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我的北二十联合站(组诗)

来源:文艺报 | 安 然  2018年07月20日08:45

我的北二十联合站

好吧,我承认我是爱你的

爱你四月开花的连翘

五月坐枝的山杏

七月飘飞的柳絮

十月正红的美人蕉

爱你掩映在绿树花丛中的储水罐

机泵日日夜夜无休止的嗡鸣

那是我听习惯了的

设备参数就是它们的履历表

在上岗之前早已一次又一次地

被审核,被查阅

它们都是合格的兵

 

除此外,我还爱着这三万七千平方米的面积

八十个兄弟姐妹

我们的脚印每天都在一起挤挤挨挨

有时一个踩疼另一个,有时

一个与另一个擦肩而过

可大多时候我们是抱成一团的

相互取暖,也相互借力

 

还有那条我每天都要走的巡检小路

我知道自己要用多少脚印才能够完成对它的踱量

也熟悉它的每一块路牙石

每一条细小的裂纹

我给每一棵在春天发芽的小草取好听的名字

给每一只越冬回来的小鸟讲瓢虫恋爱的绯闻

 

院墙外去年秋天才移居过来的野猫已生产完毕

四只小猫都已长大

出来觅食的它们和树杈上的老喜鹊

成为朋友

它们都怕人,只认识我们的红色工服

现在,我们是很好的邻居

相安无事,每日互道早安

 

联合站初秋的午后

秋风只在窗口犹豫了一下

就侧着身子沿露了条缝的窗子

挤进泵房

再一转身就消失在机泵的嗡嗡吟唱中

蜘蛛在阳光下结网的速度

永远也快不过

女工手里的擦布

所有被粘附在蛛网上的尘埃,和

缓慢的时光随枯叶一起落地

再被一扫而空

一条安静的巡检小路上

红色的工装就如同花坛里

开得正艳的那株美人蕉

 

联合站初秋的夜晚

有饱满的夜端坐于

圆润的露珠当中

秋虫大多已不叫了

它们行将就木,做好了

返回命运之初的准备

守在泵站门口的两株垂榆,每有风来

就使劲抖着,仿佛

要把这一年的疲惫和辛劳

连同枯叶,一起交还给大地

低处的大丽花和串红

都已开始疲乏

它们再也拿不出更好的颜色了

花坛里还站着美人蕉

此时它咬着牙

拼命的绿着

在绿的至高点,再拼命

挤出一朵红

在这个连黑都懒得说话的夜晚

瑟瑟地摇晃着

 

再写北二十联合站

我不止一次写下你的泵房

写下你机泵喘息间的嗡鸣

暗夜里那些兢兢业业的灯光和眼睛

还有火热的守护者

他们把忠诚从骨子里一直写到衣服上

每一笔都铿锵有力棱角分明

暗含金属的光泽和汗水的锋芒

可我从来没有说过

门口的垂榆

花坛里的美人蕉

和它们春风吹又生的一年一年的新绿

 

草坪里有幸福的慢时光

那些客居于此的爬虫邻居们

把寂寞

从一个季节运到另一个季节

这很像我们这些兄弟姐妹

每日里从钢铁中往出提炼着火

从即定的命运里往出掏着真正的活法

 

三万平米的天下

以储立罐为核心

以机泵的嗡鸣声为号角

这三万平方米的土地

我封自己为王

为每一株草标明身份

让它们为臣为民

蚂蚁宜群居

特许它们迁至后院

石板道旁松软的泥土地上

建立自家宗祠,可有名有姓

但是必须与周边邻居互不侵扰

老鼠有咬断电脑经路的前科

流放三千里之外,永世不得复入

远道迁徙而来的猫

暂时委以护卫之责

蜜蜂和花草互为姻亲

要多多走动

蜘蛛不事生产

发配到角落里结网

所有设备以职责分类

着装统一,站姿规范

落地要生根,严防根基不稳

机泵的吟唱要和谐有律

不得胡言乱语,不得以尘土修饰装容

 

作为一国之王,我每日

必定按时巡察,有时也会暗访

我有耳听八方的能力

也会明察秋毫

对于一切国情我都了然于心

这三万平方米的天下

我以守护之姿站立

盼它日新月异,望它欣欣向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