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威胁》

来源:中国作家网 |   2018年01月26日12:59

第4章

尼可拉斯拖着装有三加仑① 水的锡桶,急匆匆赶回波拉修斯塔,完全没工夫留意其他人羡慕的神情。金属是地位的象征。这些锡桶可是三百年的传家宝,当然要用来提水。难不成要他像维里塔斯人一样,用超狮兽的胃囊来装水吗?

或许还是用胃囊来装水更加明智。锡桶地位尊贵,但死沉死沉的,提起来就费了尼可拉斯好大的力气。他要赶快连桶带水运回家交给玛加,然后赶在事情败露前找到艾瑟琳。科格内特首领的女儿失踪了,别人会怎么想?要只是丢脸倒还好,最糟糕的是,大家也许会重新考虑继任人选。

尼可拉斯的腿快被压弯了,肺腔子里火辣辣地疼。他咬牙死撑着,拼命在心里暗示,自己行动迅速,就是深爱妻女的证明,有了这个想法鼓劲,仿佛身上的分量也没那么沉了。但是没多久,这股劲就散了,他真有必要找点不那么费劲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爱意。

艾克罗尼斯·哈尔加德正忙着修理自己的圆屋顶,准备迎接接下来的雨季。他本不想出手帮助尼可拉斯。科格内特人身体孱弱,维里塔斯人注意到这点已经算是失礼,但是眼见尼可拉斯实在需要帮助,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艾克罗尼斯从自家屋顶上跳下来时,尼可拉斯的锡桶刚好重重顿在地上。

“虽然您未必需要,但是能有机会帮科格内特首领提水,我会深感荣幸。”艾克罗尼斯生性忠厚善良,总是乐于助人,说话又是那样委婉贴心,接受他的好意,倒像帮了他似的。这可是门功夫。尼可拉斯一向很欣赏这点。

“我很高兴能为维里塔斯首领效力。”

艾克罗尼斯轻轻松松拎起了桶。“我们要去哪儿?”他本想再接着问“什么事这么着急?”但就算艾克罗尼斯和全村人都很好奇,刺探科格内特人的事情总是不妥。玛加好几个月没有见人,已经惹得流言四起。

被艾克罗尼斯开口问起,尼可拉斯才发现自己犯了错误。要是艾克罗尼斯陪他去了波拉修斯塔,就会碰见玛加。玛加生病的事情可是个秘密,只有他最亲密的顾问特兰顿知道此事。就连艾瑟琳都不知道妈妈病得多重。

尼可拉斯把桶夺回来。“我只要缓一缓就好,还能提得动。”可是疲惫劲却一下子涌上来,他在扯谎,任谁都看得出来。

“我很乐意帮忙。”

“还是我自己来吧。”尼可拉斯急急回答,口气已经不太好。

艾克罗尼斯让步了。“如果有需要,尽管来找我。”艾克罗尼斯说的是真心话,他向来只说真心话。

眼见尼可拉斯一步三摇地拎着桶向塔挪去,艾克罗尼斯不禁思忖,尼可拉斯使这么大劲,有没有超出法典规定的科格内特人劳动限度。科格内特首领活像操练的维里塔斯人一样挥汗如雨,真是不像话。但愿不要被别人看到。

尼可拉斯好不容易回到塔上,玛加干枯憔悴的病容让他一下子忘记了自己的疲惫。她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像二十年前他爱的那个朝气蓬勃、咋咋呼呼的小姑娘。他把忧虑抛到脑后,她正在恢复了,一定是这样。

尼可拉斯把一杯水递到玛加唇边。“还想吃点什么吗?”他问。玛加摇摇头。“亲爱的,你再多喝点水。”玛加一边继续摇头,一边喝水。争论也没有用。

“很抱歉要出门,但是我有急事……”

“别走。”

虽然想不通艾瑟琳为什么会失踪,但是尼可拉斯必须去找她,已经耽搁太久了。他也知道玛加这会儿离不开他。真是左右为难。

“我去请特兰顿来。”玛加摇头拒绝。尼可拉斯急道:“你看起来病得不轻,我们要听听他的意见。”特兰顿·尼尔辛是尼可拉斯最信任的顾问,是吉斯的首席医术师,一直以来都在治疗玛加。

只要特兰顿来检查病情,尼可拉斯就能抽开身,这才是尼可拉斯想要他来的原因。

尼可拉斯来到了潘诺斯家的实验屋。这样把玛加丢给特兰顿照料,让他心中有一丝愧疚。可是艾瑟琳失踪了!反正玛加最近忘性大,他们说过的话,她有一半都想不起来。

尼可拉斯敲了门,希望自己显得够冷静。

“天哪,科格内特首领,出什么事了吗?”马索·潘诺斯迎接尼可拉斯,带着七分忧愁,三分惊讶,连传统问候礼都忘了行。

“没什么事,我来见见特朗因,好久不见了。”

“我去接南朵,这就办个团坐会吧。”

尼可拉斯一点也不想参加乏味冗长、束手束脚的团坐会。这种会上,订婚的年轻人和双方家长凑在一起,两个孩子四个家长,坐在一起分享彼此家庭的历史和轶事。这种会,谁会喜欢呢?

“可以的话,我想单独和特朗因谈谈。”

“科格内特首领,您自己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请求。”吉斯人个个都是说话绵里藏针的高手。尼可拉斯知道,自己意外造访,马索不太痛快,于是赶紧扯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缓解缓解气氛。

“法典又没禁止科格内特首领来表扬自己最青睐的年轻人,我只想来赞美一下他。”

马索并不信服,但是自己已经表明了迟疑,而尼可拉斯仍要一意孤行,那也只好恭敬顺从了。

尼可拉斯掩上了背后的门。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子坐在树干凿成的书桌前,在又粗又厚的纸上作画(造纸术在人类迁居山顶界时基本保存下来了,只是做出的纸糙得像树皮)。

尼可拉斯按照惯例问候特朗因:“感恩上天,让我的生命中有你。”

小伙子继续涂画着先祖的科技装置,汽车、火箭、摩天大厦和飞机,各种古代机器内部结构的图纸,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尼可拉斯不认识。

尼可拉斯开始不耐烦了,特朗因一点反应都没有。“你的生命中有我,难道不更加感恩吗?”

特朗因笑了,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意思很明显,一点也没有。

“你在做什么呢?”尼可拉斯只好换了一招。特朗因第一次表现出了兴趣。虽然称不上礼貌,但至少愿意搭话了。“这是反向燃烧机构,会释放碳气体,碳气体就是我们呼出体外,转化为能量或能源的那种气体。可以用来—”

尼可拉斯啧啧称赞:“我总想着,是不是有更加高效利用时间的方法。这是我给你定的研究主题,你先钻研着,别偏离方向。等到胸有成竹,再回到你自己的创新思路上来吧。”

特朗因知道,回到自己的思路上,一定不会讨好。山顶界从来不研究新颖(或陈旧但偏门)的课题。

尼可拉斯叹道:“要是艾瑟琳在这就好了。”

特朗因没有回头,也没抬眼看:“我也这么想,每天都盼着。”

尼可拉斯奇怪,这个小伙子为什么连个正眼都不给科格内特首领:“我想问问,你俩的联谊活动进展如何了?”

特朗因只是笑笑。尼可拉斯坐到小伙子简朴的床上。藤枝和树苗做成的床垫被他压得吱咯响。

“我猜进行得不错吧?”

终于,特朗因丢下了炭笔,转向尼可拉斯。

“你怎么什么都不懂?”

尼可拉斯希望这孩子能多给他些尊重。他不止一次质疑玛加看中的这个人。“我不是来这儿猜谜的,特朗因。你什么意思,直接说吧。”

“艾瑟琳从没和我联谊过。除非在她经过的时候,你掐准时间告诉我,我好截住她,否则根本不可能成事。不过你也不该这样做。”

尼可拉斯简直不可思议。

“为什么不早说?我和玛加都以为你俩已经联谊快一年了。”

“向父母打小报告,是没法赢得姑娘芳心的。”这句话,尼可拉斯不知道该不该信,但是他真是再也不想和这个小伙子说话了。没大没小成这样,简直是可怕。

“她不在这儿,会在哪里呢?”

特朗因自顾自低低地笑起来。掌管整个山顶界的领袖屈尊造访自己的卧室,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告诉我,科格内特首领,您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弄丢了吗?”

“没有的事。她肯定没去什么不该去的地方,只是我最近事太多,她可能讲过,被我忘了。我以为她和我打过招呼,说自己会在这儿。”

特朗因对尼可拉斯的解释不怎么满意,但也没兴趣回答,于是继续画画去了。这小伙子确实有才能,尼可拉斯不得不承认。但是很遗憾,艺术才能无论在山顶界,还是其他地方,都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但愿他的父母能让他早日重回正道。

“你居然以为艾瑟琳会和我在一起?我和她一点都不熟,但是知道她大概会在哪儿。你只有一个孩子,她喜欢什么,应该不难知道吧。”特朗因隐约其词的本事显然没有自己父亲高明。

“注意点,特朗因,僭越谴责是不允许的。”

“我保证,没有谴责的意思,只是直率提问罢了。想要赢得她的芳心,我还差得远。我想人人都清楚这点。”尼可拉斯第一次对这个小伙儿产生了同情。做艾瑟琳的未婚夫并非易事,她这孩子既倔强顽固,又难以捉摸。

“我肯定,是你担心过头了。”

“她说我是固执己见,脑袋空空的臭虫。她还说宁愿去面对山底凶兽,也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待一分钟。”这话听来活脱脱就是艾瑟琳说的。尼可拉斯一点都不怀疑。

“告诉我,她可能在哪儿。”

特朗因的脆弱一眨眼就不见了,他微笑着摇头。“反正她没走失,对不对?完全没走失。”

“别多话,直接回答问题。接下来该上哪里去找她?”

特朗因盯着尼可拉斯,仿佛答案再明显也不过。“那让我问您一个问题,科格内特首领,但愿您也能别多话,直接回答,反正也没必要。最近有谁见过阿杜雷·哈尔加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