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频道

  • 	
刘大任:我的根就在中国,至于枝叶在哪儿我不在乎


我的根就在中国,至于枝叶在哪儿我不在乎,因为我在美国只是借个地方住而已,我的心永远不在美国,反正我唯一关心的就是中国。而我说我的根在中国,更大程度上指的是中国源远流长的文化历史传统。我大概活就活在这个上面。而中国文化历史传统是不停地变化的,前面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这个脉络中从古到今都有一些有良知的读书人在支撑着这一个传统,我也希望能够做其中的一分子……[详细] 刘大任:我的根就在中国,至于枝叶在哪儿我不在乎

    我的根就在中国,至于枝叶在哪儿我不在乎,因为我在美国只是借个地方住而已,我的心永远不在美国,反正我唯一关心的就是中国。而我说我的根在中国,更大程度上指的是中国源远流长的文化历史传统。我大概活就活在这个上面。而中国文化历史传统是不停地变化的,前面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这个脉络中从古到今都有一些有良知的读书人在支撑着这一个传统,我也希望能够做其中的一分子……[详细]

  • 	
王一梅:遇见童年,对于写作无疑是珍贵的

作家要在彰显人性、呼唤内心的创作道路上探索,用文字告诉儿童人的一生需要什么,前行的力量从哪里来,童年自带的那些力量怎样保持,在现实面前支离破碎了又如何去重构,人之初就开始了保持与消失、获得与重构的人生课题,如何温暖而简单、深入而浅出地讲述这样的文学故事,是我写作中常常面临的难题。不过再难,我也要努力地“温暖而简单、深入而浅出……[详细] 王一梅:遇见童年,对于写作无疑是珍贵的

    作家要在彰显人性、呼唤内心的创作道路上探索,用文字告诉儿童人的一生需要什么,前行的力量从哪里来,童年自带的那些力量怎样保持,在现实面前支离破碎了又如何去重构,人之初就开始了保持与消失、获得与重构的人生课题,如何温暖而简单、深入而浅出地讲述这样的文学故事,是我写作中常常面临的难题。不过再难,我也要努力地“温暖而简单、深入而浅出……[详细]

梁鸿:把梁庄写得越深,普遍性意义就越大
我在写作的时候并没有这样去想,因为中国面积太大,南方和北方差异显著,即便在同一省市内部,不同地域的农村也会有一定差别。我只是尽可能地把梁庄写得更准确,尤其在非虚构作品里,力图把它的风土人情和生活样貌,都描述得更细致到位……
毕淑敏:我打开了一个新的创作领域
“出版的这些作品,有利于青少年正确的理想,人格的健全,对幸福的把握,这真的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事情。”在与广西师大出版社青少分社团队的接触中,她觉得这支团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当时广西师大出版社青少分社整个团队都来了,哐,坐了一大屋子的人。哎呦,我真的会感觉到那种青春的活力啊,包括他们的凝聚力,判断力,创造力。他们是想要齐心协力把这个事情做好……
贾若萱:写作是一场漫无目的开始
我没接受过正统的训练,写小说确实属于一种本能反应,想把自己的一些情绪或状态表达出来。近几年很多高校开设写作课程,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现象,最起码说明了对文学和艺术的重视。如果有机会,我肯定要去听一听的。看看写作能否教出来,或者说,小说该如何写,是否真的有所谓的理论。我目前还是比较赞同写作靠天赋这一观点。当然,努力也非常非常重要,而且努力也可以激发隐藏的一部分天赋……
韩敬群:用文学作品传承北京记忆
图书的创作和出版,尤其是这种高质量的原创作品,它从策划到创作再到最终与读者见面还是需要一个比较长的周期的。目前看来,最接近和读者见面的作品应该是我们马上要推出的刘绍棠先生的文集。刘绍棠先生在我们的语文课本里被称为是“荷花淀派”的代表人物,但实际上刘绍棠先生还有另外一个称号,就是“大运河之子”……
杜梨:好小说,应该是在天空中都开出银花儿来
科幻、魔幻、玄幻这些对我而言,都是壳子罢了,真正重点的是内容和我想传递出的感情。我为什么叫结构现实主义国王呢,就是我特别希望用想象力构造出属于自己的王国,那里一兵一卒,一砖一瓦都是我的,谁都可以进来掰一块儿巧克力屋顶尝尝。我就用我漫长的一生慢慢写,一直写,到最后就会有一种“常得君王带笑看”的满足感吧……
对话王兆胜、何平、江岚:散文的界定
散文的界定要考虑两个因素:一是中国古代的文章,那是大散文概念,是指除了韵文皆可称谓的散文。二是西方意义上的现代散文,是纯化的散文概念,是与诗歌、小说、戏剧相并列的一个文学体式。后来,有人提出“美文”,以后又有人提出“艺术散文”,是将西方意义的现代散文进一步窄化,赋予了其更多的文学性、艺术性和审美内容。贾平凹等人提出“大散文”,余秋雨创新“大文化散文”,是希望散文摆脱“美文”“艺术散文”之“小”,注入更丰富的文化内涵,但又与中国古代的“文章”之“大散文”概念有别,它远无其文体之博杂和丰富……
二月河:大作家仍居农家小院
二月河说,自己出生于山西昔阳,从小就跟农民打交道。他至今依然保持着吃山西饭的习惯,比如捞面、刀削面、小米饭、老陈醋等山西食品。他13岁来到南阳,在这里住习惯了,有小城市的舒适和亲切。长达几十年的埋头写作,使他习惯了在幽静的环境中生活,反而不喜欢大城市喧闹的生活。所以,即便如今经济条件好了,他还是喜欢居住在安静的小院中,生活和当地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没什么两样。“几十年的习惯,很难改变……
马原:一场大病把我变成思想家
《黄棠一家》是一个写实小说,你刚才说到公众人物,他们就是我们当下生活的一些符号,当下生活大家随口就能说起这些人,他们已经不再是“个人”,已经变成我们社会生活的一些日常的话题或者是符号,说到他们的时候,至少我想会让读这个故事的人觉得眼下这个故事、这本书,这本书里的故事离当下的生活不远,这确实是我一个初衷。我是希望大家看到的就是我们正在生活的这个世界……

热门点击排行

理论·评论

新作品

文史

鲁迅:“轻伤不下火线!”
鲁迅:“轻伤不下火线!”

疲劳总不免是有的,但不至于像你们想象的那么衰老多病。不是说“轻伤不下火线”吗?等支持不下去的时候,再谈转地疗养……[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