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 《水手》:来自太平洋深处的迷人气息

      《水手》最早的章节写于2016年,但我不好意思说这部长篇耗费了七年时间。

    2023-11-12

  • 张楚:断想——我的小说观

      在小说写作时,注入过多的真情实感是危险的事,稍不留神,过于饱满的情绪和表达就会对小说的逻辑性造成莫名其妙的遮掩,进而对小说的内部结构造成损害,从而使小说变得庸俗。

    2023-11-08

  • 东西:真实不等于正确

      再也没有过去那种单向输入的写作方式了。

    2023-11-08

  • 刘庆邦:最为难得是微妙

      写小说就是写微妙,写得最好的小说都是微妙的小说。

    2023-11-08

  • 樊健军:在熟悉的生活中轮作

      一只斑鸠充当助产师,催生了这个小说。

    2023-11-07

  • 默音:小说的土壤

      从出版社辞职后,我拾起了文学翻译的老本行。

    2023-11-07

  • 《误入孤城》创作谈:孤城的想象和记忆

      现在想来,这本书的起源也许来自小时候记忆里的江心屿。

    2023-11-07

  • 一条通往过去的密道

      2005年初春,我在上海的新客站坐上去南京的绿皮火车,那年我读研二。

    2023-11-06

  • 范雨素:文学是枚回旋镖

      这两天刷视频,看到人说,文学是一种慢性病,潜伏甚久,渐渐发作。

    2023-11-06

  • 王计兵:记录生活里的光

      时代的现代化,催生写作的现代化、诗歌的现代化。

    2023-11-06

  • 胡安焉:在写作中认识自己

      2020至2021年,我陆续写出了《我在北京送快递》一书的内容;随后,我就着手进行第二本书《我比世界晚熟》的写作。

    2023-11-06

  • 贾平凹:创作属于我们品种的作品

      平常读书,读中外经典名著,读同时代前辈作家、同辈作家、年轻作家作品,我关注的是他们在写什么和怎么写,一边读一边思考,他们为什么写了这类题材,我怎么没注意到这方面题材,他们这么写,而我写这类题材时又会怎么写?也就关注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看见了什么,看到的东西是别人曾经看到过的,还是别人没看到的他却看到了?为什么他们能看见,我没有看到?那么,参加作品研讨会,不论是研讨我的作品还是研讨别人的作品,我要了解更多的人尤其是评论家是如何关注时代和社会的,是如何认识时代和社会中的种种矛盾以及人性的新的呈现,是如何认识当下文学思潮、文学观念的变化的。

    2023-11-03

  • 《昆仑海》:在故事的海洋里

      我在一座以风景著称的城市生活,有时候经常穿行在灯光白亮的地铁通道,在动荡的车厢里发呆。

    2023-11-01

  • 此岸彼岸,背影如山也如画

      自古洎今,无论是承平时期,还是战乱年代,一路起起伏伏、浩浩荡荡下来,历史所铭记与颂扬的不外乎是“美好”的人。

    2023-10-30

  • 曹军庆:那些消失了的工厂和那些人

      一直想写县城里那些消失了的工厂和那些工厂里消失了的人,这一想法由来已久,渐渐变成某种“执念”,但真正做起这件事情、开始写作是在去年冬天。

    2023-10-30

  • 在派对结束之时

      以前有个朋友问我:你的小说主要在写什么?我当时没有真正答上来,只是尝试着总结说:“人类情感?”他笑说,这说法基本上涵盖一切的一切了。

    2023-10-30

  • 《狗头金》:不变的欲望

      记得上小学三四年级时,班里来了一个插班生,来自黑龙江,身上带着浓重的异乡味道。

    2023-10-29

  • 月亮升起来,红红的

      小说的开篇是班主任唐永义的最后一课,他讲的是农业基础课,如何养猪。

    2023-10-29

  • 谈谈小说《晚春》及其影视化

      正如基斯·穆恩将自由的鼓花加入演奏之中,入围本次平遥电影节的小说《晚春》里也隐藏了一些“私货”。

    2023-10-26

  • 是什么令我们犹豫——为小说而作

      在最近的一篇文章末尾,我引用了切斯瓦夫·米沃什写过的一则小故事,我将之称为“最朴素、最简单明了的例子”: 有一次,在很久以前,在波兰的一个村子里,我走在路上,看见一群鸭子在一个脏污的水洼里戏水,就陷入了沉思。

    2023-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