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2020欧美新作回望 当世界改变时,阅读成为真正的必需品
来源:文学报 | 郑周明  2021年01月03日09:42
关键词:小说 欧美文学

随着年末全球各大媒体发布年度最佳新作榜单,人们再度回望盘点这个对于作家和出版界颇具艰难的一年。年初彼得·汉德克新作《第二把剑》、希拉里·曼特尔《镜与光》的问世掀开了年度新作的预期热点,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很快让相关推广宣传陷入停滞,众多新作以及文学奖揭晓转移到下半年推出。在全年全球多国多次封锁影响线下销售的背景下,作家大卫·米切尔、约翰·欧文、埃莱娜·费兰特、阿莉·史密斯、玛格丽特·阿特伍德、鲍勃·迪伦、唐·德里罗、李翊云、游朝凯等人依然推出了新作,此外,纳博科夫、波伏瓦等作家的全新遗作也被发现而出版。

出版业的坚持与阅读的推广都为疫情下的大众提供了持续的信心,概括这一年的阅读主题,或许可以用两个媒体的阅读专题来标记呼应,“书籍为我们提供庇护,书籍是伟大的同理心建设者之一”、“当世界改变时需要一本书”。随着媒体与大众更为关注当下、生态、个体与国家等题材带给自己的理性反思,相信2021年的新作会带给更多深入人心的回响。

今年2月,彼得·汉德克的新作《第二把剑》(Das zweite Schwert)在德国柏林出版,这是他获得2019年诺奖之后出版的首部作品,但据他本人表示,书稿完成于诺奖宣布之前。小说讲述了主人公在数年跋涉后返回巴黎,但三天后他不得不再次上路探索世界,而这次带着复仇者的心态。汉德克写道:“只有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东西才能被允许进入写下的故事,反之亦然,一个故事只有在值得讲述时才成为真的。”紧跟着受到瞩目的新作来自英国作家希拉里·曼特尔,“克伦威尔三部曲”的最后一部《镜与光》(The Mirror and the Light)重现了权臣托马斯·克伦威尔的最后四年。希拉里·曼特尔在采访中提到,历史是她最喜欢的题材:“我喜欢有关过去的小说,而不是有关未来的。”此前,她凭借该系列的前两部获得两次布克奖,这次也被外界认为有机会三度获奖,然而延期到下半年的布克奖最终将奖项颁给了苏格兰作家道格拉斯·斯图尔特的第一部小说《舒吉·贝恩》(Shuggie Bain)。这部获奖作品的故事题材与作家斯图尔特的成长经历紧密相关,通过讲述一对生活上全然失败的母子关系形成背后,呈现同情和爱的强大纽带,也纪念像他母亲那样有追求有个性却被社会忽视的女性群体。

获得布克奖往往会增加作品的销量和媒体宣传力度,在年末的多个最佳年度新书榜单里,这本新人小说得到了推荐,去年两位布克奖得主之一的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也在今年推出了新作并进入多个榜单,阿特伍德于11月推出的诗集《盛情》(Dearly),是她时隔十余年之后的新诗集,被全球最大的阅读和书籍推荐网站Goodreads选为年度最佳诗集,并且评价这些诗作“就像阿特伍德眼睛中永不间断闪烁的光芒一样,充满了关于她丰富想象力的诗意,从个人到时事再到有趣事物之间自由跳跃”。

来自作家布里特·本尼特的历史小说《消失的另一半》(The Vanishing Half)是今年多个榜单上的热门关注作品,该小说描写了来自南方小镇的双胞胎姐妹,之后一个留在黑人社区的家中,另一个则在更广阔的世界中收获丰富的经历,这部作品被认为富有启发性和同情心,呈现了吸引读者的身份探索问题。这部小说入围了国家图书奖,但最终该奖小说奖在11月颁给了华裔作家游朝凯的新作《深入唐人街》(Interior Chinatown),这部作品以洛杉矶唐人街为背景,扩展到对亚裔群像的形象探讨,讽刺了美国社会对亚裔人群的刻板偏见,被评委称赞为“一部明亮、大胆、有力的小说”。

今年还有多部来自华裔作家的新作受到媒体关注推介,李翊云于7月推出了新作《我必要走》(Must I Go),故事的女主角拥有五个子女和十七个孙辈,三任丈夫都逝世后,她开始关注被遗忘的旧日恋人的日记,并揭示出令人惊讶的秘密。李翊云凭着坦率的态度和敏锐的洞察力,在新作中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来审视死亡。另一位华裔作家任璧莲在新作《抵抗者》(The Resisters)中则不再关注华裔移民的身份认同,而是构想了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

每年都会有一些遗作被发掘整理,去年辞世的作家克莱夫·詹姆斯的评论遗作《欢乐之焰》(The Fire of Joy)今年出版,在书中他以80篇评论文章对自己最喜欢的诗进行了分析和评论。拥有文学评论人、诗人、小说家、译者等多重身份的克莱夫·詹姆斯被形容为“一群才子的集合体”,而他的文学评论著作《文化失忆》则被诺奖作家库切称为“文明的速成课程”,中文版今年也得到了许多中文媒体推介。另外来自纳博科夫的作品集《思考,写作,说话》(Think,Write,Speak)收录了154篇未公布的散文、评论、采访和信件;波伏瓦在小说《形影不离》(The Inseparables)中讲述了一段两位年轻女子友谊悲剧的故事,这两部遗作为研究两位世界级作家增添了更多文本依据和生动细节。

翻译文学新作中的热门作品,媒体不会遗漏来自意大利作家埃莱娜·费兰特的新作《成年人撒谎的生活》(The Lying Life of Adults),在意大利文出版后今年推出了英译本,小说延续了《那不勒斯四部曲》里的地域背景,展现了一位少女不断寻找自我的成长过程,不同之处在于,新作聚焦的对象变成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那不勒斯上层阶级。

几年前,科幻作家刘慈欣的《三体》系列英译本引发众多媒体关注推介,今年《三体2》登陆日本市场之后一周内迅速成为日本亚马逊科幻类图书榜首,“三体”再次成为中国科幻的热门标签在网络形成口碑宣传。此外,作家鲁敏小说《六人晚餐》今年陆续推出德语、瑞典语、塞尔维亚语等多个译本,《奔月》推出阿拉伯语译本;青年作家颜歌长篇小说《异兽志》以Strange Beasts of China之名在英美两地出版,英国《卫报》在年度翻译文学书单中进行了推荐。

受疫情影响,今年许多新作将出版计划移到了明年,像诺奖作家石黑一雄的科幻题材新作《克拉拉和太阳》(Klara and the Sun)、新晋诺奖作家露易丝·格丽克时隔七年的新诗集《冬季食谱选集》(Winter Recipes from the Collective)等都在出版之列。多家媒体观察认为,持续一整年的疫情正在深刻改变着作家们的写作生态,2021年的新作将带来更充分的回应,无论如何,阅读被赋予了更多期待和使命,它也的确成为了当下人类真正的日常必需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