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散文•随笔

西北的秋风

2017年09月13日09:28 来源:中国作家网 汪文智

  近来秋风吹得愈加的猛烈,西北的秋风不同于南方,南方的秋风是缓和带有温柔的性情,而从西北的秋风中体会到的更多的是粗犷而严厉的味道,更容易摧残傲立风中的花叶和没来得及收获的果实,也因此泥土中散发出的香味比其它地方的香味更来得浓郁。

  接连毫无遮拦吹了两日的秋风,脖子甚是酸疼,开始误以为是经常性低头的缘故,颈椎疲劳,到今日秋风更加的增加的了其分量,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秋的气息伴随着秋风渐深,受风侵入导致的脖子酸疼,初尝西北的秋风的威力。尽管如此,西北的秋风给我的感受比南方的秋风给我的感受更合我的胃口,难怪有人对我说,你是最像北方人的南方人,听完后,我噗嗤大笑。

  入秋后西北的太阳比以前落山的时间要早很多,晚霞出现的次数也比以前要多,入夜的月光弥漫在层层连绵的山和草原,自古秋日多愁情,坐在窗前,点上一支烟,感受习习秋风,则比任何季节都更容易想起众多往事。刘禹锡写的一句诗深刻在我的心里,同时也是我内心真实感受的流露: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让我惦记的还有那此刻正受秋风吹的整片的荞麦花地,本贫瘠的土壤孕育出如此多娇的天使,没有艳丽的颜色更让人神往,站在其中会有一种一眼万年的豁然,默默结出果腹可口的粮食,能使我挂牵是因它不露锋芒的优良品质,更是体现西北地域朴素风情的一道不二景观。

  君问归期未有期,由西北的秋风所想到的,我的思绪又跳回至去年的秋天,那时的我还在南国,还不曾体验到北国的秋与秋风。记得那时的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在夜间散步,或邀一挚友,或独自行走,漫无目的,时间不定,兴起时散步散到凌晨也是常有的。昏黄的街灯照在街道上,柔和的秋风扑到脸上甚是愉悦,充满诗意。只是秋日多别离,去年此时谈笑风生的挚友此刻已天各一方,在不同的城市用不同的方式在生存着,亦可以说成是在生活。

  秋风扮演的角色更多是让人要懂得世事无常,来日并不方长。有一句俗语: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意思是说人生就像草木一春一秋般短暂,让人要懂得珍重当下要惜时,要懂得在合适的时候做好合适的事,更要懂得及时感恩和怀抱期许,才能到回头望过去时不留遗憾,这是我从这句俗语中读出的延伸意思,也是西北的秋风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脖子被西北的秋风吹疼,好好休息就能恢复,但从秋风中逝去的时光和美好的事物永不再来。草原上的花天生丽质,今日还是妩媚多姿,明日不定就会凋落,西北的秋风好就好在来得迅速,收割不曾准备的一切植物,了无犹豫。

  西北的秋风给我的印象到底还是很好的,给我颇多触动,只是此意有谁知,恨与孤鸿远。

  作者:汪文智,湖北省浠水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