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新闻>>各地文讯

在这里,遇见60位作家,共写文学传奇

2017年12月08日08:27 来源:文学报 张滢莹

思南书局概念店

对每一座城市而言,书店都是不可或缺的文化心脏,即使在电子阅读如此便捷的当下,书店所代表的那种沉稳的文化气息仍吸引着都市中忙碌而疲惫的人,随时为他们提供精神的栖息地。一家书店的品格,往往也是城市文化品格的印证,城市的气质赋予了书店恒常且充满地方特色的底蕴,一座城市的某家书店,往往无法轻易被复制,充满着专属于这座城市的地缘文化特色。就好比谈及莎士比亚书店时,你没法想象它开设在巴黎以外的任何其他城市——格特鲁德·斯坦因、乔伊斯、海明威、菲茨杰拉德……那些一再流连于此的文学大师们,和来来往往未留姓名的读者,从无数次门外的彷徨犹豫,到无数场门内的欢畅倾谈,他们共同构成了这家书店独一无二的气质。人们总说,这家门面不大的书店见证和记录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巴黎的文学黄金时代,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莎士比亚书店本身就塑造着属于那个时代的文学传奇。

在上海,也有这么一家书店,正由作家和读者共同书写专属于他们的“文学传奇”。11月初,思南书局概念店在位于上海市中心的思南公馆揭开了神秘面纱。这是一家木结构与玻璃幕墙为主的小型书店,从上空俯瞰,书店形状恰似一颗钻石,或是一颗心脏。在仅仅30平方米的空间内,书店陈列了1046个书籍品种、3000余本书,均由来自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的选书师沈宇精心挑选、摆设。环形展柜中陈列着内容丰富的小型展览,展柜上摆放有介绍书局与书籍的“豆本”,以及当日驻店作家带来的作品、推荐图书和书房小物。

这家由思南公馆、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上海市作协共同打造的概念书店仅仅在这里开设60天。在这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每天都有一位作家作为店长坐镇,至今已有三十多位作家于书店“亮相”:李欧梵、金宇澄、周克希、陈子善、汪涌豪、潘向黎、毛尖、小白、薛舒、姚鄂梅、滕肖澜、张定浩、周嘉宁、路内……每日的驻店作家与读者、学者进行长达四个小时的交流、沟通,放一张自己挑选的音乐碟片作为书店背景音乐,为读者推荐自己喜欢的书,聊聊关于文学、写作、志趣乃至日常生活的有趣事情。撇去了聚光灯与舞台的浮光掠影之后,你所喜爱的作家此时只是一位“熟悉的陌生人”,带着微笑,穿着书店店长的特制围裙站在你面前,并经由这样零距离的接触和沟通,又成为了你生命中曾经交往的、切切实实的朋友。对于不少读者来说,这样的场景,似乎美好得有些不真实。

正式“上任”前一天,作家金宇澄就提前去思南书局“看场地”,并做了许多筹划工作。驻店当天,除了为读者带来自己的作品和介绍自己喜爱的书以外,他还在书局举办了一个名为“记忆之手”的插画展,与读者分享自己近期的一些思考和所形成的相关主题插画作品。作家潘向黎带来了一个小小的茶则作为留在思南书局的礼物,因为喜欢而经年累月地使用,茶则已经被她养出了光润的包浆,“我希望它带着温度和情感,留在这里,就像这个书局一样,留在读者心中”。作家路内带来了一个来自欧洲的中古金色铃铛,开玩笑说:“开店嘛,总要有召唤营业员的时候。”他显然是个很称职的“营业员”,在书店里走来走去,还不时与进门的读者攀谈,向读者介绍书架上陈列的各种书籍。翻译家周克希主动自加任务,希望能为读者“导购”:“可以增设一项‘顾客给驻店作家提要求’,比如哪些书是适合读者阅读的。这样会有点像定制,对顾客来说是有益的。”学者陈子善选了卡拉扬指挥的交响曲作为书店的背景音乐,一边念叨着:“书店怎么能没有好听的音乐呢?古典音乐,一千首里差不多一千首都是好听的。”……在这里,作家们也遇见了形形色色的读者,有从外地专程赶来,想和作家毛尖打个照面的女士;有在书店兜兜转转看了很久,一开口就说“《三体》的另个版本比这个好”,让“90后”作家吴清缘讶异不已的少女;有以剪贴本形式珍藏了作家张怡微数年报纸专栏,只为告诉她哪一段文字最感动他的中年男子……一千家书店也许有一千种模样,唯独因为人与人的相遇和相知,才使得作为文化载体的书店长久地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

正如思南书局概念店策划人、上海市作协专职副主席孙甘露所说,思南书局寓意着一颗人文心脏。“今天上海大概有2500多万颗心脏在跳动,思南书局是其中的一颗。它也是整个城市公共文化建设、建设书香社会、推广阅读的一个部分。”

虽然以概念店的方式仅仅开设两个月,但独特的人文传播方式赋予了思南书局无尽的可能,就像学者陈建华所想:“现代性的稍瞬即逝,讲求随机随缘,思南书局的读者在其中能够亲身体悟到文化传统下的与书的随缘相遇。思南书局是一种观念的载体,而且能激励人的想象,这是在全球化时代、在碎片阅读中我们所给予的一个回应。”这也许是暗合当下生活理念的一种方式,青年评论家木叶把它比喻为一场“流动的盛宴”:“好的书店就应该会在城市里移动,但又像一个安静的村落,书和人可以随进随出。就像海明威说过的‘流动的盛宴’,书店也可以是这样的。”

而对于作家而言,这样的体验也是独特且难忘的。“来自天南海北的朋友在思南书局交流,连接了人文思南的环境和作者、读者之间的感情,这样的体验非常独特,与在报告厅面对数百人的感受截然不同。思南书局概念店虽小,但这是一个大事件,里面蕴含的无穷的美妙体验,对上海读书文化会产生重要的影响。”作家谈峥说:“虽然现在大家都悲观地觉得传统书店也许会消失,但我想只要有思南书局这种全新方式的提出,那么无论是新的图书,还是书店都将会面临一种更加有意思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