-25

  • 刘香河:《五湖八荡》后记

      这是一本关于家乡的书,是我六十岁之后唱给家乡的歌。

    2023-10-24

  • 阿信:面向自然的写作

      “多年来我保留着观察落日的习惯”,这是我在《落日研究》一诗中的首句。

    2023-10-24

  • 《两座桥》创作谈:昨天是今天的序,今天是未来的序

      十八岁离开老家,离开乌江边上那个偏远落寞的乡间坝子,却又感觉从未离开,不仅仅因为亲人还在那里,也因为一草一木、一土一石都在心头刻下密纹,不用检索,不用翻阅,它们会自动跑出来抚慰心灵,对受伤的心灵进行清理和修补,并以此为原点,逐渐扩大关注圈层,从关注乡间坝子里的一切到关注乡镇里的一切,从乡镇里的一切到整个黔北的一切,从黔北的一切到贵州的一切。

    2023-10-23

  • 乡土仍然是一种可抵达未来的有效路径

      作为一个在乡的乡土题材写作者,父母之情是无可回避的一个重要主题。

    2023-10-20

  • 贾平凹:《河山传》后记

      屋外一棵大树,从窗子里望出去,就是一堆绿。

    2023-10-20

  • 在时代的洪流中汲取丰富的创作营养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得以经常到生产车间、施工现场、商场柜台采访调研,目睹了上海国资委系统一群朴素、本色、可爱的劳动者,为企业的成长与壮大、为上海的繁华与时尚、为祖国的繁荣与富强默默做出的伟大贡献。

    2023-10-19

  • 辽京:小说与时间

      《鹤望》的篇名来自于朋友家的一盆绿植,花名鹤望兰,这名字使人联想到长寿,生命,吉祥与盼望,这个故事也与一段暮年人生有关。

    2023-10-18

  • 《遇见》:三对母女分离聚合的故事

      我是一个话不多的人,话虽不多,想的事却很多。

    2023-10-18

  • 岸边:短篇小说随想

      站在海边,海风和海浪淡化了一个人的职业身份,无论他做过什么,他现在的第一身份是看海人。

    2023-10-17

  • 王侃:产业化的文学与短篇小说

      王国维在《宋元戏曲考》里说:“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

    2023-10-17

  • 艾伟:短篇小说重塑固有世界

      在来秦皇岛的路上我带了一本书,是捷克作家斯维拉克的《布拉格故事集》,其中有一个短篇《伯利恒之光》,以前看过,印象特别深,所以路上又看了一遍。

    2023-10-17

  • 刘庆邦:说服自己的过程

      牛想喝水,自己会喝。

    2023-10-17

  • 王族:留在风雪中的历史

      我从军到新疆后,听到的“独库公路”故事已几近传说。

    2023-10-17

  • 《谋杀夏天》创作谈:完美谋杀背后的残酷青春

      2022年12月母亲摔了一跤,我回去陪母亲看病,在湖南老家住了两个多月。

    2023-10-16

  • 王华:一个命运岔路口的“钉子户”

      人生路上,总是会在这里那里遇上那么些岔路口,当我们站在路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真希望有那么一间“浪矢杂货店”在某个街角等着我们,等我们把烦恼、把迷茫、把绝望装进信封,投进卷帘门上的那个小孔,然后就可以从牛奶箱里得到答案。

    2023-10-16

  • 邹静之:遇见是改变的开始

      人生是无数次的遇见和离去,有的擦肩而过,有的铭心刻骨,也有的深刻改变着你的生活轨迹、你的社会认知、思考方式,影响着你看世界的取向。

    2023-10-13

  • 刘庆邦:小说的“味道”

      我是从1972年起开始创作短篇小说的,到今年已经超过了半个世纪,发表了三百多篇。

    2023-10-13

  • 宋听月:一起有关于心灵奇旅的乌龙事件

      文学是人学,关注体察、书写描摹出种种人类困境和生存状态,是文学的重要目标与功能。

    2023-10-13

  • 沈轶伦:吐毛球

      小猫吐毛球。

    2023-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