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警官王快乐——金耳环

来源:人民政协报 | 李迪  2018年07月30日07:19

■内容简介

王快乐,鸭梨脸,四十有三,江南小城幸福社区片儿警。军旅生涯20年干到营级,转业入警重头来。没有怨言,生就乐天,正直、善良,古道热肠又智慧幽默,没有清规戒律,不按常规出牌,一切为了百姓安居乐业。

社区生活就这么婆婆妈妈家长里短,全让王快乐赶上了。在本书一百个千字故事里,他累、他忙,他哭、他笑,他抓耳挠腮,他没家没业,着眼小事,鸡毛蒜皮,服务百姓,为民解忧。最终,走进百户千家,成了群众的亲人。

用快乐化解不快乐,让快乐像阳光一样温暖,这就是他小小的中国梦!

因为,我们实在需要快乐。

幸福社区地处开发区城乡结合部。南临太湖,北靠长江,水网纵横,丘陵起伏,山清水秀好家园。但开发伊始有点儿乱,土地变工地,农民成市民。王快乐来此落脚,没人认识他,如同空气一样。这如何开展工作?

他正闹心,忽听警务室外有人吆喝,啤酒瓶子废塑料的卖!好么,真炸!收破烂的与时俱进用上电喇叭啦!

王快乐顿开茅塞,也买来一个喇叭,没想到,刚出门,收破烂的就堵上来,哎,这片儿破烂我包啦!

王快乐笑了,你没看见我穿警服吗?

收破烂的说,你捡个警服穿上就是爷啦?有本事穿太空服,两脚不着地,你飞!

王快乐说,那多费火箭啊!说完,自顾往前走,收破烂的紧跟。来到菜市场,只见人挤人。王快乐一开喇叭——

乡亲们,我是新来的社区民警,我叫王快乐!

收破烂的一看,扭头就跑。

王快乐接着喊———

人多的地方要保管好自己的财物!家长带好孩子,老人留神脚下!

菜市场里大眼瞪小眼。

有的说,真开眼!

有的说,这呆子!

王快乐笑了笑,仍旧边走边喊。

为了回头率豁出去了,哪儿人多往哪儿钻。

想不到,第二天就有人来敲门,王警官,村东打起来了!

谁和谁?两妯娌,彩花和杏花。

两家人住前后,两姐妹并蒂莲,可莲不开花尽发叉儿。

这天,彩花家修外墙,运沙车把路碾成老妈妈脸,杏花随手铲了几铲沙垫上。彩花锄地回来刚好看见,这是我家的,你手闲啊?一锄头捅过去。还好杏花闪得快,不然就当草给锄了。她暴喝一声,彩花脸上就挨了传说中的一鹰爪。于是,飞沙走石。

王快乐赶到现场,混战已停。

彩花说杏花抢了她耳环,杏花也说彩花抢了她耳环。

王快乐问,到底谁抢了谁?

两人异口同声,她抢了我!不信你翻!

得,成真假美猴王啦!

王快乐对协警小吴说,快去给我拿金子探测器来!

小吴都傻了,心说哪来的这东东呀?

王快乐冲他一挤眼,他明白了,转身就走。

疯子演戏呆子看。王快乐接茬儿吓唬,要是测出谁身上有金子,马上带派出所!

杏花扛不住了,她拿锄头打我,我就抢了她耳环。

那你的耳环呢?

我自己揪下来,一起塞兜里了。

好,快掏出来吧!

杏花一掏,脸儿当时就绿了。掏出的两个耳环,一大一小!

王快乐说,准是打架丢了,还不赶快找!

两妯娌忙趴地上找。王快乐也跟着找,恨不得变成二郎神。突然,他叫起来,我找到一个啦!

两妯娌喜出望外,一看,是小的!

这是杏花的!彩花哭起来,我的没找到呀,呜呜呜!

王快乐说,你俩往后还打不?

不打了!

算话不?

算,算!

王快乐说,你们看,那是什么?

两姐妹同时回过头,只见沙地上有一个小东西在暮色中闪着夺目金光。正是彩花的另一个耳环!两姐妹高兴地抱在一起。

其实,王快乐一次就捡到了两个。

第二天,他把两家人叫到一起,说,兄弟亲土变金,姐妹亲捡到金。你们要珍惜亲情!

两兄弟说,再吵收回耳环!

两姐妹说,别想!

(作者系著名作家,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