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ZUO JIA YIN XIANG

01阿拉提·阿斯木:以文学拥抱人类共有的灿烂美好

文学具有神奇的力量,让我们得以重绘世界的疆域。人类社会的进步与梦想,离不开文学带来的关怀和温暖。

01
阿拉提·阿斯木:以文学拥抱人类共有的灿烂美好

在亲切的时间的怀抱里,土地和粮食抚养我们成长,文学慷慨地为一代代快乐的人们留下了往昔峥嵘岁月和跋涉星光的滋味和坚韧。不同的语言描绘共同的成长,文学顶天立地地见证了人类的光荣和梦想,在光明灿烂和风雨交加的一切时间里,链接了人和人的情感世界,记录了人类的蓬勃和大地的富饶。

阿拉提·阿斯木 文艺报 2018/05/07
02在诗酒江湖中,感受白族作家的文学创作

一首诗,一碗酒,一缕茶香,萦绕在一起,构成了别样的人生,构成了诗与酒的独特江湖。

02
在诗酒江湖中,感受白族作家的文学创作

一首诗,一碗酒,一缕茶香,萦绕在一起,构成了别样的人生,构成了诗与酒的独特江湖。那里没有浮躁多变的人心,没有诉说不尽的愁绪,没有诡谲变幻的世相,有的只是缠绵于唇齿间的香——茶香、酒香、书香。

中国民族报 张歆 2018/03/28
03吉狄马加:牢记文学工作的历史使命
03
吉狄马加:牢记文学工作的历史使命

身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今天的文学事业面临大发展、大繁荣的迫切需要。广大少数民族作家和文学工作者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牢记文学工作的历史使命,创作出更多具有中国品格和中国气派的优秀作品......

中国民族报 吉狄马加 2017/12/11
04袁仁琮:不断攀登,撑起灿烂的天空
04
袁仁琮:不断攀登,撑起灿烂的天空

2016年8月2日,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评选结果揭晓,侗族作家、贵阳学院教授袁仁琮的三卷本长篇小说《破荒》成为获奖作品之一。贵州文坛为之振奋鼓舞,侗族文学界更是欢呼雀跃,并且期待着他继续攀登文学高峰,创造新的辉煌。

文艺报 陆景川(侗族) 2017/11/06
《根河之恋》:逸出历史主航道的人文注视

从书名可见,这是一部游记散文的合集。但翻看里面的内容就会发现,这些文章和常见的描述风光景物、勾勒行走心情的旅行文字不同……

来源:中国民族报 | 邱振刚2018/05/18
辛泊平:心底无私天地宽——读少一《电视机有鬼》

少一的小说《电视机有鬼》写的也是“网”,只不过,这张网并没有吞没主人公,反而被主人公给捅破了,不但捅出了气节,还捅破了腐烂的利益圈。

来源:民族文学 | 辛泊平2018/05/18
珠江三角洲的多民族文学创作与观察

2015年,一部描述打工者生活的纪录片《我的诗篇》风靡全国。纪录片详细记述了6位打工诗人的生活状态,以此纪念自杀的工人诗歌爱好者许立志。这6位诗人中,就有来自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吉克阿优。

来源:民族文学微信公众号 | 邱婧2018/05/18
从三峡里飞出一只美丽雀尕 ——评彭小琴长篇小说《雀尕飞》

三峡民间早就流传有《雀尕飞》的童谣。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三峡百万大移民时,一首《雀尕飞》的儿歌唱响全国,那首歌曲中的雀尕“飞到老家看家家”,然而“为了三峡建大坝/建大坝/家家搬了家……”

来源:文艺报 | 羊角岩(土家族)2018/04/04
用“脚印”为瑶族文史研究留痕

这部著作是刘满衡历时13年编著完成的,它的出版发行对促进瑶族的文史研究有着重要的意义。13年的光阴荏苒,刘满衡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为自己的思维理性和智慧情感注入了新的风景。

来源:文艺报 | 刘彦生2018/04/04
《玛纳斯》对外翻译和传播应该注意什么

作为中国三大少数民族史诗之一,《玛纳斯》以其八部共20多万行的篇幅位居《玛纳斯》不同国家不同唱本之首,使中国成为《玛纳斯》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所属国。

来源:文艺报 | 马丽娟2018/04/04
2017年少数民族文学:沉实与绮艳的风景

综观2017年度的少数民族文学,看似波澜不惊,却又有着不少的惊喜。5月31日,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获奖名单公示,我国首套以民族立卷的文学丛书《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名列其中......

来源:文艺报 | 李晓伟2018/04/04
云岭大地的脱贫之路 ——读叶多多的《一个都不能掉队》

多年来,当人们欣赏并陶醉于七彩云南的美丽风光之时,可曾想到就在这同一片土地上,其实94%的山区因为历史上遗留的交通阻隔、社会发展缓慢等原因,人们的生存状态仍然格外的艰辛,全省129个县中有88个是国家级的贫困县。

来源:文艺报 | 叶梅2018/04/04
敦煌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一定要去敦煌,那里记录着古中国丝绸之路交汇之地文明实况的文化遗产群落,是这一古老文明充满个性智慧而又深具“兼容并蓄”特质的化石标本。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张锋2018/03/30
行走在驼道上的女作家 ——《走进最后的驼村》序

驼道是一条向死而生的秘密通道,在浩瀚的沙漠与戈壁上,这秘密通道就藏在领房子(拉骆驼的领路人)的心里,藏在那一首凄苦哀惋的驼调里......

来源:中国民族报 | 邓九刚2018/03/23
河湟流域的传统村落

青海河湟地区的传统村落虽然没有江南水乡的灵巧与精致,也没有北方四合院的严谨与规整,却凝聚着青藏高原人民继承传统、顺应发展、就地取材、因地制宜的无穷智慧。

来源:中国民族报2018/03/19
《文化转型人类学》:巨变时代的人类学话语

无疑,我们现在身处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变时代。之前对这个巨变时代社会文化特征的思考,更多被称为“社会转型”,且似乎是社会学家们的专属话语......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卯丹2018/03/19
“我自风情万种,与世无争”

身为瑶族作家,陈茂智在瑶族地区笔耕20多年,深谙瑶族人民的个性特点,信手拈来的文字恰到好处。作者本人亦是“我自风情万种,与世无争”的人,与他笔下的瑶族同胞可谓神似......

来源:中国民族报 | 黄晋2018/03/16
瑶族的寻根与寻梦

《金窝窝 银窝窝》是瑶族作家陈茂智继《归隐者》之后又一长篇小说新作。作品以湘南大瑶山国家大型水利重点工程建设为背景,描写了3万移民告别家园、搬离大山的一次新迁徙......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张华兵2018/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