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毕飞宇:我和许钧老师在巴黎旅行时都是我给他指路

来源:文汇网 | 王筱丽  2018年11月15日08:29

“如果你叫我毕飞宇,我会答应你,如果你叫我鸽子、虫子,我也会答应你。”作家毕飞宇的一席话引得台下笑声连连。日前毕飞宇和翻译家许钧作客上外附中主办的“阅读与成长”主题对话活动,分别从作家和翻译家的角度,分享自身的阅读体验,讲述阅读与创作的关系。

“我和许老师在巴黎旅行时都是我给他指路,因为东南西北在我心中都有着明确的方位,这都得归功我儿时的经历。”孩提时代在乡村度过的毕飞宇坦言阅读书本能带来知识,而阅读大自然则能培养人对万物世界的感知能力:“我从小没有没有很多书本,但在大自然中我读星星、读月亮、读植物、读动物,大自然打开了阅读的空间,阅读归根到底是要为我们带来能力,而不仅仅是知识。”

而在《追忆似水年华》《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译者、翻译家许钧看来,亲近大自然延伸了阅读的界限,那么自身的思考则是“能力”养成的关键。“我们在生活中面对的是一本不停打开的书,就好比每门语言背后就是拥有不同文化和艺术世界,我们通过这个世界走向他者也认识自我,”许均说道:“读书与走路一样,不要错过别人的指引,也要跟随自己的选择。”

一个是“阅读自然”的作家,一个是称自己为“作者的仆人”的翻译家,毕飞宇和许均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创造力对于阅读和写作翻译的重要性。在毕飞宇看来,不断提出疑问的同时拉开自己与书本的距离才能称为真正的有效阅读。“我仍记得我的第一部翻译作品《永别了,疯妈妈》,从那时起我就感到翻译绝不是一字一句的输出,而是将自己的理解化进语言中,许均这样提及对于翻译的理解:“阅读和获取知识不是为了变成辞典,而是应该让人生更加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