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 村庄的云朵

      在村庄里,更多的时候,人们看到的都是一朵云起,却没有时间一直看到一朵云飘向何方。

    2020-12-16

  • 清晨 (外一首)

      清晨,城市的生物钟近乎 冲锋号,家家几乎同时打开门 让电梯重复繁忙的一天 即使,我跟随晨练的大军 涌进公园或广场,也不能悠闲 笼鸟争鸣与舞曲夺人 一样催我手忙脚乱心猿意马 我承认,受生活环境催促 快节奏才是城市节拍 而此时,朝阳正缓慢地 从井儿头升起,那是我的老家 雄鸡早已跳不上农家房顶 左右农人的作息 或早或晚,或忙或闲 皆由心境做主 你看,这被农机解放的仲秋 我的弟弟踱向田野呼吸新鲜空气 胜似闲庭漫步,还蹲下来 与一滴悠然的露珠对视,又回头 看向安详的朝阳,一定发现 慢生活的美好就在它们之间 在乡间 回乡喝喜酒 趁机在乡间溜达一圈 遇大雨,脚上沾满泥巴和草籽 耳边响着鸟鸣和蝉声 我顿时又成乡下人 为一片玉米地积水而着急 赤手扒通排灌渠 扶正几株倒伏的玉米 并用鞋带绑了支撑 鞋不跟脚了,只好脱下提着 我打量自己一眼 不仅感觉不到狼狈和土气 而且发现,自己的灵魂 只有与乡间事物在一起 才懂得本分和热爱.

    2020-12-16

  • 鸟儿观察

      冬天就是一扇窗。

    2020-12-16

  • 老屋记忆

      我的故乡在江汉平原东北部,那里有一栋父母居住了30多年的小楼,我们习惯称之为老屋。

    2020-12-16

  • 苗家英雄“双子星”

      一 我去贵州省纳雍县,本是参加对口扶贫相关工作,没想到在大山中兜兜转转,走入了英雄故里,与志愿军英雄刘兴文“不期而遇”。

    2020-12-08

  • 隐形的天使

      隔离酒店的走廊在橘红色灯光里延伸,犹如一段让人迷茫的梦境。

    2020-12-02

  • 风过哀牢

      1 四驱越野把我们丢在了茫茫原始森林。

    2020-12-02

  • “京族三岛”见闻

      大海阔无边,苍茫万顷连。

    2020-11-30

  • 层林尽染在栖霞

      人和风景是讲机缘的。

    2020-11-30

  • 远方已不远

      常有人回忆小时候,村里某个文化人格外受人尊敬,因为全村人写信都得找他代笔。

    2020-11-30

  • 岁月的影子

      那些落叶,是树的影子;那些树,是秋天的影子;那个行进在路上的人,是岁月的影子…… 出门向东行,所骑的电动三轮车不急不慢,它的枣红色,鲜艳又热烈。

    2020-11-30

  • 雨中夹山寺

      湘地的雨,不是说来就来,似是酝酿了两三日,阴沉的天终于憋足了劲,像穿了洞似的,雨柱子哗哗往下灌,大雨让前方没了方向。

    2020-11-23

  • 澜沧江边的生态梦想

      我决定到拉古村一趟,看看安置点的住户在村里的生活情况。

    2020-11-23

  • 漫游梅花四境

      漫步在家乡福州长乐区梅花古镇,我像一条洄游的鱼,既惊异于长达数公里的滨水岸线,以自然、开放、现代的独特气质与神韵,成为长乐旅游的新地标,也沉浸于她斑斑点点的历史痕迹,穿越了这座古镇的前世今生。

    2020-11-18

  • 金色的南瓜

      乡村的农事当中,最省劲儿的当数种南瓜。

    2020-11-18

  • 大河故道

      最初的起源,像晴天刺向大地的一把利剑,恒久万年直插冰川,在青藏高原山涧,一束金色耀眼的光柱久久揽着一座一座冰峰,嘀嘀嗒嗒,涓涓成河,汇聚成川,于是一条自西向东奔腾的黄色巨龙,驰骋在中华大地。

    2020-11-18

  • 牛辛苦

      我的老家在贵州省清镇市,属于红枫湖水库移民淹没区,这里的田地零碎分散,山一处水一处,耕种费时费力。

    2020-11-18

  • 求婚大师

      1 方程走下新闻发布会主席台的那一刻,他的腿几乎都要软了。

    2020-11-06

  • 阿尔山林区纪事

      头一次来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阿尔山市的人很容易蒙圈。

    2020-11-02

  • 草原深处的笑声

      很久没去祝桑乡了。

    2020-11-02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