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毕淑敏:旅行是心灵的飞翔之途

来源:天津日报 | 宇浩  2018年10月25日08:05

毕淑敏 著名作家、注册心理咨询师。1952年生于伊宁,1987年发表处女作《昆仑殇》,著有《红处方》《愿你与这世界温暖相拥》《非洲三万里》《美洲小宇宙》《破冰北极点》等畅销书,日前推出新作《南极之南》。

我不是天生喜欢冒险的人

好奇心催促我去全世界旅行

记者:国内像您这个年纪还去非洲、美洲、北极、南极探险旅行的人非常罕见,您更喜欢冒险的旅行吗?

毕淑敏:我去极地,不是参加极地行走那种勇敢的探险,我只是作为普通旅行者去极地看一下,和真正的极地探险者还是距离很远的。我就是想趁着自己耳不聋眼不花,多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然后和大家分享我的印象。我试着种花草、打打高尔夫、参加朋友聚会……不成,全都不成。每当我参加这些休闲活动的时候,总觉得是暂时的,一旦将它们完成,我就要去干我真正喜欢的事儿。我年纪大了,眼看人生将尽,应该做点儿自己喜欢的事情了。追随初心这件事,其实是永远都不嫌晚的。我并不是一个天生喜欢冒险的人,促使我去全世界旅行的动力,是好奇心。既然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当然希望对世界能够多一些了解。其实,旅行这件事儿,全看个人喜好,并没有一定之规。如果天天都过统一刻板不变的生活,走同一条道路,看同样一拨人,做同样的事儿,说同样的话……把一生过成了一天,也是一种状态。我不喜欢这种预先知道答案的活法,多么乏味无趣啊!

记者:远方往往和诗意挂钩,看了您的书可能很多读者也想去旅行,现在的年轻人还流行“穷游”,您会有什么建议?

毕淑敏:第一,会看地图,要有方向感;第二,尽可能会使用当地通行的语言;第三,要有足够的盘缠;第四,要有一个好的伴;第五,如果以上都没有,你要有勇气和智慧。我并不会拘泥于穷游或者奢游,自己旅行的目的就是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让心态变得更加平和,更加自由自在。我想告诉喜欢旅行的年轻人,旅行,不但指身体的空间移动,更是心灵的飞翔之途。当你见得越多,就会不由自主地变得宽容起来,接纳世界的不同与丰富。最重要,旅行时平常心就好,不必把远方说得花团锦簇。遇得到温情,就满怀谢意地感恩;如果没有遇到,也属正常,并不奢求或怨怼。旅行不会像有些人想象的那么超凡脱俗,但也不会像另外一些不爱出远门的人想象得那么危险不堪。要学会走一段路,看一段风景,适时学会与自己对话,照顾好自己的内心。

记者:您会有“说走就走的旅行”吗?

毕淑敏:坦白说,说走就走的旅行只存在很少数的情况下,特别是出国旅行,你不可能说走就走,起码得办护照签证、订机票等。像之前去非洲,我就提前注射了预防黄热病的疫苗、口服了预防霍乱的丸剂,随身还备着治疗恶性疟疾的青蒿素等诸多药品,以及各种驱蚊剂……总而言之,旅行,我不希望打无准备之仗,只有准备得比较充分时,才可以在旅途中学习更多的东西,从而拥有更多感受这世界的能力。旅行有层次的不同,有点儿像我们到海边,涉浅水者得鱼虾,涉深水者得蛟龙。那种所谓“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基本上都是对旅行的敷衍了事和不求甚解。这次去南极之前,我也看了很多相关的书。

互联网让我和读者心灵相通

激励我的勇气和坚定

记者:您去过这么多地方,会有推荐给大家的“必去景点”吗?

毕淑敏:推荐“必去景点”这件事儿,似乎不必有统一答案。旅行的基本策略,如同读书,只要开卷,必定有益。你喜欢自然景观,就去看壮丽的江河湖海,山岳丛林;你喜欢人文景观,就去看震撼的宫阙城堡,废墟遗址。你若是都喜欢,就可以在有条件的时候,不急不缓地都去看看。多看,才会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记者:您爱读什么书?去过多少国家?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的体验有什么不同?

毕淑敏:张中行先生有一句话,大意是,每日无论多么忙,都要找古今大著读之,至少数页,毋间断。我重读次数最多的是《鲁迅全集》。当时我在西藏当兵,可以读的书非常少,《鲁迅全集》是配发部队的,可以反复阅读。他学过医,你可以看到他的作品冷峻深刻的风格,如同人性的解剖刀,我很喜欢。我已经去过80个国家和地区了,算来已经走遍了全球的七大洲四大洋,不过,走过的地方越多,就发现自己所知更少。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事情,它们就像人的左右两只脚,轮番迈进,我们才可以慢慢向前。行万里路和读万卷书,对写作者来说,也是一种职业的要求。

记者:这些年您多半时间在旅行,出书也是散文随笔,那小说创作呢?

毕淑敏:分享旅行心得成果的作品,读者朋友们喜欢,我很开心。我的确心心念我的小说,我的小说创作并没有停止。人们看到一个作家正在写小说或者发表小说,以为这就是小说创作的开始或者结束,但实际上,作家真正的一部源自心底的小说,其实无时无刻不在酝酿当中,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部小说也是在不断积累当中,当然总是要诉诸文字,只不过按照我的生命历程做了一些调整。我六十多岁了,像南极、北极这样比较遥远的地方,如果到七十多岁再去,就太艰难了,也容易给别人带来麻烦,所以趁现在手脚灵便就先去旅游。当然,好风景是看不完的,哪一天因为某种原因跑不动了,我就安然停下脚步,做其他力所能及之事。我会继续创作小说,这是我最美好的梦想。旅行与写作对我而言,都是很有意思的事,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今年,我去欧洲做了一场非常特别的文化艺术之旅,下一部书是写那里的,初稿已经完成,期待能早日与读者朋友们见面。

记者:对于怀有写作梦的年轻人,您有什么好建议?

毕淑敏:年轻人想成为作家或是有写作梦想,我觉得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我对“90后”和“00后”的写作者充满期待,希望他们能够多思索、多沉淀,敬畏写作这个职业,不要为了金钱、为了出名、为了炫耀而写作,应该真诚地有感而发,愿意和更多人碰撞思想的火花,用心写,写出好的作品来。还有,不要问结果,立志耕耘吧。有所思,有所想,就记录下来,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为年轻人提供了更多与人分享的写作途径,我觉得形势大好,希望大家一起努力。互联网也为我的写作带来很多变化,一个人埋头写作,不知道读者在哪里,也看不到他们,但是互联网让我和千千万万读者有了血肉相连的联系,更加激励一个孤独写作人的勇气和坚定。

记者:两极旅行的梦想已实现,还有什么是您一直想做还没做的?

毕淑敏:学外语。这些年在全世界走来走去,很遗憾不能熟练掌握外语,否则,视野就能更开阔了。

心灵蒙灰并不可怕

但要找到灵魂的清泉

记者:您的文字总是很治愈,您是怎么一直保持对生活的热情的?怎样排解负能量?

毕淑敏:生活本身是很美好的,尽管当中有忧伤、低谷和让我们悲痛的时刻,但是,生命本身是有那种蓬勃向上的力量的。人的一生,心灵会蒙灰,这并不可怕,但你要找到灵魂的清泉,大海的涛花迸溅,风雨的吹拂鞭打,鸟儿的欢鸣和鲜花的怒放,都是藏在清泉中的老师,大自然有自成体系的优美,等待你的身心与之共振。我也是从这个观点出发,看看天,看看地,看看花花草草,就会有不一样的欣喜,当你慢慢发现大自然那些美好的东西,人生就会渐渐变得有趣丰富起来。排解负能量最好的办法是运动、读书,与知心朋友聊天,但运动还要找场地、看时间、弄不好还会受伤,因此我常用打扫卫生、清理房间来替代做运动,集中“断舍离”一次。所以,如果你什么时候来我家作客,看到四处清爽整齐,那通常表示我正处于情绪低落、一蹶不振的时期。

记者:能说说您日常的生活状态吗?怎么平衡工作和家庭?

毕淑敏:就是每天都会读书,有时会旅行,更多的是写作,写不出来的时候,就做家务、买菜,做寻常女人要做的事。我觉得一个女子把自己的衣食住行照料好,而且将自己的能力贡献给家人,还尽可能为社会做一些事情,会让我的生活挺充实。作为女性来说,工作和家庭的平衡是挺难的,但工作和家庭不可能总是在一个频率上保持着那种紧绷的劲儿,所以我可以来回地调换呀。要是这阵子家里的事要紧的多,就把工作放一放,先处理家里的事。等缓过来,我就跟家里的各位说,你们最近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请都好自为之吧,我得努力干工作了。我就是用这种方法把这么多年的各种事情都大体平衡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