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 《野阔月涌》:让故乡在月光下重新生长

      《野阔月涌》很难被凝定于单一主题下概括,如作者所言:“三十年点滴积累,时间‘散’;多记所闻所见,选材‘散’;没有中心话题,主题‘散’。

    2023-09-18

  • 《越过》:故乡回望与民族文化的守护

      故乡是文学创作的重要母题之一,然而,在不同的时代和地域,作家们对于故乡的情感体验也是不一样的。

    2023-09-18

  • 男人的故乡在地上,女人的老家在天上

      有年在沙巴,潜水的时候,一个朋友的脚被海胆扎了。

    2023-09-18

  • 生活的馈赠:刺与珍珠

      如果要追溯,小说《礼物》的起点是一个视频里深夜被养老院工作人员殴打的老人。

    2023-09-18

  • 贾平凹:创作属于我们品种的作品

      平常读书,读中外经典名著,读同时代前辈作家、同辈作家、年轻作家作品,我关注的是他们在写什么和怎么写,一边读一边思考,他们为什么写了这类题材,我怎么没注意到这方面题材,他们这么写,而我写这类题材时又会怎么写?也就关注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看见了什么,看到的东西是别人曾经看到过的,还是别人没看到的他却看到了?为什么他们能看见,我没有看到?那么,参加作品研讨会,不论是研讨我的作品还是研讨别人的作品,我要了解更多的人尤其是评论家是如何关注时代和社会的,是如何认识时代和社会中的种种矛盾以及人性的新的呈现,是如何认识当下文学思潮、文学观念的变化的。

    2023-09-14

  • 丁力:把生活的感悟创作成小说

      上帝说:“仇人就是你身边最亲的人。

    2023-09-14

  • 肖勤:唯爱与希望能润泽生命之树

      很多人都觉得奇怪,我不学医,为什么要写这么一个“难搞定”的长篇。

    2023-09-14

  • “生活批评”何为?

      2022年底,我出了一本书《生活批评:后理论时代的文学批评新范式》,有朋友看到书讯,问:“什么是生活批评?是强调文学与生活的关系吗?”我回答:“是强调文学与生活的关系,但又和传统的社会历史批评有鲜明的差异。

    2023-09-14

  • 迟子建:不屈者在深渊中拔地而起

      《喝汤的声音》与《白釉黑花罐与碑桥》,是我近两年创作的中短篇小说。

    2023-09-12

  • 周于旸:关于宇宙的地域性叙事

      《穿过一片玉米地》是我写得最快的小说,前后加起来不到一个礼拜,写一个人如何奔向宇宙,成为外星人,中间几乎没有卡顿。

    2023-09-11

  • 麦家:亲爱的三角梅

      那个夏天,成都,凝滞的燠热,古怪的多事:官司(我状告《暗算》电视剧出品方,明明是我的原著、编剧,却要生吞活剥我);夫妻失和(唉——!);朋友交恶;孩子在学校打人;父亲间歇性失忆(痴呆收场,势在必然);新邻居夜半叮当(退休老师,以居家作坊,伪造银制首饰:耳环、胸针、头叉等);单位改制(公司化,收入减半),失眠;腰痛;脚板底长鸡眼。

    2023-09-08

  • 《和你在一起》:选择挑战

      我想以“选择挑战”为题,谈一点创作感悟。

    2023-09-08

  • 吴克敬:风先生,我文学创作的引路人

      世无天才,更无长生不老者,但风先生是。

    2023-09-07

  • 老藤:让文学成为传承的载体

      中华文明的统一性决定了中华民族各民族文化融为一体,即使遭遇重大挫折也牢固凝聚;决定了国土不可分、国家不可乱、民族不可散、文明不可断的共同信念;决定了国家统一永远是中国核心利益的核心;决定了一个坚强统一的国家是各族人民的命运所系。

    2023-09-07

  • 我写《如何是好》:贴地而行的写作

      2014年我写完长篇《活着之上》,感觉头脑被掏空了。

    2023-09-07

  • 钩沉黄海历史 讲述沧桑巨变

      我是一个农家子弟,小时候过着“开门见山”的生活,然而从36岁那年开始,我的生活却变成了“临窗见海”。

    2023-09-07

  • 任珏方:一匹马的眼泪

      对于我这年龄的作家来说,眼中常含泪水似乎是难堪之事。

    2023-09-05

  • 我可以写美丽、无用、颓废

      最近买了一只万花筒,总喜欢拿着它就看很久,家里的场景很普通,但是通过万花筒的不断重复和反射就会变得异常美丽,如果这时候放点迷幻的电子乐,再让万花筒平移或者旋转,就会拥有一段律动的影像。

    2023-09-04

  • 写作,表达的欲望之河与上岸

      我常常说,写作之于我,就是蹲在生活的墙角旮旯,冷眼旁观着自己和周围的一切。

    2023-09-04

  • 《地方》:人道悲怀中的物性思索

      20世纪90年代,张炜在出版长篇小说《九月寓言》的时候,用他的一篇题为《融入野地》的散文放在书的后面作为代跋。

    2023-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