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在文学与艺术中互放光彩的姐妹

英国女作家伍尔芙的人生历程和文学观点常被人提及,但对她的姐姐凡妮莎却知之甚少。凡妮莎师从萨金特,以后印象派绘画而闻名,也参与了伍尔芙的书籍设计。姐妹俩还经常在书信往来中讨论艺术文学各种议题。伍尔芙尽管没有直接参加姐姐的艺术创作活动,但对其设计理念趋于赞同欣赏。

01
在文学与艺术中互放光彩的姐妹

英国女作家伍尔芙的人生历程和文学观点常被人提及,但对她的姐姐凡妮莎却知之甚少。凡妮莎师从萨金特,以后印象派绘画而闻名,也参与了伍尔芙的书籍设计。姐妹俩还经常在书信往来中讨论艺术文学各种议题。伍尔芙尽管没有直接参加姐姐的艺术创作活动,但对其设计理念趋于赞同欣赏。

来源:澎湃新闻|孙净  
02格林兄弟:语言作为“共同体的存在”

19世纪德国著名人文学者格林兄弟不仅以《格林童话》闻名世界,他们还在语言学、文学、历史学、法学等各个领域做出了历史性贡献。从学术史角度来说,格林兄弟被公认为是日耳曼学的奠基人。

02
格林兄弟:语言作为“共同体的存在”

19世纪德国著名人文学者格林兄弟不仅以《格林童话》闻名世界,他们还在语言学、文学、历史学、法学等各个领域做出了历史性贡献。从学术史角度来说,格林兄弟被公认为是日耳曼学的奠基人。

来源:文艺报|李睿  
03毛姆的文学“滑铁卢”

英国作家毛姆在成为作家的道路上,曾遭遇一次重大挫折。而正是这次意外,医学界少了一名航海医生,世界文学史却多出一位著名作家。

03
毛姆的文学“滑铁卢”

英国作家毛姆在成为作家的道路上,曾遭遇一次重大挫折。而正是这次意外,医学界少了一名航海医生,世界文学史却多出一位著名作家。

来源:文艺报|刘世芬
04莫里哀诞辰400周年:四个世纪的洗礼

法国17世纪的戏剧家莫里哀大名鼎鼎,但对他的生平,人们知之甚少,或者极不确切。他离世后,女儿将其信札全部烧毁,没有留下任何书面印记,甚至没有一份作品手稿。后人对他真实的个人日常生活一无所知,关于他的档案全部遗失,流传开来的轶闻多为传说,后世甚至不知道他确切的生辰。

04
莫里哀诞辰400周年:四个世纪的洗礼

法国17世纪的戏剧家莫里哀大名鼎鼎,但对他的生平,人们知之甚少,或者极不确切。他离世后,女儿将其信札全部烧毁,没有留下任何书面印记,甚至没有一份作品手稿。后人对他真实的个人日常生活一无所知,关于他的档案全部遗失,流传开来的轶闻多为传说,后世甚至不知道他确切的生辰。

来源:文艺报|沈大力 
石黑一雄早期鬼故事、电影与不可靠叙述

石黑借用日本文化艺术中的鬼故事元素塑造了一种具有回忆性特点的不可靠叙述,使叙述主体于其讲述的故事中异化成鬼,成为一个介于梦境与现实、第一人称有限视角和第三人称全知视角之间的感知及记述媒介。

来源:《外国文学动态研究》|沈安妮 2022/8/11
《克拉拉与太阳》:加速、失控和共鸣

通过小说,石黑一雄一方面向世人揭示技术理性的有限性,警惕技术拜物教和科学主义,另一方面也指出了一条以复归原始思维和重建共鸣关系为特征的人性救赎之路。

来源:《外国文学动态研究》|刘可2022/8/3
幻灭的讽刺——评米兰·昆德拉小说《不朽》

小说中出现的目光不可思议的敏锐、深邃,我们仿佛一步步接近了“活体解剖的艺术”,穆齐尔认为,这种艺术可以造就一个真正的小说家。而且,这样一种目光的感染效果是:在读了《不朽》之后,我们没法再像以前那样看待我们周围的世界了。

来源:世界文学WorldLiterature(微信公众号)|居伊·斯卡佩塔   2022/7/25
刘文飞:《洛丽塔》的颜色

世界文学史上每一部划时代的文学杰作,大都是对某种禁忌的挑战、突破和颠覆,纳博科夫的《洛丽塔》也可以被视为这样一种写作策略,这样一种作家姿态。

来源:《十月》|刘文飞 2022/7/21
《雪落香杉树》的环形叙事

在原著中,作者的隐退能让读者更近距离和自然地代入人物,看见故事。在译本中,译者也应是隐退的。他要了解作者的叙事方法和意图,组织语言时要调节和抑制自己的风格以适应作者的文体和句式,尽可能忠实和精确,减少翻译的失落,让译本读者的阅读体验接近原著读者。

来源:澎湃新闻|熊裕 2022/7/11
《纽约巨像》:都市漫游与城市速写

《纽约巨像》的文本样貌,可谓河网密布,分岔流动。“这里是整个世界的河流”,预示“谈论纽约就是在谈论世界”。这并非一种轻漫的中心主义,而是说明一切世界性感知,总是据于自己的生存位置。你当然也可以说,“谈论北京就是在谈论世界”,这是可被任意套用的句子。

来源:文艺报|俞耕耘 2022/7/8
《西比尔,或两个国度》:“盛世哀歌”

恩格斯本人显然注意到了他和迪斯雷利的相似之处——他在1892年德文版中加入一则注解:“大家知道,狄思累利在他的长篇小说《神巫,或两种民族》中,几乎和我同时说出了大工业把英国人分为两种不同的民族的见解。”

来源:澎湃新闻|杨靖  2022/7/1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之梦

在《世界坟墓中的安娜·尹》里,虚实相生的手法、意象衍生出的文字、亦真亦幻的场景、不断转换的叙述角度,使得整个小说扑朔迷离,我却始终如在一条保有阳光的路上。

来源:文汇报|胡丹娃  2022/6/28
像佩雷克这样的文学“玩火者”

佩雷克是破坏力极强的作家,就像孩子的创造性,往往源于破坏欲。破坏是动手能力,是实践,也是生命能量的消耗。《庭院深处》把原本一句话能说清的故事要素,活生生写成一本小说,依赖的正是过剩精力。

来源:文艺报|俞耕耘2022/6/22
一个书痴,为什么舍得拿书盖房子?

“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博尔赫斯在《虚构集》中如此写道。某种程度上,《纸房子》可以算作“元小说”,或者更准确点讲,是一部有着“元意识”的小说。故事的发展、推进,是以康拉德的《阴影线》这本书做驱动中枢的。

来源:大益文学(微信公众号)|李二板   2022/6/5
古尔纳《赞赏沉默》:多重叙事策略与主题意蕴

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的第五部小说《赞赏沉默》讲述了一位桑给巴尔难民在英国流亡20年后得以返乡但随即又回到英国的故事。作品将故事情节置于20世纪六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桑给巴尔与英国之间不断切换、相互交织的叙事时空中,借助双重叙事、嵌套叙事、沉默等多重叙事策略,在言说与沉默之间以及作为受述者的人物与读者之间建立了一种动态的平衡,并借此表达了对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批判、对后殖民社会黑暗面的抨击、对移民生存困境和身份焦虑的同情与反思等丰富的主题意蕴。

来源:外国文学研究(微信公众号)|张峰 2022/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