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菲利普·罗斯:“伟大的美国小说”创造者

2018年5月22日,美国著名作家菲利普·罗斯去世,享年85岁。罗斯的溘然长逝,使世人的目光再次投注到这位独具风格的美国小说家身上。在长达50多年的写作生涯中,罗斯创作了大量揭露美国社会状况的作品,其中尤以展现美国宗教、文化和种族等尖锐冲突的“美国三部曲”最具代表性。

01
塞纳:“我的创作必将荣耀葡萄牙之名”

2019年11月2日是葡萄牙诗人若热·德·塞纳(Jorge de Sena)的百岁诞辰。葡萄牙文化界从年初起就举办各式各样的纪念活动,就连小城的街道上都竖起他的巨幅肖像,苍白坚毅的侧脸微微仰起,映着远山和灰暗的天空,让人想起他在半个世纪前写过的一句话:“我的创作必将荣耀葡萄牙之名。”

来源:澎湃新闻|金心艺
02蒙田的遗产:现代随笔四百年

只有它才能将短暂人生的声音透过个人语言所构成的烟雾迷蒙的领域,提升到永恒联合、永恒融合的国度。一切定义都是含混不清的,但是,一篇好的随笔必须在我们身边拉下一道帷幕,不过这帷幕一定得把我们围在当中,而不要将我们挡在外面。

02
蒙田的遗产:现代随笔四百年

写作艺术正是以对某种思想的强烈执著为其支柱的。……只有它才能将短暂人生的声音透过个人语言所构成的烟雾迷蒙的领域,提升到永恒联合、永恒融合的国度。一切定义都是含混不清的,但是,一篇好的随笔必须在我们身边拉下一道帷幕,不过这帷幕一定得把我们围在当中,而不要将我们挡在外面。

来源:澎湃新闻|吴靖 
03 里尔克:为孤独正名

如诗人臧棣所言,现代诗的兴起基于对世界的新的认知探险,是向外不断拓展的;而语言的“花园”给人们的感觉是静态的,向微观之美迂回收缩。面对这样一座花园,怎样才能真正踏足其中,循着不那么清晰的小路发现美与静谧的所在?诗人雷格尝试提供一把钥匙。

03
里尔克:为孤独正名

如诗人臧棣所言,现代诗的兴起基于对世界的新的认知探险,是向外不断拓展的;而语言的“花园”给人们的感觉是静态的,向微观之美迂回收缩。面对这样一座花园,怎样才能真正踏足其中,循着不那么清晰的小路发现美与静谧的所在?诗人雷格尝试提供一把钥匙。

来源:文学报|雷格
04 狄更斯:醒世小说家与“理想现实主义”

狄更斯和他的小说世界让人重思传统现实主义与各种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关系。它们并不能用表面与深刻、老旧与先进来界定区分,它们只是不同创作心理和志趣的分别。我们不应忽视,时代特征对作家心理类型的潜在塑形。

04
狄更斯:醒世小说家与“理想现实主义”

狄更斯和他的小说世界让人重思传统现实主义与各种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关系。它们并不能用表面与深刻、老旧与先进来界定区分,它们只是不同创作心理和志趣的分别。我们不应忽视,时代特征对作家心理类型的潜在塑形。

来源:文艺报 | 俞耕耘 
瓦尔登湖畔这位伟大作家不再被误读

梭罗是“大地上的诗人”,是极简主义生活的原始践行者。梭罗宣称,他走向森林,“主要是为了从容地生活,去面对生活中最基本的事实”。他并不是为了征服自然,而是在“进行一场象征性的实验”。

来源:广州日报|吴波 2020/9/1
沉默的交响:生命的悲感与悖论

格丽克的诗具有一种积极的“力”,张扬人的自然本性的力,放飞思维的大胆的力。张扬的是被抑制的,思维的导向是深刻的。所以,在自然的张扬与思绪的放飞中随时可触到一种悲伤的调子。这种“力”与“悲”的碰撞,导致她的“悲伤”不是绝对的;她的“光明”不容易被发现。她的诗充满悖论,为读者开垦了一片思想的旷野。

来源:文艺报|杨惠芬 2020/10/16
米兰迪·里沃《石天金山》:是历史画卷,又是抒情诗

《石天金山》以1877年昆士兰北部的“淘金热”为背景,揭开渐渐被人们遗忘的澳大利亚黑暗历史的一页。正如澳大利亚评论家所言:这本书“鲜活、生动、引人入胜、充满悲剧色彩,是对鲜为人知的澳大利亚历史的惊人再现,是坚韧和爱令人心碎的证明”。

来源:文艺报|李尧 2020/10/12
他在半个多世纪后 为自己最负盛名的小说划上句号

勒卡雷间谍小说的悬疑背后实则都隐藏着一个母题:极端环境下,每个人的道德选择及其代价。哪怕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哪怕档案都已残缺不全,哪怕当代人早已淡忘,但他笔下的人物依旧要为当年的选择承担后果,或早或晚付出各自的代价。

来源:文汇报|沙青青  2020/9/30
安图内斯《审查官手记》:以患病形式“沾染”小说

《审查官手记》是一部奇异晦涩,“挑衅”读者的“怪杰之作”。作者安图内斯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萨拉马戈一样,堪称当代葡萄牙语文学的“双子星”。从某种角度看,安图内斯属于跨界写作,作为长期研究心理学的医师,他对人性异化与社会病态抱有抑制不住的诊断激情。可以说,他让小说变得更像“病例报告”。

来源:文艺报|俞耕耘   2020/9/28
《光明共和国》:在观看中遗忘,在遗忘中老去

即便是在恐惧的驱使下,我们的童年或许唱出过自由的音符。只是从孩童变为成人后我们遗忘了它,也选择用遗忘去面对孩童,甚至这个反复死去又苏醒的世界:“死者以弃世的方式背叛了我们,而我们为了活下去也背叛了他们。”

来源:澎湃新闻|Dzolan    2020/9/25
《远航》:父权社会与女性意识的觉醒

从文类的角度来看,《远航》有些类似于一部成长小说(Bildungsroman),因为表面上情节的重心是瑞秋遇到的各种人给她带来的精神成长。叙述一个年轻女孩如何步入社会的小说十分常见,但通常情况下,成长小说不会以主人公的死亡作为结尾。

来源:澎湃新闻|德汀轩 2020/9/21
这就是树木希林“一切随缘”的哲学

她的表演仿佛夏日午后的暖阳,亲切自然质朴生动,就像是每个人身边都真实存在过的隔壁邻居家阿婆。只要她轻轻挥一挥手,关于夏天的一切都会在记忆中苏醒。银幕外,她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恐怕就是和摇滚歌手内田裕也的婚姻。这段令人难以理解的关系,一直持续到她生命的尽头。

来源:文汇报|陈熙涵  2020/9/17
《潘多拉文件》:女权主义的背叛者?

或许,在面对费雷的文字时,我们也能通过她丰饶的感情与想象,无限接近波多黎各岛上的人和他们的现实与情感,并在那面隐藏在字间的镜子中,照见自己心中与之相通的痛苦与狂喜。

来源:澎湃新闻|轩乐 2020/9/15
《永恒之间》:他笔下的艺术史是修罗场

诗歌远比小说古老,至今仍被西方文坛视为最高雅的文学形式。要写一部诗歌史,不仅意味着在时间轴上择选重要时刻、在名诗人堂里择选有趣的人物,更需要书写者本人对诗歌有成熟的态度。李炜选择了四两拨千斤的妙方:从诗人出发,散点透视,带出时代图景。

来源:北京青年报|于是  2020/9/11
《女性的时刻》:不去拖累女性,就是给她们翅膀

这本书的作者是梅琳达·盖茨,她曾是微软的前高管,在与比尔·盖茨结婚生子之后逐渐将事业重心转向公益与慈善。《女性的时刻》是她的第一本书,也是一本半自传体,书中不仅记录了梅琳达在基金会的20年中走访世界各地亲眼所见的女性困境,也分享了她与比尔·盖茨之间婚姻平等的秘诀。

来源:澎湃新闻|诗凡 2020/9/8
愤怒的小妇人:奥尔科特的“双面写作”

自1868年问世以来,《小妇人》这部充满“甜蜜与光明”的小说(海明威语)几乎一直被视作家庭小说或儿童文学的经典,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在女作家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平静的语调之下蕴含的“愤怒”。

来源:文艺报|杨靖 202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