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一路乡情一路歌 ——访扶风籍青年女作家王洁

来源:宝鸡日报 | 麻雪  2018年07月30日09:15

这段时间,王洁可谓是“三喜临门”!

现居西安的青年女作家王洁,出生在扶风。扶风,周原故地,“堇荼如饴”。文化的厚土上,充盈的文脉滋养出一位文气十足的姑娘。虽然她在扶风的乡间长大,但却“天生丽质难自弃”,最终,以她的文心墨韵,演绎出文学的“霓裳羽衣曲”!

5月,由作家出版社在京为其举办王洁长篇小说《花落长安》研讨会;6月,加入中国作家协会;6月底,其《永远挺拔的白杨树》捧回第八届冰心散文奖“单篇奖”!

从周原到长安,这位“80后”的年轻女性,一路乡情一路歌,洒下了带着故乡温度的清韵流年!

乡愁是一种习惯

7月15日,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红孩以及王洁,这三位,同时又是三代具有浓郁陕西情结的作家在西安展开对谈,进行了一场关于故乡的心灵对话。

故乡与文学,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

17岁以前,王洁跟随奶奶在扶风乡下生活,对于故乡的感情,有着抹不去的乡愁!

王洁深情款款地回忆道:“17岁以前在扶风生活的经历与记忆,占据了我大脑中多一半的位置。其实乡愁就是一种习惯,而这种习惯就是在儿时,在身边亲人的影响下慢慢形成的,就像吃惯了家里的臊子面,而永远不能适应西安的羊肉泡馍一样。那里有父母的叮咛与牵挂,有他们辛苦劳作的身影,也有留在记忆里对奶奶的怀念。家乡的方向,就是留在记忆深处最美的凝望。”

王洁的奶奶是她那个年代,很难得的“知识女性”。王洁曾在她的代表作、散文《六月初五》中写道:“我从学校门卫处收到一封信,竟然是奶奶写给我的信!打开来,字迹是那样的柔美而工整,里面还夹杂了好些我不大认识的繁体字。”

在奶奶的影响和教导下,年幼的王洁便开始看书、习作,久而久之这种习惯就伴随着她一路走来。虽然,曾学过医学,还曾在医院工作过,但是,文学的魅力就是那样令人执着,走上文学之路,成了她人生中迟早要去做的一件事情。

如同绍兴之于鲁迅、乐山之于郭沫若,故乡的影子总会深深烙印在作家的作品中,王洁亦如是!

她说道:“我的第一部作品就是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散文集《六月初五》,里面大部分文稿都是在写故乡。故乡留在我记忆中的一切,都会让我在每每提起笔的那一瞬间情不自禁地就想要去抒写,那是一种永远都无法克制,始终都会流淌在血液里的情怀与思念。故乡就是一个人灵魂的安放之所。”

著名作家余秋雨对散文《六月初五》颇多赞誉:“这篇文章的标题就很好,写她已经亡故的奶奶,我估计会有一些常见的激情抒发,却没有,只录下了奶奶生前写给她的几封信。角度独特,文笔收敛,是我所喜欢的散文路数,于是就读了下去。她写母亲、写父亲,都一味朴实真切,不涉虚华。”

非常巧合,记者在采访中,与王洁探讨起她的散文《六月初五》时,正是2018年的农历六月初五这一天,浓浓的情怀奔涌而出!

2009年的农历六月初五这一天,王洁的奶奶去世了。她在这篇散文中写道:“站在奶奶的墓碑前,眼前两棵松柏之间的坟丘愈发显得孤寂与苍凉。墓碑上恍然浮现奶奶的笑容,她一直在注视着我,那张面孔还是那样的温暖和慈祥。”

因为“慈祥的奶奶”,作家对故土家园有着深深的眷恋,这种眷恋甚至有着深入骨髓的疼痛;因为“慈祥的奶奶”,作家的那颗叫作“乡愁”的玲珑心,才能在诸多作品中,烙印下让人读来同样深有感触的故乡情!

“花落长安”映乡情

王洁今年的新作《花落长安》一经推出,便一石激起千层浪。书中记录的是女主人公“秦幽若”,在迅速变革时代里的一段段心路历程。正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具体到《花落长安》,有人说它是一部奋斗励志型的职场、财经小说,有人说它是一部浪漫传奇的爱情小说,有人说它是一部反映女性身心蜕变的成长小说,还有人说它是一部明显带有自身印痕的自传体小说……

王洁坦言:“这些‘定位’对我而言其实都是认同的。同一部小说被贴上不同标签是正常现象,因为不同的读者会有不同的解读切入点。这部小说果真适合不同层面的读者阅读的话,我是很欣慰的。”

确实,不同的人对《花落长安》有不同的解读,而记者作为王洁的西府乡党,在这本书中看到的是悠悠的乡韵!

在《花落长安》中,女主人公“秦幽若”虽然是陕北姑娘,但是秦幽若对奶奶的依恋,得知奶奶去世时的无尽忧伤,这些感人的情节,又怎能说不是作家自己的影子呢?又怎能说没有隐藏着作家切肤的乡愁之痛呢?

在《花落长安》中,作家多次写到“西凤酒”“萝卜丸子”“臊子面”,这些故乡美食留在舌尖上的味道,化作了文字中一笔笔的乡味情长!

在《花落长安》中,有些执着、倔强的陕北姑娘“秦幽若”,又像极了西府“姐姐”不服输的性格!西府人称呼年轻的女子为“姐姐”,这位在长安的“姐姐”,依然丢不掉家乡人的脾气!

西府“姐姐”的成长

路遥、陈忠实、贾平凹是陕西文学的标志,很多作家自觉地敬仰他们,王洁也不例外!

贾平凹在散文集《六月初五》序中寄语:“作为文学的老兵,我对王洁充满了期待。”

著名作家红孩在《花落长安》序中写道:“从王洁到路遥、陈忠实、贾平凹或许是个漫长的过程,然而,从《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秦腔》再回到《花落长安》,又何尝不是一种积极的运动方式呢?”

王洁是位爽朗、心直口快的作家,谦虚是需要的,但是对自己的成绩,也不能否认。这种性格又让人想到西府“姐姐”的性格。

她谈道:“在陕西这样的文化大省,应该可以说《花落长安》还是很好地继承了陕西文学的‘现实主义写作’传统。通过它对时代社会、人心与人性的客观呈现,可以力争成为一部讲好中国故事的一个有价值的新文本。”

而在说到她最近接二连三的“喜事”时,她坦言:“这一切的成绩都是通过我的执着和坚持所获得,一点也不会让我感觉到意外。成绩带来的是激励与鞭策,最近我在创作另一部长篇小说,是一部关于留守儿童题材的长篇,初稿已基本完成,暂定名为《等爱回家》。希望通过我的努力,以及在《花落长安》中所汲取的经验,力争创作出更为成熟的下一部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