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频道

  •  
刘慈欣:作家应该远远躲在作品背后



如今,《三体》已经成为了企业、商业必读书,不过他很不愿意出席各种商业活动,尤其不愿意谈大家常说的“升维”,“降维”。
刘慈欣没有微信,他与外界联系主要是通过电话和电子邮箱。他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处在太行山群山之中,但他并不是深山隐士。
刘慈欣的神秘并非他刻意制造,而是他生活的独特环境和他的一些思想观念所致。
他认为作家应该远远躲在作品背后,不要过多的走向前台喋喋不休地去说。多说一句话,多一个诠释,就堵死读者一条想象的道路……[详细] 刘慈欣:作家应该远远躲在作品背后

    如今,《三体》已经成为了企业、商业必读书,不过他很不愿意出席各种商业活动,尤其不愿意谈大家常说的“升维”,“降维”。 刘慈欣没有微信,他与外界联系主要是通过电话和电子邮箱。他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处在太行山群山之中,但他并不是深山隐士。 刘慈欣的神秘并非他刻意制造,而是他生活的独特环境和他的一些思想观念所致。 他认为作家应该远远躲在作品背后,不要过多的走向前台喋喋不休地去说。多说一句话,多一个诠释,就堵死读者一条想象的道路……[详细]

  • 	
张策:把警察职业写透


长期以来,公安文学重视作品的政治性和宣传性,但欠缺对文学主体的关注。当然,这一局面近年来已经有了改善,“走红”的作品与作家出现,与此有关,这是好事。其实,在公安作家队伍中,优秀作家相对还比较少。不过,金字塔形的作家队伍分布,也是正常的状态。有不少公安作家从全国范围来看水平并不算很高,但他们在地方文学活动中很活跃,不少还在当地作协担任职务,在一方水土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详细] 张策:把警察职业写透

    长期以来,公安文学重视作品的政治性和宣传性,但欠缺对文学主体的关注。当然,这一局面近年来已经有了改善,“走红”的作品与作家出现,与此有关,这是好事。其实,在公安作家队伍中,优秀作家相对还比较少。不过,金字塔形的作家队伍分布,也是正常的状态。有不少公安作家从全国范围来看水平并不算很高,但他们在地方文学活动中很活跃,不少还在当地作协担任职务,在一方水土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详细]

《路遥传》作者张艳茜谈路遥:像牛一样劳动 像土地一样奉献
与路遥共事7年时间里,比起他的著名作家身份,我更愿意将路遥视为一个普通的生命。从我到陕西省作家协会工作,听到的最多的消息,就是路遥获得各种奖项的消息,但是,定格在我心中的路遥形象,最强烈的就是一手拿根黄瓜或大葱,一手拿着馒头,并且充满疲惫的身影
《陈忠实传》作者邢小利谈陈忠实:自信平生无愧事 死后方敢对青天
邢小利与陈忠实先生是同事,长期在一起工作,写《陈忠实传》,前后用了15年时间。 “2000年时,我就有写一部《陈忠实评传》的想法。但是先生不赞成。他对写他的一切带‘传’字的东西都反对。他认为,‘评传’也是一种‘传’。他一贯低调,总认为了解他通过作品就可以了,没必要写一本传记。他还有一个理由:‘传’是个人的历史,‘史传’的要点一是真实,二是要比较全面地反映一个人……
《贾平凹传》作者孙见喜谈贾平凹:云层之上都是阳光
贾平凹是一个高产作家,这缘于他有一个数量庞大的基础读者群,有人说他是偶像级的作家,他无论出什么书,都有读者乐于购买和收藏。作品的艺术生命力长存于对读者的征服,有如此广大的读者群,就有相应的想要了解作家生命历程和创作过程的读者……
李春雷:雄安可写的太多
为写好“魅力雄安”丛书,由李春雷任主笔兼组长的创作小组成立。先把海量的相关资料收入囊中,而后进行详尽梳理;主干资料确定后,再谋篇布局;结构确定后,再进行文学加工。小组成员张梅英、史克己、黄军峰都很拼,初稿半个月就出来了。随后由李春雷精细加工。对每一个标题、每一个字进行推敲和调整,以达到最大程度的和谐……
李宏伟:以写作和现实对视
我的小说总是在和现实对视,或者从近处逼视,或者从远处凝视。《国王与抒情诗》是一次凝视,它让我发现,我可以退,再退,一直退到能够看到某种整体性轮廓的地方,把搅动情绪的现实都压缩、冷凝了,然后得到真实的骨骼。这次写作是对距离的把握,也是对距离感的自我测试,这种距离的移动让我欣喜,今后我会努力退得更远,以便得到更多的骨骼……
西川:从写诗中感受精神的生长
每个时代的诗人,都有自己生活的‘当代’,就像今天的诗人要处理我们的当代生活一样,古代的诗人也要处理他们的当代生活,这里面就有一个结构性的关注点:每个时代的诗人和各自的当代是什么关系?”西川说,“当我们试图解读古代诗人的生活和他们写作之间的关系时,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把诗歌整个打通。而这个角度是我们很少讨论到的……
梁晓声:大国作家的尊严与立场
我认为,作家完全可以与一切外国人谈论自己国家的问题,包括批判那些问题,但前提是——并非为了讨好外国人,中国作家应成为可与一切外国人坦诚交流的中国人,但绝不应有弱毫的奴颜和卑骨。我们在自己的国家都从不对高官富豪那样,何况对外国人乎。 谈到文学,就目前而言,我不认为外国就在高峰上,中国作家只能仰视膜拜,倒是某些外国的史学家、社会学思想家引起我敬意,他们治史更严谨,在社会学方面更敏感,值得学习……
张炜:没有什么比诚恳更动人
作家要用文学表达善意,文学的善意是一种巨大的善意,而不是一般的善意,是深远的善意,而不是局部的善意,有时候甚至不是当下的善意。这种善意是在时间里体现,是在作家本人全部的创作中体现。有些作家觉得通过反映社会现实,并推动了一些社会现状的改变,这当然是好事。但是,这只是文学附带的功能,文学是一个源于心灵、作用于心灵的东西,它根本上通过改变人们的心灵,来推动整个社会的改变,改变心灵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是是最有效的方式……

热门点击排行

理论·评论

新作品

名家荐书

《永恒的边缘》
《永恒的边缘》
世纪三部曲不仅是一部史诗巨著,写透了整个20世纪人类的故事,更是罕见的诞生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经典……[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