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黄河岸边,那座精神丰碑

来源:解放军报 | 卜金宝  2018年06月27日08:21

5月14日夜,樊英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白天,烈士苗雷旺的女儿苗毓荣带全家从老区沁水县赶往地处晋陕交界的万荣县荣河村。苗毓荣的心情急切得恨不得飞起来,她已经70年没有“见”父亲了。

在村东口的大门楼下,苗毓荣给王志虎打了个电话。王志虎是有50多年党龄的老军人。从去年9月开始,荣河几位老党员老干部老军人组成志愿小组,自费寻找在解放荣河战斗中牺牲的无名烈士的亲人。王志虎是倡导人之一。志愿小组几经辗转,在沁水县找到了烈士苗雷旺的女儿苗毓荣。

几位老同志的辛勤付出有了结果,这些日子陆续有寻访到的无名烈士亲属,来这里祭奠他们的亲人。每次,樊英俊都在这里迎接他们,又在这里为他们送行。

苗毓荣一行抵达后,他们直奔烈士的坟茔前。见到父亲的墓碑,苗毓荣积压已久的情感瞬间爆发:爸爸!我们看您来了!70年了,我们只知道您在战争中牺牲了,但不知您魂归何方?今天,终于找到您了。陪妻子一道前来的沁水县第二人民医院退休干部苗反定,一边献花、鞠躬、敬酒,一边深情地说:爸爸看到您被安葬在庄严肃穆的荣河烈士陵园,已经去世的奶奶和妈妈可以放心了。

离开前,樊英俊拿出一沓人民币,悄悄递给烈士的女儿。每见到一位烈士的亲人,他都这样做。苗毓荣说什么也不肯收。樊英俊动情地说:好姐姐,你无论如何拿上吧,这是我们荣河人的一点心意。你父亲为解放我们荣河牺牲了,我们荣河人永远忘不了他。

月光如水洒在窗前,樊英俊的思绪回到了两年多前。2015年12月16日,他被推举为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

虽说只是个村官,樊英俊还是感受到肩上沉甸甸的。这里是一片红色沃土。距村西南10里黄河岸边的庙前渡口,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1937年8月至10月,朱德、任弼时、左权、邓小平等率八路军东渡黄河,由此上岸,挥师北上,进行了震惊中外的平型关战役、奇袭阳明堡等战役战斗,开辟了抗战的全新局面。村里96岁的老人柴养元至今记得当年荣河县各界群众欢迎八路军队伍的情形:八路军大部队从城外整齐通过,宣传队进城刷写标语,帮助乡亲担水扫院。他们待人热情,说话和气,为乡亲们演出《九一八流亡曲》等文艺节目。贺龙还在荣河县武庙给抗日武装作了一次激励斗志的动员讲话。乡亲们称赞这是从未见过的好部队。

樊英俊铆足了劲想要在这片热土上干出个样子,既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也不负乡亲们的信任。

上任伊始,樊英俊接待的第一位老人是他格外敬重的85岁退休干部苏永法。苏老拿着用手机拍摄的照片,含泪说:你到东坡去看看吧,满地荒草,满目荒凉。烈士们躺在那里,太孤独了!

心有灵犀。苏老念叨的是为解放荣河牺牲的烈士的事,这件事樊英俊也一直装在脑子里。

1947年4月初,我晋冀鲁豫野战军部队乘蒋介石调晋南国民党军主力向陕甘宁边区进攻之机,向晋南敌军发起进攻,4纵10旅在一代名将周希汉指挥下,收蒙城,克新绛,取河津、禹门口,一路夺关斩将,所向披靡,兵锋直指晋南重镇荣河城。

荣河城雄踞晋西南黄河岸边,四周无任何屏障,城防工事坚固,碉堡林立,环城有宽5至10米的护城河,并设有鹿砦、铁丝网,易守难攻。我攻城部队在山炮部队配合下,先后发起3次攻击,战至最后,逐街逐巷争夺,毙敌200余人,俘敌500余人,荣河县宣告解放,我攻城部队付出牺牲70余人的沉重代价。

苏永法当年是儿童团长,他亲身经历了那场战斗,看着解放军战士争先报名当突击手,受伤的不下火线,牺牲的被抬回来,连棺材也没有,用帽子盖住脸,匆匆埋在他家后面的荒地里。战后,部分烈士遗骨由亲属收殓后安厝到家乡。1952年,荣河县政府将32位暂无人认领的烈士入棺,迁至建于荣河县城北郊的烈士陵园,并将坟位图及烈士姓名籍贯、原部队番号等资料留存在县民政局。后荣河县与万泉县合并,相关资料留存荣河镇政府。这些档案资料在“文革”中流失,32位烈士成为无名烈士。

2005年,当地规划后土大街,烈士陵园被迁到远离荣河村的郑村山坡上。因距城区较远,路窄坡陡,给人们凭吊、瞻仰带来诸多不便。

苏老对樊英俊说:大家都盼着把烈士陵园迁回来。这件事没有结果,烈士们安顿不好,我死了也闭不上眼睛!

苏永法的话,句句直入樊英俊的心坎。他知道,85岁的老人为荣河烈士陵园的事已经奔波了整整10年,始终没有落实。

樊英俊淳朴,直爽,话不多,但踏实。他握着苏老的手说:请您放心,这件事我记住了。

和苏老一样,樊英俊也惦记着烈士陵园的事。自打记事起,他年年与同学同伴到村北边的烈士陵园为烈士扫墓,聆听前辈讲述英烈解放荣河的悲壮故事。后来,烈士陵园被迁走,他心里总觉得堵得慌:移到那么远的地方,清明节扫墓的人会越来越少。久而久之,不就把烈士忘了吗?

现在,他成了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苏老和老干部老党员老军人找他,群众也期盼迁回烈士陵园,让他们“回家”。大家心中都有一个共识:发展经济、搞乡村规划,不能忘了烈士!

樊英俊马不停蹄,多方奔走,到镇里、县里、市里,诉说乡亲们的愿望,讲述人们对烈士的牵挂,并代表全村的父老乡亲立下军令状:由村里重建烈士陵园,迎烈士回家!

樊英俊的奔走呼吁,撞击着各级领导和相关职能部门工作人员的心,他们被荣河人的烈士情结所感动。

说干就干。2016年2月26日,一座新的荣河烈士陵园工程破土动工。

那些日子,工地上热火朝天。樊英俊和村党支部一班人盯在工地上,加班加点,许多村民义务到工地参加劳动。全村男女老幼齐心协力,通力合作,历时半年,建成包括陵园路、广场、展馆、四季花台、纪念碑等设施的开放型、花园式烈士陵园。

2016年的9月30日,国家公祭日。荣河镇党委、政府组织隆重的公祭活动,迁回32位烈士遗骨。此外,还迁回14位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其他时期牺牲的荣河籍烈士遗骨。

怕烈士孤单,苏老把自己家里栽种多年的牡丹全部捐献给陵园。此前,闻名华夏的李家大院曾出高价想要他的牡丹,被他婉言谢绝。

如今,荣河烈士陵园成为万荣县和运城市红色教育的一个亮点,每逢清明和重要纪念日,各地的人们赶到这里,祭奠英烈,洗涤心灵。这里已经成为革命传统教育的生动课堂。

樊英俊心中还有一个遗憾。70年了,很多烈士始终没有家人来陵园祭奠。安葬在这里的无名烈士,他们的亲人到底在哪里?樊英俊心里十分的悲凉。

老党员樊晋宝和荣河的一群老同志一直在寻找烈士的亲人。他们北上京城,南下重庆,西去甘肃,多方寻找有价值的线索。

樊英俊支持老同志继续找下去。从2017年9月开始,由苏永法、王志虎、薛德朱、关键忠、樊晋全、冯世午等老同志组成的志愿小组,自费辗转长治、曲沃、翼城、侯马、阳城、沁水、晋城、高平、陵川、泽州等10个县市,深入乡村进行访查。

经过艰苦的努力,他们终于找到多位在解放荣河战斗中牺牲的烈士的亲人。

第一站,志愿小组在沁水县郑村镇轩底村,见到了烈士车锁会的女儿车粉叶。这么多年了,车粉叶只知道当年爸爸随大军在晋南作战中牺牲,但不知血洒何处?每逢清明节,她只能跪向西方,祭奠逝去的父亲。

5月4日,志愿小组在晋城市城区黎川镇黎川村见到李四台烈士的侄子李江鱼。这位57岁的退休职工说:伯父在家中排行老大,有消息说他在解放荣河战斗中牺牲了。传到奶奶那里,成了在解放运城时牺牲了。奶奶遂领着两个儿子,携带干粮,一路步行到运城,边哭边寻找,未果。这也成了她临终前一件未了的心事。得知大伯被安葬在荣河烈士陵园,李江鱼眼含热泪,给志愿小组留言:奶奶,我大伯的遗骨进了荣河烈士陵园,您可以放心了。我找机会到那里看望他,给他敬一炷香,敬一杯酒。

……

寻找到的无名烈士的后代陆续来到荣河烈士陵园,祭奠自己的亲人。樊英俊已经接待了10多位。每次,他都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感觉。看到烈士后代历尽沧桑的脸庞,听到他们撕心裂肺的哭声,这位硬汉忍不住潸然泪下。此时,在他的脑海里,涌现的是70年前勇士们冲锋陷阵、前仆后继的悲壮场面。

这个烈士陵园已经成为樊英俊和荣河村父老乡亲们守望初心的一座精神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