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 蔡东:小说落在世间之二三事

      写创作谈,就算谈自己的具体作品,心底也担忧,怕一不小心变成一份产品说明书或夸饰出小说文本中并没有的精彩。

    2023-12-26

  • 金晖:年轻时的旅程

      十年前有段时间,我经常往返于西安与温州之间。

    2023-12-21

  • 《流年当归》:狮子山上的大学

      当我意识到狮子山这个地标已经明目张胆地介入我的文学场域,成为虚构世界里的真实存在,我不禁想到了一个古典文法理论中的概念:正衬。

    2023-12-21

  • 《W君上线》:游戏设计师的职场生活

      《W君上线》讲的是一位游戏设计师的职场生活。

    2023-12-20

  • 唐荣尧:替古老的涛声召唤聆听之耳

      《黄河的礼物》 唐荣尧 著 宁夏人民出版社 2023年8月出版 华夏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与“摇篮”、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中华文明的“乳汁”等赞誉,让黄河在中国人心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重要席位。

    2023-12-15

  • 写作更像是心的图像学

      《素食馆》这个小说讲的不全是吃食,而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

    2023-12-14

  • 张宗子:写作要对得起读者

      说到写作,亨利·菲尔丁在《弃儿汤姆·琼斯的历史》中打了一个有趣的比方。

    2023-12-14

  • 孔孔:动物园里的人

      “他打我像打一条狗。

    2023-12-13

  • 牛泳:粗粝与细腻,语言与真诚

      《猫三三,狗四四》这篇小说的根基,在我小时候就生根了。

    2023-12-12

  • 垄耘:《链子嘴》创作感言

      小时候,与学语一起成长的那段时间,特别羡慕那些“链子嘴”,他们的肚子里似乎填满了永远说不完的话语,见到人,逢到事,一嘟噜一连串的语言就会跟上来,好像根本不需要思考,不需要皱眉头,不需要打腹稿,就像高山流水,就像天上下雨,刷啦啦就倒了出来。

    2023-12-12

  • 龚万莹:在烦恼的泥土之上舒展喜乐的光辉

      我是在鼓浪屿上出生长大的,《出山》讲的是三代人一座岛的故事,借用了我儿时的岛屿氛围。

    2023-12-11

  • 写作者的个人困境——自我怀疑

      我不清楚是否每个写作者都遭遇过这种困境——自觉写下的每一字一句,甚至标点,都是垃圾。

    2023-12-11

  • 透过文学故事,理解经典中国

      文学经典,作为民族精神、文明精粹和国家文化的载体,不仅是国际间文化交流的重要媒介,而且是不同国家人民之间相互沟通和同情理解的桥梁,在一个国家国际声望的树立和国际形象的建构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2023-12-09

  • 《链子嘴》创作感言

      小时候,与学语一起成长的那段时间,特别羡慕那些“链子嘴”,他们的肚子里似乎填满了永远说不完的话语,见到人,逢到事,一嘟噜一连串的语言就会跟上来,好像根本不需要思考,不需要皱眉头,不需要打腹稿,就像高山流水,就像天上下雨,刷啦啦就倒了出来。

    2023-12-07

  • 朱阅平:关于土地的记录

      “咦?村里竟然有个人?” 当我发出这声惊叹时,突然被这声惊叹惊着了。

    2023-12-07

  • 彭学明:我和我的湘西

      【文学里念故乡】 早在1995年,由中国作协选编,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我的散文集《我的湘西》。

    2023-12-06

  • 秦湄毳:让文学的花朵越开越胖

      11月22日,初冬的阳光掠过中国平煤神马六矿大院高高的树梢,几只小鸟轻快地在树梢间飞翔……看着这样的场景,想着刚刚遇到升井的一群矿工身着的衣衫和脸庞上的煤尘,站在四楼职工图书室窗口眺望的秦海霞陡然生出创作的灵感。

    2023-12-05

  • 史玥琦:一篇小说的内核更取决于讲述它的方式

      《夜游神》是我去年夏天在德国交换期间所写的。

    2023-12-05

  • 三三:一个人放弃自己的命运,这值得感伤吗?

      2005年,台湾歌手季忠平在专辑中发布了一首《昨夜小楼又东风》。

    2023-12-04

  • 东紫:从困境里习得并传承爱的能力

      在《刺猬紫檀》这部作品里,我对爱情、亲情给予人的滋养、缠裹、撕扯乃至伤害进行了书写。

    2023-12-04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