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威胁》

来源:中国作家网 |   2018年01月26日12:59

第3章

这个东西,我听说过。每个山顶界的孩子都听说过。但要亲眼看到,可真是要了命了。我到底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

我看到它的时候,一阵大风扬起。这一趟路,从头到尾,我第一次为自己穿多了而庆幸。我抓紧了大衣,希望眼前的这一切,都只是错觉。我真的没有自己想象的勇敢,只不过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罢了。

这是一堵墙。

一堵久远沧桑,气势恢宏的巨墙。足足有三十英尺高,树干被整捆整捆攒在一起,用金属线缠绕着(看到斑斑锈迹和粗糙斑驳的质地,我才猜到是金属),组成了这堵墙。

墙上有一条灰泥刷成的警告,带着好几种语言的翻译。我认得,有好几种是先人使用的古老语言,一种叫作日语,另一种叫法语。有一个词—“ACHTUNG(德语‘注意’)”,我不知道是什么语言。还有一些线条道道,我想应该也是词句,但是具体什么意思,恐怕谁也说不上来。

我想起来,第一批先祖会说多种语言,甚至依照眼睛形状、皮肤颜色、信仰的神灵和食物偏好自成好几个派别。之后,他们躲进吉斯,统一了语言,把我的祖上希恩·波拉修斯奉为领袖。

注意!墙后致命危险,吾等九死一生方才逃脱。远离者生,擅入者死。

阿杜雷傻笑:“瞧你说得像模像样,真把它当回事似的。”我才醒悟过来,刚才太入神,居然念出声来了。

当回事?我突然再也不想相信他,深深的恐惧一下子燃成了滚滚

怒火。

“滚你的,阿杜!你到现在还若无其事吗?这堵该死的大墙横在这儿,难道还不能证明那些传说不是瞎编?”

“滚我的,艾瑟?我偏偏就爱看你对先人的迷信深信不疑,一副神神道道的傻样!”

我讨厌他老是对我另眼相看,不管我做什么,他都大惊小怪,就像用一套特别的标准来衡量我,或者用别样的规矩来评价我。大部分时候,我之所以喜欢和阿杜雷玩在一起,是因为他把我当成最铁的伙伴,我们俩只是两个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孩子而已。但是有时候,他又把我视为特别的人,不是那种好的特别。什么叫“我偏偏就爱看你的傻样”?他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作为最好的朋友,他在我面前何尝没有露短的时候,对我又算不上特别好。

“他们不是平白无故造这堵墙的,阿杜。”我试着不去细想其中的原因,但是做不到。

“这是两百九十二年前的事了,艾瑟。我知道这段历史。至少我们都听过这段历史。”

“别人说的话,未必都是假的。”

“那也未必是真的。所以根本不能作数。就算这是真的,也是两百九十二年前了!你知道时间会改变多少事情吗?所有事情。这都是一百辈子之前的事了。”

按照阿杜雷的算法,一辈子也只有二点九二年而已。我知道他在夸张,但偏要纠正他。

“按照出生与死亡管理局统计的最新寿命数据,你到现在也只活了七辈子而已。”

阿杜雷乐了,但对我丢来一个表示失望的鬼脸。我早习惯了,也许都是我自找的。

“艾瑟,你看这墙。你觉得这个破屏障能拦得住什么?来袭的敌人?强大的对手?致命的危险?”最初的惊慌过去之后,我终于能够静下心来观察。这墙确实够荒颓破败的。木料早已虫吃鼠咬,衰朽不堪,不少已经横卧在地,化为齑粉。一条铁链被阿杜雷一碰,就彻底散架,丁零当啷滚到地上。我本想赞同他,但是每次让步承认他说得对,都没有好下场。他会牢牢记在心上,然后连续几个月,念叨个没完没了。

上帝啊!在三年级的一次期中考试时,我不过弄错了一道问答题,一时让他在分数上占了先,他居然到现在还挂在嘴边。他也不想想,我之所以答错,都是因为想得太多,而他不过是思考得肤浅罢了。再说了,我的答案错归错,却是思想开拓的体现。我当时坚持认为鱼也可能在天上飞,鸟也可能在水里游(虽然我不指望阿杜雷会知道,但是曾经确实有过飞翔的鱼和游泳的鸟。鱼是飞鱼,鸟是企鹅。我在贝鲁巴斯的书房里读到过)。整整十年过去了,那时候我们还小,尽管他是维里塔斯人,我是科格内特人,但我们在同一个班上课。就为这件倒霉的破事,阿杜雷到现在还在嘲笑我。

“这墙肯定烂透了,要不然呢?都是多少年前建的。”

“如果这墙真是用来阻挡什么东西的,你不觉得应该会有人维护吗?”

这也很有道理。我不作声,目光越过这堵墙,向山下扫去。感觉再往下一千英尺左右,就到了云线,云雾从那深深的山谷里飘起,氤氲缠绕、遮天蔽日。还记得小时候,我时常和爸爸一起坐在波拉修斯塔顶上眺望云线。那里的云朵浓密洁白,笼罩着毛茸茸的山峦和峡谷,仿佛一处充满魔力的天堂。当时爸爸说,云上不能走人,也不能躺人,我怎么都不相信,这些云明明看起来这么密实。我还求他让我试试:“没人试过吗?那我们怎么知道不能呢?拜托,让我试试吧。”老爸告诉我,这样的话,我会跌穿云层,一直落到山底的。

“爸爸,山底有什么?”我继续不依不饶地追问,想要寻到些蛛丝马迹。但他总是一笑置之,直到我放弃为止。对其他大人看不惯的问题,爸爸一向都会耐心和善地解释。但是这个问题,他从来没好好回答过。

“山底有的只是危险,艾瑟琳。你绝对、绝对不能到山底去。”

云线之上的天空瓦蓝瓦蓝的。爸爸说,就像我的眼睛一样蓝。虽然他称之为波拉修斯家的蓝眼睛,但是他自己的眼睛色调却很不一样。我下意识抓着他在很久以前给我的一条项链,上面镶着一块璀璨耀眼的宝石,和波拉修斯家的蓝眼睛是一个颜色。

我想爸爸了。

我究竟下山来做什么?

山底有的只是危险,艾瑟琳。你绝对、绝对不能到山底去。

阿杜还在自顾自地说着:“我是这样想的,我觉得这墙是用来阻拦山顶界的人下山的。好让他们监视我们,把我们管得乖乖的。我们明明被关在这里,还要感谢他们保护。”

哦,太好了—阿杜雷终于露出了满身反骨,矛头直指科格内特人,我的家族首当其冲。他总是这样,我一点也不喜欢。维里塔斯人本就不该想这些事情,就算心里这样想,嘴上也不该说出来,更不该当着一个科格内特人的面这样说。我虽然很喜欢他,但仍会禁不住想,阿杜雷敢不敢再有点维里塔斯人该有的常识,把自己堂堂正正地看作吉斯的一分子。他显然不是这样。

“你说的‘他们’也包括我在内,对不对?”

他轻笑:“少来了,艾瑟,你只是名义上的科格内特人罢了。”

但我不是。

我是艾瑟琳·波拉修斯,波拉修斯塔的儿女,是山顶界科格内特首领的接班人。绝不是名义上的科格内特人,我一直都在努力成为一个能够真正服众的科格内特人。

虽然和阿杜雷在一起很开心,即使许多人会怪我,我也对阿杜雷说不出这样的话。我只是对他露出赞同的微笑,却在心里默默自责给他这样的错觉。总有一天,我会和他说清楚的,但不是今天。

“好极了,我们终于见到了这堵墙!你是对的,这真是惊心动魄,气势磅礴。我们该回去了吧,大家说不定已经发现我们偷跑出来啦。我们应该为跑这一趟编个理由,该怎么说呢?”

阿杜雷扬起一侧眉毛,我就闹了个大红脸。

“阿杜雷·哈尔加德!就算你刚刚编的理由说得过去,这样也不行!我们还是会惹麻烦,特别是你。”

“我可什么也没说,都是你自己胡思乱想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脸红成这样。”

这算什么?调情吗?这样的对话在我俩之间越来越多,让我既欢喜又害怕。我知道这种危险又甜蜜的悸动也许会让我心魂俱创,但却希望它不要停止。不用多久,我就会做个了结,但不是现在。为什么我连这样暧昧的混话,都一一记在心里,真是恨自己不争气。

我正在为自己的想法动摇不已时,一阵噼里啪啦的碎裂声传来。怎么回事?灌木丛唰啦唰啦直响,有什么东西正在折断树干。是从墙那头来的,上帝啊!

我想扭头跑回山顶界,但是手脚不听使唤,整个人瘫住了。脑袋再好,身体不听使唤有什么用?

阿杜雷抽出心爱的刀,这是他爸爸在成年礼后给他的。这好歹说明,他还是有把当前的险境当回事。

“在这等我!这下子好玩了。”还没等我反驳这怎么会好玩,阿杜雷就从我身旁猛冲了出去,潇洒帅气地越过墙,消失在另一侧。

只留下我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