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威胁》

来源:中国作家网 |   2018年01月26日12:59

第2章

尼可拉斯·波拉修斯从自己屋顶的露台上眺望着山顶界—这是波拉修斯塔的顶端,也是已知世界的最高点。

波拉修斯塔用磨光的岩石和手砍的松木搭建而成,位于萨维尔山之巅,是山顶界的中心。这座塔只有六十英尺① 高,称之为“塔”,实在有点言过其实。但是其他称呼更不合适,这建筑称不上城堡、算不上要塞,更担不起宫殿的美名。

塔玛尔·波拉修斯是尼可拉斯·波拉修斯的曾祖父,曾经在八十七年前尝试建造一座真正的塔,足有两百英尺高,结果垮塌得一塌糊涂,废墟横跨了整片萨维尔山陡峭的北坡,这件事被称为“塔玛尔的六十英尺愚事”,六十英尺高,就已经是极限了。在这样松软的地面上,任何高耸的事物都会倒下。忘掉先人城市里随处可见的高楼、教堂和城堡吧。

遥想先人的发达文明,山顶界的生活只剩下头疼和羡慕。毕竟早已沧海桑田。过上先人的生活,在如今看来,就像在火星上生活,或者在海底下生活一样遥不可及。

比上不足,比下尚且有余。尼可拉斯转而把波拉修斯塔和山顶界的其他部分相比。尤其是东侧维里塔斯人的聚居地。维里塔斯人住在低矮破烂的圆顶屋里,在林子里、泥地上,东拼西凑地拢成一堆堆。有些科格内特人轻蔑地叫东面的那片地为“野镇子”,称那里的维里塔斯人为“野人”。

和野镇子一比,波拉修斯塔简直就成了宫殿。其实东面并没有那么破烂,维里塔斯人的手还是挺巧的,也曾在科格内特人的区域里建起各种各样的设施,甚至也有类似波拉修斯塔的建筑。但是维里塔斯人分到的土地较小,彼此靠得更近。他们只有木料、树叶、泥土之类的材料,就是没有石头。不过,这样才算公平。更多的维里塔斯人习惯了紧邻而居,不像科格内特人那样需要一方清静来思考和研究。科格内特人普遍身子骨较弱,无法应对深深渗入泥巴圆屋子墙里的严寒和酷热。

科格内特人住在一种称为“实验屋”的双层石头房子里,之所以这样命名,是为了向很久很久以前,居住在先人城市的先祖们遥致敬意,纪念他们专门用来实现伟大发现的建筑。这种“实验屋”建得像西式街道一样横平竖直,有棱有角,和野镇子里随性自然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

尼可拉斯不赞成科格内特人称东面的那片地为“野镇子”,也不赞成管维里塔斯人叫“野人”,但是不能把这限制列入法典,因为这充其量只是一个温和的建议。然而他深知,长此以往,这种侮辱会毁掉整个吉斯。

“叫你去取水,还要磨蹭多久?要不然我自己去算了。”

尼可拉斯转过头看到妻子玛加一瘸一拐地向自己走来。她还穿着睡衣,太不体面了,要是有吉斯居民往上看的话,那可真是不像样。他赶快把妻子拦进卧室。

“亲爱的,阳光太烈了。你身体不好,要多休息。”

“我只要水。”

“我刚要出去取呢。”

尼可拉斯再一次默默腹诽这些法令—虽然都是他亲手制定的。根据法令,私自引水入户是非法行为,就连波拉修斯塔也不行。先祖带到山顶界的水管早已腐朽,现在既没有金属,也没有塑料,无法进行替换,开裂的管子已经开始漏水。虽然山顶界缺很多东西,人人都不敢浪费,但水是最珍贵的。“我也不想,可事情就是这样。”这句话之所以成了波拉修斯家族的箴言,总是有原因的。

这么先进的理念,却时常回过头坑了自己。尼可拉斯讨厌这样。他真想叫一个塔利纽斯家的来做这种卑微的家务。塔利纽斯家族是维里塔斯人,服侍了波拉修斯家族好几代人。虽然记性日益变差,但是尼可拉斯从没忘记,波拉修斯家族一直都有仆人服侍的。为什么要浪费波拉修斯家的力气,提着桶到镇子上去呢?姓波拉修斯的从来不提任何东西。但是,尼可拉斯觉得,逼塔利纽斯家给自己家做仆人不公平,所以他解除了主仆关系。玛加让他再考虑考虑,但是尼可拉斯一向顽固。

尼可拉斯不想去水泵站,不想同任何人说话。他一旦踏出家门,就会立刻被各种要求淹没。马提尼克的女儿病了,要增加营养配额;崔里恩觉得自己的儿子和艾瑟琳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总想来为儿子说点好话;鲁纳尼斯想要知道下次科格内特族理事会什么时候召开,他有一个提议,希望委员会考虑考虑。

但是尼可拉斯心爱的玛加病了,迟迟不见好转,这才是头等大事,所以其他人的事,眼下他一概不管。他渴望塔顶独有的那一方清净(哪怕这塔只有六十英尺高)。

尼可拉斯披上超狮兽皮的斗篷,戴上超熊兽皮的帽兜,帽檐宽宽大大,把他的脸遮了大半。虽然天气还没冷到这般境地,但是他希望这样穿着下塔,不会被大家认出来。

然而事与愿违,尼可拉斯还是被认了出来。虽然不情不愿,他也只好微笑着在一大群科格内特人和不依不饶的维里塔斯人中奋力推来搡去,试图突出重围。尼可拉斯希望赢得民心,也自视为一个广受爱戴的领袖。但事实上,大家对他不爱也不恨。虽然尼可拉斯对法典规定的强硬修改颇受欣赏,但是他一点也不懂得振奋人心,民众最想要的,无非就是被打点鸡血,对未来多一些希冀,无论能否实现。

尼可拉斯尴尬地应付完三个人的要求,糟心得不得了:他许下了两个半真半假的承诺—“我看看能做点什么”,还答应去参加乔纳斯·克劳维斯的捕猎成人仪式,这可是不折不扣的谎话。低人一等的维里塔斯族办的成人仪式,尼可拉斯一点也不想去,但是对乔纳斯·克劳维斯说不出口,因为他对自己的儿子再自豪不过了。

尼可拉斯到了水泵站。至少他还有机会见见在这里工作的女儿艾瑟琳。这是他的另一项进步举措。不单是波拉修斯家的儿女,所有科格内特族的孩子,都要在山顶界周围拜师学艺、增进学识,就和维里塔斯族的孩子们一样。

科格内特人不满这项改革,维里塔斯人的反响也不及尼可拉斯预料得好。尼可拉斯对这决策有点后悔,但是艾瑟琳似乎挺喜欢在水泵站干活。那就让她去吧,毕竟是自己的地盘。

水泵站是一座用石头和金属搭建起来的宏伟大厦,高度仅次于波拉修斯塔,是波拉修斯家族的骄傲,由波拉修斯家族凭借聪明才智和领导手腕一手构思设计。这是三百年前的希恩·波拉修斯创下的第二大丰功伟绩。希恩·波拉修斯不但设计了水泵站,而且还首先想出了办法来躲避山底凶兽。波拉修斯家族因此得以统领山顶界的科格内特族。

取水的人排成了长队,弯弯曲曲一路延伸到泥地里。尼可拉斯直接插了队,但是没人在意,因为他总有其他大事要忙。他叫住一个忙得焦头烂额的维里塔斯人,这个人耐着性子应着,觉得不管是哪族人,应付起来都一样烦人。

“林卡斯,感谢你对吉斯的贡献。”这是波拉修斯家对山顶界工人的正统问候,在时日最艰难的时候,这句话表示真心实意地感激,但是到了现在,只让林卡斯觉得厌烦,尼可拉斯也一样。

“科格内特首领,要多少水?”林卡斯直入正题。他没有闲工夫,被插队的维里塔斯人更是等也等不得,尼可拉斯可是占了他们的位置。

“噢,请让艾瑟琳来帮我打水吧,能叫她过来吗?”尼可拉斯身后哗然怨声一片,可是他转回头,却看不出来是谁发出来的。

“我也乐意叫她来替我帮您,可是她整个上午都不在。”

“不在?不会吧。她也没在家,说是去上工了。”

“相信我,她肯定没来。”

这一点也不像艾瑟琳。

“快告诉我,她可能会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