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消失的“那个人”

2017年09月14日08:40 来源:中国作家网 黄叶满地

韩德明一动不动地保持这个坐姿已经好几个钟头了。在他的面前,摊开着“那个人”的化验报告:肝癌晚期。

韩德明清楚地记得七岁那一年,“那个人”和母亲大吵一场,嚷嚷着:“谁的儿子你找谁去!我绝不帮别人养儿子!”从此便彻底消失在母子俩的生活中。母亲没有改嫁,二十年来,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日子苦得不堪回首。更苦的是,“那个人”成为母子俩心中永远的痛,谁也不愿提起他,非提不可的时候就以“那个人”称呼。韩德明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好好报答母亲,让“那个人”看到,没有他,他们一样过得很好,甚至更好。他也确实做到了,给母亲买从未吃过的好东西,带母亲去好玩的地方玩,每逢休息日就陪着母亲逛街、买菜,然后两人说说笑笑在厨房里忙碌。母亲眉目间的沧桑愁苦越来越淡,整天乐呵呵的,逢人便夸儿子孝顺。好日子过了几年,母亲含着笑走了。

很突然的,今年三月,“那个人”回来了,找到韩德明了。

二十年不见,“那个人”已经完全没有了记忆中高大健硕、一表人才的模样,整个人干枯、瘦小,头发花白而蓬乱,神情疲惫,似乎经过了长年、长途的艰难跋涉一般。乍见之下,韩德明心中五味杂陈:眼前这个人,曾经给予了自己最温暖、最真挚的父爱,被他用胡子扎小脸蛋的感觉、被他高高抛起又接住的感觉、骑在他背上爬行的感觉,韩德明都记得清清楚楚。眼前这个人,也给了他们母子俩最深的伤害,母亲暗自垂泪的情景、同学蛮横嚣张地欺负自己的情景、为筹大学学费母子俩在烈日下卖西瓜被城管追赶的情景,韩德明同样历历在目。

还没等韩德明反应过来该以何种态度面对这个消失了二十年的“亲人”,“那个人”便病倒了,送到医院,然后就拿回了这张“肝癌晚期”的化验报告。

韩德明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管吧?良心上过不去;管吧?实在无法担负沉重的医疗费,况且,他与自己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那个人”很快陷入意识模糊的状态,昏迷的时间原来越多,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这二十年他是怎么过的?他有没有再婚?有没有亲生子女?怎么通知他们?韩德明的脑中像浆糊一样,不过他很快拿定主意:先救人。“尽管不是亲生,但他养育了自己七年,就当还债好了。”韩德明这样对自己说。

接下来的日子,基本上是在筹钱的路上奔波。“那个人”住院二十天,已经花光了韩德明工作后所有的积蓄,而接下去的医疗费还是个无底洞,请求公司预支工资、兼职、借钱……能想到的办法他都在尝试着。无论多么忙多么累,他每天都会到医院看一看“那个人”,看他静静地睡着的脸,抚平他被疼痛折磨而紧皱的眉头,做着这些,韩德明的心满满的,恍然觉得“那个人”好像一直就在身边,从没有离开过……

这天,“那个人”少有的清醒着。他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二十年前,一个警察奉命打入一个国际贩毒组织的内部,执行任务前,他以最决绝的借口与他深爱的妻子离了婚,他知道,这样做一定会伤透妻儿的心,但是他别无选择,他可以牺牲自己,但绝不允许自己深爱的妻子和儿子有一丁点的危险。他想,等任务结束,他一定要好好补偿他们,可是,一等二十年,任务完成了,他却要与深爱的家人阴阳两隔了……”

“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