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 中文系能否培养作家?——创意写作的传统、现状与未来

      ● 摘 要 创意写作热潮在当下方兴未艾,论文梳理了创意写作国内、国外两条历史传统。

    2024-02-22

  • 文学榜的前世今生

      ▲主持人 丛子钰(青年批评家,同济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 ▲观察者 潘凯雄(评论家,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原副总裁) 王春林(评论家,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 刘大先(评论家,中国社科院民文所研究员) 吴 越 (《收获》杂志编辑) 石一枫(北京市文联专业作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陈楸帆(作家,中国作协科幻文学委员会副主任) 戴潍娜(作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 战玉冰(青年批评家,复旦大学中文系青年副研究员) 梁 豪(青年作家,《人民文学》编辑) 三 三(青年作家,获第七届郁达夫小说奖短篇小说奖) 王苏辛(青年作家,编辑) 罗 昕(澎湃新闻高级记者) 袁 欢(《文学报》记者) 背 景 每到年末,各类文学榜单就会在公共媒体和自媒体上密集发布。

    2024-02-22

  • 叙事伦理:关乎文学,更关乎生活

      当下,文学创作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时代变局。

    2024-02-21

  • 还原还是再造:改编文学名著的当代戏剧影视作品的两难抉择

      当我们观看一部由经典文学名著改编的戏剧或影视作品时,到底想要看什么?创作者改编这部名著又是想做什么?这两个问题似乎不需要讨论,但长久以来,正是因为观众的“期待视野”经常与最终的改编成果相偏离,关于名著改编的争议才会持续不断。

    2024-02-21

  • “小说学”的难处与魅力

      本专栏开了一年,成绩如何,读者自有判断。

    2024-02-19

  • “繁花”争妍:《繁花》批注本与画展各表一枝

      正月里了,万千的《繁花》粉不禁要像沪生那样问:还在对王家卫的剧版《繁花》上头,回味之余,还可以干一点很“繁花”的事吧? 当然是有的。

    2024-02-18

  • 《在旷野里》是《创业史》“写作的准备”吗?

      无论基于艺术的还是生活的考虑,柳青并未在20世纪50年代将《在旷野里》修改完成并付梓,即便其时社会各界对他的新作翘首以待已久。

    2024-02-05

  • 重申文学批评的问题意识

      不管叫文学批评,还是文学评论,这种文体本质上是一种针对当下的言说。

    2024-02-02

  • 创作快感:人工智能无法取代的人类审美权利

      人工智能侵入了审美领域,这是不争的事实。

    2024-02-02

  • 文学批评没有捷径

      在得知自己的文章获得第八届“啄木鸟杯”中国文艺评论优秀作品时,欣喜之余,也有惭愧的感觉袭来,这也激励着我更努力地去学习与工作。

    2024-02-01

  • 文学创作可以实现“名师出高徒”吗?

      曾几何时,当复旦大学在王安忆、陈思和教授领衔下成立中国大陆高校第一个创意写作MFA专业学位点时,人们还在为高校能否培养文学写作人才而争执不休。

    2024-01-31

  • 文学批评要有“才胆识力”

      如何增强文学批评的有效性?什么样的文学批评才有穿透力?我认为,清代叶燮提出的“才胆识力”说,有助于我们思考这些问题。

    2024-01-24

  • ​散文理论建构的难度与可能

      新世纪以来,散文研究领域迎来了新的气象, 一批散文研究专著相继出版,一改以往以论文或者评论集为载体的成果显示。

    2024-01-23

  • 少年情怀总是诗

      【读书者说】 2024年新年伊始,伴随着春天的脚步,南方的两家出版社一下子推出了谢冕先生的两部诗文集《昨夜闲潭梦落花》和《以诗为梦》,带来了南方春天的气息,也给我们带来了诗的慰藉。

    2024-01-18

  • 文化传承与作家个人才能

      “传统”是中西方作家、理论家密切关注的话题。

    2024-01-15

  • 面对丰富的传统,我们如何做到“自得”

      何谓“自得” “自得”是中国古代用以讨论学问的常见话语。

    2024-01-15

  • 面对丰富的传统,我们如何做到“自得”

      何谓“自得” “自得”是中国古代用以讨论学问的常见话语。

    2024-01-15

  • 许道军:创意写作的“他山之石“与“中国路径”

      创意写作在中国兴起十多年来,已经深度参与了当代中国文学教育和写作教育的改革,并在写作观念、作家观念及作家成长与生存等方方面面,影响着中国当代文学的生态。

    2024-01-14

  • 李潇潇:“纯文学”即景

      文体倾危与智性敲诈 “纯文学”之纯,从开端就表现在对“形式”(文体)的强调,对智性(西方的、现代主义的)的追求,自1980年代行至当下,“纯文学”面貌如何? 远景 1980年代初,“纯文学”桀骜不驯,生机勃勃。

    2024-01-14

  • 好诗不可能靠“玩虚的”玩出来

      1 几乎可以说,每一个文学/文艺人,其精神深处,或者干脆说,其身体里面,内置了一个放大器,他们的感觉、情绪、情感、思想的激进或保守的程度,无一例外地比一般人夸大、强烈、加深了许多,甚至许多倍。

    2024-01-12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