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ZUO JIA YIN XIANG

01作家本杰明·富兰克林

这位18世纪启蒙文化巨匠在致友人书信中却坦承:他平生最大的愿望,是成为一名作家……

01
作家本杰明·富兰克林

富兰克林一生著述颇丰。美国学者罗伯特·斯皮勒对富兰克林的文学创作(包括书信、随笔)评价很高,他认为:“在富兰克林一生的经历中,他的著作与他的事业相得益彰。”……

来源:文艺报
02沉重的人,读读卡尔维诺吧

卡尔维诺的创作,正是这个看似丰盛、实则枯竭的现实中开出来的想象奇葩,让我们在文学的“枯竭”中看到了新的生机……

02
沉重的人,读读卡尔维诺吧

他就是“分成两半的子爵”,一半在尘世,一半在天上。他就是“在树枝上攀援的男爵”,从树叶的缝隙中观看这个世界,既不在地上,也不在天上,而是坐在树丫上……

来源:文学创作与研究
03屠格涅夫的法国别墅

1983年,适值屠格涅夫逝世100周年,为了“最欧化”和“最亲法兰西”的这位俄罗斯作家,法国伊夫林省当局将他在布日瓦尔的赭石色木屋故居修缮一新,辟为“欧洲屠格涅夫博物馆”……

03
屠格涅夫的法国别墅

1847年,屠格涅夫不畏途惧非议,跟随女低音歌唱家波利娜·维亚尔多-卡西雅,来到法国这个避风港,修改他在故里写的文稿,并开始陆续发表《猎人日记》,直到在布日瓦尔别墅辞世……

来源:文艺报
04卡达莱,欧洲的另一盏“明灯”

阿尔巴尼亚,这个今天很多年轻人几乎没听说过的国家,那时却是“欧洲的一盏明灯”……

04
卡达莱,欧洲的另一盏“明灯”

但突然,“阿尔巴尼亚出了个卡达莱”,消息不胫而走。短短的五年内,已有六部卡达莱小说中译本出版,花城出版社更是在二〇一二年一下子推出了卡达莱的《石头城纪事》(李玉民译)、《错宴》(余中先译)和《谁带回了杜伦迪娜》(邹琰译),作为该社大型丛书“蓝色东欧”的第一批图书。人们在惊愕之下不禁问道:“谁是卡达莱?”……

来源:世界文学WorldLiterature
在越来越强调轻松的时代,我们会后悔忘了塞林格?

将塞林格的作品与王朔的作品对读,共同处在于:特别痛快淋漓,厌恶消费主义文化的玻璃感,对拯救感到茫然。不同处在于:读王朔的人会觉得自己已成觉悟者……

东方主义,以及被凝视的诗歌

我刚才所说的这一切,正是爱德华·萨义德的著作要表达的思想。他的著作以一种无与伦比的方式,在西方思想史上第一次揭示:现代西方与东方的关系,建立在西方对东方殖民的基础之上……

从萨冈到诺冬:战后法国女性通俗小说的转变与发展

众多通俗小说家都在寻求新的突破,探讨新的题材与写作路径。也正是在这一时期,法国女性作家写作蔚然成风,女性通俗小说家也迅速成长起来,尤其是在过去一直由男性作家把持的法国侦探小说领域……

阮清越《同情者》:越南人的越战

小说中的“我”是一个混血儿,母亲是北越人,父亲是法国神父。自出生起,他就总是被别人污蔑为“杂种”。中学时,他结识了敏和邦,三人歃血为盟,成为出生入死的至交……

“莫斯科三部曲” :像史学家一样创作小说

这些能使读者回归历史的引人入胜的描写,得益于作者对沙俄和苏联历史的熟稔。它让即便没有去过圣彼得堡和莫斯科的读者,也能恍若置身其间。作者在描写小说中的历史人物时……

戏梦一莎翁

关于莎士比亚到底是否在斯特拉福德镇文法学校学过8年拉丁文一事,社会上有两种说法。一说,莎士比亚在这所文法学校学习了包括语法、逻辑、修辞,以及普劳图斯、特伦斯和维吉尔……

短篇小说的触点和落点或猜测卡夫卡

很多作品的触点都是忽然之间而来的,从写作的过程来看是这个触点的灵感忽然而至,尤其是短篇小说。下面我就以卡夫卡的《变形记》为例,来猜一猜这篇作品的“触发点”……

约翰·契弗《沃普萧纪事》:“人是不简单的”

在第三部分中,摩西爱上了美丽的梅利莎,后者的监护人是古怪的贾斯廷娜。贾斯廷娜拥有一所名为清堂的偌大而古旧的艺术品博物馆,其座右铭是“远离肉欲,追求真理与光明”……

科学与文学之争:《格列佛游记》背后的玄机

斯威夫特对牛顿也大加鞭挞。他在书中挖苦飞岛居民的生活方式:岛上的学者们任何时候都有可能陷入沉思,走路会撞墙、撞人,或者突然中断正在进行的谈话……

《冰冻时光之窗》与乌克兰幽默文学传统

故事集《冰冻时光之窗》的编选者、宾夕法尼亚大学乌克兰小说评论家及翻译家迈克尔·内丹认为,这一短篇故事集堪称作家代表作品的荟萃,可以全面展示作家创作的不同维度及其卓越才能……

石黑一雄:《我辈孤雏》给我的麻烦超过其他任何一本书

在通过一段超现实的怪异道路后,他最终到达了那座神秘宅院。这座宅院究竟位于何处,石黑并未确切说明。但我们可以大胆设想:它的位置其实并不重要。在战争带来的心理创伤下……

《水浒传》在德国:近两百年的遇见与等待

真正意义上的《水浒传》译本还是最先由库恩完成的。在正式出版前,库恩于1933至1934年间先后在卫礼贤主编的刊物《中国学报》上发表了三篇节译文,分别为《黄泥冈劫案》《宋江入伙梁山叛军》《蓼儿洼里设埋伏》……

张定浩《竭尽全力的轻盈》:跟着自己的心写作

与此同时,又必须把塞林格的这种证悟和简单的意识流写作或者罗伯特•格里耶辈的自动写作相区别,后者归根结底只是一种写作技巧,从根本上已经背离了艺术家的诚实……

罗伯特·麦克法伦:我以为自己很了解大山,直到我捧起这本书

双眼会看到此前错过的风景,或者发现欣赏旧风景的新视角;耳朵和其他感官亦然。这些时刻难以预知,但似乎是受某种规则掌控,至于其工作原理我们仍所知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