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 梁晓声童话里的真情

      “梁晓声亲子半小时美绘本”(5册),梁晓声著,山东教育出版社2022年4月出版,175.00元 虎年伊始,一部央视大剧便吸引了无数中国观众的眼球。

    2022-08-17

  • 家庭,作为鲁迅儿童成长叙事的发生装置

      主持人语: 儿童文学作品中的家庭呈现,构成一个值得探讨的叙事机制。

    2022-08-15

  • 一部具有时代特色的儿歌集

      多年来,儿童文学家陈子典先生从没有放弃儿歌写作,继2020年《新广府童谣》出版之后,新世纪出版社又推出了《陈子典儿歌300首》。

    2022-08-15

  • 既美丽童幻,又真实残酷

      一棵百年黄杨树在山火中不幸烧毁,残存的一段树根在一位雕刻家手中绝处逢生,在精心雕琢中变成孩子模样的艺术珍品“树孩”。

    2022-08-15

  • 新媒介时代儿童文学研究的 新维度与新收获

      在中国儿童文学理论批评的版图上,西北地区近年涌现了一支年轻而有实力的评论队伍,在学界产生越来越重要的影响,这里面就有西安文理学院的王晓翌教授。

    2022-08-15

  • 儿童文学跨学科拓展研究的新趋势

      日前,由中国海洋大学主办,中国海洋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外国语学院、国际儿童文学研究中心联合承办的“第三届国际儿童文学论坛:儿童文学跨学科拓展研究”在线上举行。

    2022-08-15

  • 在坚守、探索与开拓中不断创新

      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是当前我国儿童文学的最高奖项,处于世纪之末的第五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也的确有着沉淀过往开启新篇的重要意义。

    2022-08-15

  • 《燕子亮亮地叫》:一部少儿版的《漫水》

      《燕子亮亮地叫》是作家王跃文的首部儿童文学作品,由湖南本土青年画家赵容浩配图,以家长和孩子们都可共读的图画书的方式呈现。

    关键词:  《燕子亮亮地叫》王跃文汤素兰2022-08-12

  • 江雪:评奖与中国儿童文学观察

      2016年,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成为中国第一个获得此奖的作家。

    关键词:  儿童文学2022-08-10

  • 灿然绽放的格桑花——读何南长篇纪实文学《微笑的格桑花》

      何南的长篇纪实文学《微笑的格桑花》(青海人民出版社2022年5月出版),用朴实、诗意、挚诚又清晰的表达方式,深情记录了青海省玉树市第一完全小学大唐画室孩子们学习成长的心路历程,讲述了在陈有龙老师和其助手多杰才仁老师的带领下,孩子们逐渐发现自己的艺术潜力,一步步成为小小艺术家的曲折经历。

    2022-08-09

  • 以儿童的视角讲述乡村振兴的时代故事

      蜿蜒流淌的富水河,音调婉转的采茶曲,徐鲁的长篇儿童文学新作《小菊的茶山》从孩子的视角,描绘了在全国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赣、湘、鄂三省交界的幕阜山区儿女从远方回归家乡山水,以新的奋斗状态投身振兴农村建设的昂然景象。

    2022-08-05

  • 《桦皮船》:浪漫的还乡之旅和成长之歌

      薛涛是一个不断挑战写作的可能性,丰富自我创作面貌的作家。

    2022-08-04

  • 杨红樱: “每个时代的孩子都需要自己的现实主义作品”

      在推进我国儿童文学事业高质量发展的进程中,对一些曾经引起现象级关注的重要作家作品做出全面中肯的评价,是当前儿童文学批评界的一项重要任务。

    2022-08-03

  • 《童诗百年》编后记

      自1981年在《儿童文学》杂志上发表第一首儿童诗《我对哥哥说》算起,我与儿童诗结缘已有四十余载啦。

    2022-08-01

  • 《哑江》:一部立体的生命教育神话

      诺亚曾在一次儿童文学的讨论中说过,“在选择儿童文学之前,曾经一度,我很多年都无法写下一篇文章,因为我发现,那些在我脑袋里天马行空的想法,在我所在的成人文学里找不到可以摆放的地方。

    2022-08-01

  • 张天翼:花开两朵 各自芬芳

      英文《三十年代短篇小说选1》,《中国文学》杂志社1982年版 《宝葫芦的秘密》英文版,外文出版社1979年版 张天翼是中国著名现代小说家和儿童文学作家。

    2022-07-29

  • 现代儿童诗百年的整体性构建

      刘丙钧 “童诗百年”书系(70册),刘丙钧主编,山东电子音像出版社即出作为诗的国度,华夏文明从肇始便以诗意为舟楫,穿云破月,涉渡时空。

    2022-07-28

  • 图画书《等待》:发现黑色里的多姿多彩

      在人们印象里,乌鸦的羽毛是黑色的,但在图画书《等待》里我们才意识到,原来,在乌鸦的眼里,“我们的羽毛可是多姿多彩的”。

    2022-07-27

  • 《我叫乐豆》:留守儿童文学的“创作本位”

      可以说,韩青辰的很多写作,是一种痛苦的自我燃烧;但是在柔弱和悲悯里积攒起来的力量就像“蒲公英强健的根”,散落在瓦缝里,等待春天。

    2022-07-27

  • 任哥舒:我所认识的李学斌

      李学斌一定会一直记着他肩头沉甸甸的父辈的期望,因为,他的少年小说《走出麦地》中的“父亲”之爱和现实生活中父母长辈们的爱护,给了他一路走来的坚实力量。

    2022-0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