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山茱萸贺春

来源:人民日报 | 祁云枝  2018年02月11日14:24

春天,一溜小跑便跃上一棵棵树,给枯瘦了一冬的枝条,涂抹出瑰丽的生机。料峭寒风中,春天用画笔蘸上颜料开始描摹,出人意料的是,这颜料不是嫩绿,而是金黄。看哪,蜡梅、迎春、连翘、金钟,各自先开花后长叶,用金灿灿的花朵,告诉人们,早春,黄艳艳地来了。

在黄花姐妹里,山茱萸算不上漂亮,但娇俏别致。它的美,似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给人一种淡淡的感觉。

在秦岭,我见到了心心念念已久的山茱萸。山茱萸的黄,从一座山蔓延到另一座山,从一条峪铺展到另一条峪,整座秦岭,是一幅由小黄花和灰褐树枝皴染的水墨画。

走近一株山茱萸,在花前站定,我开始与一朵花儿对视。我喜欢近距离寻味花朵,欣赏它们用开花表达陶醉,用香气展露心思。

二三十朵小黄花,从一个点飞溅出来,每一朵花,都尽力向上向外伸展。长长的花蕊,兴致盎然地端坐在外翻的四枚花瓣中间,或安静沉思,或浅吟低唱。小小的花茎高低错落,合力伸展成半个圆球,像节日天空里绽放的烟花。和“烟花”一起绽开的,是花朵清幽的香,这香味也秀气,丝丝缕缕的,与花朵很配。

山茱萸花密匝匝挤挨挨地汹涌在还没长叶的枝头,像是正在为早春举行一场豪华派对,一阵暖风,便引燃朵朵“烟花”。在每一朵花里,在吹过它们的风里,是看不尽的春和景明。

许是应了那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远观一棵棵山茱萸树,那感觉却不是璀璨,而是无边的宁静。山茱萸花朵细小,它的金黄被空气稀释,远观宛若黄纱,漂浮在林子上空。一团团“黄纱”氤氲在黛色的山腰上,柔和静美如水墨画。

说是一幅水墨画,其实有点偏颇,因为我不过是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来度量和抒情。在靠山吃山的庄户人眼里,千林万坡上这一枝枝、一簇簇黄花,肯定不是用来观赏的。它们是庄户人的一季庄稼,一年的收成,是粮仓和钱袋。就像关中人眼里金黄的麦穗和黄澄澄的玉米一样。

这一树树金黄,是山茱萸在贺春,也是贺自己早早从冬眠中醒来吧。从此,这一年的希望,开始你追我赶地生长。风雨轮转,冷暖更迭,山茱萸悄悄把喜庆的金黄收敛,再把出落成珍珠般的小果子由青染黄,继而染红,时令,就到了秋天。那时,山茱萸的花海,已变成红艳艳亮晶晶的果海,漫山红遍。

喜悦,开始荡漾在山头树梢,荡漾在采摘红果子的手上,荡漾在布满皱纹的脸颊和汗珠上。

听,有人在秦岭的万亩山茱萸林里,清了清嗓子,大声吟咏那首关于茱萸的诗。

恍惚间,一位翩翩少年颀长的身影缓缓而来,他布衣青衫,手持一把红果,带着淡淡的药香,从我身旁飘过。只一眼,我便被他孤独的眼神击中。他,是来京城长安谋取功名的王维,时年十七岁。王维家住华山之东、黄河岸边的蒲州,繁华的长安城,对一个前来赶考的少年,只是举目无亲的异乡。王维觉得那一年的自己,就是漂在京城里的一叶浮萍。

一晃,到了九九重阳节。王维寻思,在家乡的时候,每逢节日,朋友们都要相约去爬高高的山,而今年,爬山的朋友们中,单单少了自己。怅惘中,王维采来茱萸,登上京城最高处,遥望家乡,写下“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千古名句。

这首流传久远、飘洒着淡淡乡愁的小诗,让无数人记住了一种植物——茱萸。只是,诗里的茱萸,是吴茱萸,而非眼前的山茱萸,有诗为证。

后来跻身京城大诗人的王维,晚年在自己的蓝田辋川庄园里,种植了大片茱萸,取名“茱萸沜”。一位常与王维唱和的诗人裴迪,在深秋游览庄园后,写道,“飘香乱椒桂,布叶间檀栾。云日虽回照,森沉犹自寒。”诗中,茱萸“飘香”,且气味足以与花椒和肉桂混淆,可见,庄园里的茱萸,只能是以气味著称的芸香科的吴茱萸,而非闻起来没有味道的山茱萸。

山茱萸的红果,庄户人叫它药枣,是一味平补阴阳的药物。熬粥时,加一把萸肉,便可改善中年人的眩晕、耳鸣和腰膝酸痛。历代名医中,用山茱萸最为得心应手的,属河北籍名医张锡纯。他说,救脱之药,当以萸肉为第一。无论上脱、下脱、阴脱、阳脱,奄奄一息,危在目前者,急煎山萸肉三两服之,其脱即止。张锡纯还开辟了山茱萸的其他疗法,诸如用山萸肉止腹痛,疗心悸,治虚痹腿痛,等等。

看来这山茱萸的果实,不仅润泽庄户人的生活,还滋补他们的身体。有了山茱萸花的金黄,果的绯红,庄户人平淡的日子,便有了色彩,有了憧憬。

脚踩青山,头顶白云,山茱萸含露的花朵,也含住了春光。想必,这欣然绽放的山茱萸树是心满意足的,它用花果诱使人类帮自己立足,在肥沃的平地和一面面山坡上扎下根来;用果实滋补健体的功效,鼓励人类开荒种植,帮自己扩地达疆。人与植物相处,一不小心,也会被植物利用呢。好在,在种植山茱萸这件事上,利用和被利用者都皆大欢喜。其实,人与植物,在好多时候,是可以各得其所、各取所需的。正因如此,山茱萸才会在愉悦的光芒中,竭力开花结果,并竭力把这种愉悦传递——蜜蜂嘤嗡在花朵上空,庄户人采摘山茱萸红果时,内心溢满着蜜……

金色阳光下,站在一株山茱萸前,望着“劈啪”作响的贺春小礼——朵朵“烟花”,我的心里,是亮堂的,也是喜悦的。在山茱萸的金黄里,我感受着早春的脉动,也看到人与植物和谐映照在天地间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