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频道 作品评论 |作家论 |创作谈 |争鸣 |综述|文化时评

推荐

鲁迅研究——从区域视野到世界视野
         
         不难看出,鲁迅的“世界视野”是一种超越民族国家的更高的善,因而不只是一个开放的空间,更是一种指向未来的价值尺度。这是一个与“黑格尔的紧箍咒”针锋相对的新的时空体系,它不以特定区域和模式为局限,而是兼收并蓄又超越扬弃,具有一种与哈贝马斯类似的“未完成的现代性”意识。正是基于这种应然的价值原则,鲁迅的世界视野在面对现实时,首先就具有了强烈的批判性和超越性,而他一生的真正目标正是“取今复古,别立新宗”,“创造这中国历史上未曾有过的第三样时代”……[详细]
鲁迅研究——从区域视野到世界视野

不难看出,鲁迅的“世界视野”是一种超越民族国家的更高的善,因而不只是一个开放的空间,更是一种指向未来的价值尺度。这是一个与“黑格尔的紧箍咒”针锋相对的新的时空体系,它不以特定区域和模式为局限,而是兼收并蓄又超越扬弃,具有一种与哈贝马斯类似的“未完成的现代性”意识。正是基于这种应然的价值原则,鲁迅的世界视野在面对现实时,首先就具有了强烈的批判性和超越性,而他一生的真正目标正是“取今复古,别立新宗”,“创造这中国历史上未曾有过的第三样时代”……[详细]

作品评论

论格非写作中的时间问题 ——以《江南三部曲》为中心

通过这三种写作技巧的设置,使得格非的写作停留在了悬空的状态中。虽是处于革命的时间起点的关口,却难以被相应的观念结构所容纳。这种有意识的悬空也是对由观念所形成的历史延续性的阻截,它会对我们的阅读形成障碍,使我们的解读难以上升到各种“革命”所塑造的时间进程当中去。但是,这种做法与格非前期的创作有没有不同?又有何不同?在前期的作品《迷舟》和《褐色鸟群》中,格非也同样试图为阅读构置障碍,从而造成一种时间的悬空……[详细]

作家论

高建群:路遥写两部大作的一些情况

路遥在延安找王天乐,找不着。原来王天乐下来后,在延安东关大桥的劳力市场当民工。路遥问我,我说见过一次,后来不知到哪里去了。后来访问了很多人,结果在陈泽顺那里探到一些消息。泽顺说,西沟有一户人家圈窑,雇天乐给背石头。这样,路遥在西沟半山上,找到穿个红背心,正在背石头的天乐:“我亲爱的弟弟!”抱着王天乐,看着这三面将要圈起的石窑,兄弟俩抱头大哭。后来在延安饭店五楼,开了个房间,路遥听天乐讲他的故事。天乐那时候还不叫天乐,叫猴蛮,天乐这名字,就是路遥给起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