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 叶永烈:点亮青少年想象力的人

在改革开放之初叠加了“科学的春天”与“文学大潮”的激情年代,叶永烈的作品随处可见……所以与不了解科幻的人聊起来,大家对别的作家一无所知,但有两个名字却无人不晓:外国的凡尔纳、中国的叶永烈。假如将青少年比喻成在知识海洋中遨游的泳者,那么叶永烈则无愧于一座照亮前程的引路灯塔。

01
叶永烈:点亮青少年想象力的人

事实上叶永烈一生创作了大量通俗易懂、老少咸宜的科普作品,并形成自己独树一帜的特别风格。这种作品并不拘泥于某一种形式,它有时以平铺直叙的科普解读方式出现,更多的时候则以相对活泼的科学小品形式出现。

文艺报 | 星河
02 叶露盈:花木兰是独一无二的中国女性

2018年,央视《国家宝藏》节目上,90后插画家叶露盈的巨幅绘本《洛神赋》惊艳万分。实际上,早在2016年,叶露盈就凭借全新演绎的《洛神赋》绘本在法兰克福书展上让所见者沉醉。本科从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后,叶露盈赴挪威奥斯陆国立艺术大学完成了硕士学业,现任教于中国美术学院插画与漫画专业。

02
叶露盈:花木兰是独一无二的中国女性

她说,时代在发展,古典故事绘本更应该注入年轻血液以及这个时代的标签,保留魂,注入新颜。她说,希望能将中国传统文风、画风与现代的漫画技艺结合,插画将诗词歌赋与绘画融为一体,创造出了具有中国传统意味的绮丽世界。

澎湃新闻 | 徐萧
03 周旭:绘本应该像人一样有自己的气质和性格

周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喜欢画画、摄影、集邮、围棋、钓鱼和旅行。50岁那年他又喜欢起了绘本创作,以撕纸粘贴的形式创作了《滚雪球》《大雪盖不住回家的路》《躺在草地上看云朵》等作品。

03
周旭:绘本应该像人一样有自己的气质和性格

这个变动打乱了我原有的设想,就如同一场雪,盖住了预计前行的路。这也成为了我第一本绘本《大雪盖不住回家的路》的创作契机。故事中牛奶奶的红手套和羊爷爷的蓝围巾指引着小兔找到回家的路,而那时候的我也渴望着能在这雪地里再蹚出一条路来。

澎湃新闻 | 方晓燕 
04 抹布大王:我们想尝试更多有抹布味的新风格

抹布大王,图画书创作组合。著有《嗷呜!嗷呜!》,获第七届“信谊图画书奖”图画书创作佳作奖;《小妖怪上幼儿园》,获2017年首届金钥匙绘本创作大赛银奖。另有合作作品《九百九十九只小鸡挤呀挤》《如何让大象从秋千上下来》等。

04
抹布大王:我们想尝试更多有抹布味的新风格

我们在脑子里想象着小朋友读这个书名的样子:可能有的小朋友念一小段就要被自己咯咯咯的笑声打断,有的小朋友很厉害能够一口气一字不差地念完,有的小朋友可能会觉得这个书名很奇怪,有的小朋友可能真的念着念着就睡着了……

澎湃新闻 | 方晓燕
《丝路家书》:一番清新传心花

章学锋采用“串糖葫芦”的方法,把这些历史遗迹运用自己朴实而准确的笔触描绘出来,发掘出其丰富多彩的文化内涵,

来源:光明日报 | 柏峰2020年10月19日
读赵丽宏致小读者的25封信:清澈的泉水与明亮的火光

洒向一代代赤脚幼童的是爱的清泉,是关怀与希望,也是留给未来的孩子们的永恒遗产。

来源:中国艺术报 | 徐鲁2020年10月15日
儿童诗要给小朋友带来快乐

我们写儿童诗,就是要提供一些新的儿童诗作品,让小朋友唱唱,朗读朗读,开开心,热闹热闹。

来源:文艺报 | 任溶溶2020年10月14日
《城南旧事》:儿童眼中的北京地图

对林海音来说,《城南旧事》中记叙的故事,是连接她的童年与北京这座城市的纽带,展现出极其深刻的文化乡愁……

来源:文艺报 | 王璇2020年10月14日
现实主义儿童文学书写的几个问题

突破路径依赖的现实主义书写,首先要有现实认知能力。

来源:文艺报 | 汤锐2020年10月14日
《野云船》:乌云与金边

在生与死的复调结构里再次出现,共同结构出小说的基本伦理命题:不知死,焉知生……

来源:文艺报 | 赵坤2020年10月14日
《生活中有一颗糖》:有趣、有益、有用

蒲华清的童诗是富有情趣的诗。只有情趣才能吸引儿童打开诗的大门,使诗美从诗人的内心走向儿童的内心……

来源:文艺报 | 吕进2020年10月14日
重视“童心”,不是儿童生活照单全收

儿童诗创作应重视和突出“童心”,但“童心”不是简单的“儿童化”。我们应提防那种未经提炼的素材化写作……

来源:文艺报 | 李燕2020年10月14日
简平:也说“童趣”

童趣不是评判童诗的惟一标尺,但是,没有童趣,绝对不是一首好的童诗……

来源:文艺报 | 简平2020年10月14日
儿童诗: 诗歌“共性”与“个性”表达

儿童诗作为每一个人类成员母语的“第一首诗歌”,对母语修辞形式的借鉴、杂糅、萃取,既是一种诗歌格式的特别,也是一种母语表达的深切

来源:文艺报 | 姚苏平2020年10月14日
自己的问题、少数人的问题、普遍性的问题

不只儿童文学“主要目标读者”都是儿童、而作者却“一般都是成人”,一切文学作品都有相似的属性,即:写文学作品的人(作家)和读文学作品的人(读者),极少是合二为一的

来源:文艺报 | 薛卫民2020年10月14日
一曲残酷悲壮又侠骨柔情的自然乐章——薛涛《砂粒与星尘》书评

既是为了守住家园,更重要的是守住心中对走失多年的儿子仍抱存的一线希望。

来源:中国作家网 | 赖雪梅2020年09月09日
《天空》:天性中的自由生活

那种儿童所特有的超拔的想象力,非凡的狂欢天性,精致的气韵流畅,浑然一体地融合于他的这些儿童诗里。

来源:扬子晚报 | 金波2020年09月09日
凌晨:怎样创作少儿科幻小说

创作者要贴近读者,以完全孩子的心态、语言和思维体系来讲故事,故事不一定就要反派和成人的参与。

来源:中国青年作家报 | 凌晨2020年09月09日
《每个人都是挖呀挖的孩子》:向“小”处的挖掘

我们在字里行间走过漫长四季,从春山如笑的时节步入万籁俱寂的冬日,在清晰如昨的乡间人事中体味着生命自成长到消逝的纯粹与复杂、甜蜜与悲伤。

来源:文学报 | 黄晨屿2020年09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