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频道

  •  
曹文轩:江苏是我文学的故乡




“在中国,说一个人厉害,有力量有能力,会说这个人有‘背景’,而我的‘背景’是中国。这个曾经历了无数苦难,遭受了无数灾难的国家,三十多年前,她以她内在的生命冲动,打破了闭关锁国的格局,从此面对世界,正是因为如此,她看到了世界,而世界也看到了我——我的文学作品。我愿意一辈子站在这个‘背景’下,一辈子做一个‘有背景的人’……[详细] 曹文轩:江苏是我文学的故乡

    “在中国,说一个人厉害,有力量有能力,会说这个人有‘背景’,而我的‘背景’是中国。这个曾经历了无数苦难,遭受了无数灾难的国家,三十多年前,她以她内在的生命冲动,打破了闭关锁国的格局,从此面对世界,正是因为如此,她看到了世界,而世界也看到了我——我的文学作品。我愿意一辈子站在这个‘背景’下,一辈子做一个‘有背景的人’……[详细]

  • 吕新:人做事情认真尚且不一定做好,更何况不认真


文学,在揭示历史,反映现实的过程中,怎么可能和你自己没有关系?我最初写作,感觉世界铜墙铁壁,同时却又觉得是在一个无人的旷野上。在现实生活中,我又有很多很白痴的地方,却并不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也是后来才慢慢发现或者意识到的。其实,这种事,发现了也没用,发现也是白发现,等到了下一次真正经历什么的时候,该白痴仍然还是白痴。这也没办法,因为类似的事你根本无法预防……[详细]吕新:人做事情认真尚且不一定做好,更何况不认真

    文学,在揭示历史,反映现实的过程中,怎么可能和你自己没有关系?我最初写作,感觉世界铜墙铁壁,同时却又觉得是在一个无人的旷野上。在现实生活中,我又有很多很白痴的地方,却并不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也是后来才慢慢发现或者意识到的。其实,这种事,发现了也没用,发现也是白发现,等到了下一次真正经历什么的时候,该白痴仍然还是白痴。这也没办法,因为类似的事你根本无法预防……[详细]

开阔文化视野 推进批评创新——文学理论家张炯访谈
文学批评如何创新创造的问题,是张炯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他认为,文学批评要结合中国当前的创作和批评实践。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的系列重要讲话,是对于新时期以来,特别是新世纪以来文艺实践的总结,它体现了马克思主义跟中国实践的结合,是一个里程碑。同时,我们要尊重中国古代文论的优秀传统,有些成体系的,像《文心雕龙》,也有些不成体系,像一些诗话、词话,其中有很多精辟的观点。对它们的继承既要跟中国的文艺实践结合,还得进一步地整理和批判,吸收到我们的文艺实践中……
冯秋子:写作者也是思想者
写作者也是思想者,是以文艺的形式进行思想,它包含理性思维,也包含感性思维;包含逻辑思维,也包含形象思维。他们发现、发掘、探求、描述,以生命的底力、思想的锐利、眼光的独立和艺术的韧性与觉悟,和生活发生各种特别的关联。他们应是与泥土连接紧密的人群,把脚深深扎进土地,在土地中,深切体察,认识土地,发现土地,尊重土地,创造性地表达土地……
二月河:长篇小说有点像盖楼房的水泥浇筑
自古而今,没有因反腐而导致国家或民族产生危机的,原因就在于反腐植根于人民群众最基本的心理诉求。反腐慢慢会进入常规化,进入正常秩序。这里面也有很复杂的社会原因,需要动员社会学家和政治家共同研究,既不伤害官员的积极性,又让官员能有所警惕,不让自己走进腐败的泥淖。保持力度,加强民众教育,同时要从根本上、文化上解决……
《我是范雨素》刷爆网络 作者系仅读完初中农民工
在离乡多年的打工生活里,范雨素和谁交往都是点头之交,有时甚至害怕见生人。后来,她翻了很多心理学书籍给自己治“社交恐惧症”。她担心,一旦恶化,自己就成“抑郁症”了。范雨素说,一路走来吃了很多苦,她的心好像变得很柔软。写小说就是自己的精神寄托,她没有想过很多复杂的事情,比方说买房子,也从来没有想过养老……
楼宇烈:中国文化,不能再“失魂落魄”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立足点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人要讲诚信,强调人自己身心要和谐,家庭要和谐,社会要和谐。我想不能够简单地把这24个字都归结为传统文化,因为时代发展变化了嘛,根据时代发展变化,它要有新的东西加入进去。其中有一些是直接地体现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念,也有一些是根据今天社会的需要,我们增加进去或者提出来的……
徐则臣:我们都习惯无根,习惯漂泊,习惯在路上
《王城如海》因为是以城市为主人公,写法上跟过去的小说完全不同,我也很想跟习见的小说区别开来。正好对话剧剧本的一些思考在这时候用上了,剧本不仅解决了我小说的结构问题,还解决了小说里面的一些叙述问题。在小说里,我引入了一些戏剧元素,这些戏剧元素的介入,让写作更加顺畅,也与之前我的写作和别人的写作有了一些异质性的新东西。我不知道这些异质性的东西做得对还是错,但我觉得这种写作是有意义的……
万玛才旦:每部作品都有自己的命运
我想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塔洛吧,都在不停地逃离和回归着。在草原上,在自然的怀抱里,你能看见高天厚土,感觉到渺小,就像一颗尘埃,但你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在城市,在成千上万人中,你可能会觉得自己消失了,完全找不到自己,有一种丢失了自己的感觉。每个人对孤独的认识也不一样,塔洛可能只是单纯地觉得寂寞,他要逃离自己当下的处境……
以问题为导向推进文论创新——文艺理论家陈传才访谈
新时期文艺变革所凸显的这一现象表明,随着作家主体意识的强化,创作主体在审美创造活动中必然会在重视客体反映的同时,突出主体能动创造的特性。强调审美主体的能动性区别于认识主体的能动性,就在于作家不但用他的政治的、伦理的、经济的认识去观察与把握世界,更须充分调动他的全部人格与美学理想,融汇自己的全部意识、情感,驱动自己的独特感受、想象以及那些不自觉的潜意识,从而构成一种和谐的体验与描绘客观视界的力量,创造出富有审美价值的艺术形象……

热门点击排行

理论·评论

新作品

名家荐书

《毒木圣经》
《毒木圣经》
普莱斯牧师带着妻子和四个女儿从美国来到比属刚果,把种子、蛋糕粉和圣经带进遍布毒木的丛林。牧师眼里这是一片蛮荒之地……[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