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编辑推荐

专题

访谈

张子清:我翻译的原则是决不望文生义

要译诗,评论诗,最好自己也写诗,这样才能真正知道两种语言感性中转换的甘苦。

文史

马未都:老人叶圣陶



				“观钓颇逾垂钓趣,种花何问看花谁。”马未都说,只有“老人”这个神圣的称谓符合叶圣陶的身份。
马未都:老人叶圣陶

“观钓颇逾垂钓趣,种花何问看花谁。”马未都说,只有“老人”这个神圣的称谓符合叶圣陶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