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二十四节气用文学书写华夏气象

来源:申江服务导报 | 柏志飞  2018年07月27日07:02

作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二十四节气至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在2016年正式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生活在现代都市的人们,却对二十四节气充满陌生感,如何唤起人们对节气文化的认识尤为重要。

如今,针对传统文化民俗出版了大量书籍,图书市场也涌现一股“二十四节气热”。但简单的一张节气表,科普性文字,其实远远不够,并无法让每个人深切体会到节气文化与自己生活的息息相关。上海文艺出版社的新书《中国书写:二十四节气》用一种文学的方式,将这一古老文明之下智慧与生活的产物重新阐释。在这本书中,中国当代24位实力作家以散文的文体,一个人书写一个节气,从不同角度书写以二十四节气为核心的自然物候、历史文化、故乡亲情、生命体验等,还以与节气及文本相关的国画作为配图,以一部精美的图书向中华民族古老文明致敬。我们采访了《中国书写:二十四节气》的主编、也是作者之一的散文家赵荔红,特邀她谈谈对于二十四节气的理解,分享本书主编出版过程中的经历。

申江服务导报:你起初是如何想到要以二十四节气为主题策划本书的?

赵荔红:我最初想编一本当代实力散文家文集,刚好上海文艺社的谢锦有意做本“二十四节气”主题的书,我们又发现,市场上虽有大量关于二十四节气的科普知识类读物,比如一些彩图读本,固然也很不错,很有必要出版,但内容还比较单一浅显。所以,就想编一本以“二十四节气”为主题的散文作品,对我们的节气文化进行深度书写。这本书的诞生,可以说是两个念头的结合。后来我又找了庞培来,一起主编这本书,庞培写了很棒的序。从古至今,历代都有文人书写二十四节气,现当代作家却比较少以此为主题进行写作,当然有,比如苇岸在1998年就写过,但还是比较少,而像我们这本书以作家群体,以散文写作的方式,一起来向这一古老的文明致敬,好像还是第一次。

申江服务导报:全书一共邀请了24位实力作家,每人书写一个节气,邀请及写作是怎样的一个过程?

赵荔红: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一定得邀请到最具有实力的作家,同时还要考虑地域分布,中国的东西南北中,尽可能都要有最优秀的作家参与,才能呈现二十四节气在时间的纵深、空间的阔大,才能体现中国传统文明的博大精深,同时能反映出时代之精神面貌,这也是一种“采风”,和呈现各地之“风”的方式。我们先拟了一份作家名单,向大家发出邀请,每位作家先选择喜欢的节气进行写作,重复选择的节气再由我们主编进行协调。

申江服务导报:其实这些作家都有不同的写作风格,在本书中,他们的文本是否也呈现出各不相同的特色?

赵荔红:24位作家,可以说每个人的书写方式都不同,各有独特的个性,声腔面貌都各自不同,打上了每位作家鲜明的印记。散文写作有非常丰富的内涵和文体表达方式,有的是历史演绎,有的是笔记体,有的具有小说代入感,有的其中插入了诗歌,我们这里写作的一些作家,有的也写小说,也写散文,有的是诗人和散文家,其实在以前的写作中,散文这个文体,与历史、小说、笔记等等,都是不区分的。所以,读者如果阅读我们这本书,会强烈感受到,“散文居然也能这样写”,这也是一次当代散文作家文体革命的集中呈现。

申江服务导报: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您个人对于二十四节气的理解?

赵荔红:对于节气的概念,我有四个层面的理解。第一,是时间概念,中国的节气是一种循环往复的时间概念,每年,从立春到大寒,寒极回春,从大寒又回到立春,如此循环,中国时间,是一个哲学概念。第二,节气记录了中国农业文明从黄河流域到淮河流域长江流域变迁历程。第三,节气是“国器”,传统一向讲天、地、人要和谐,司马迁讲:“阴阳,四时,八节,十二度,二十四节气,……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就是这个道理。第四,节气也是我们每个人日用生活的方式,我们日常从花草树木的生长、饮食日用习俗中都能感受到四时节气的变化与影响。

申江服务导报:我们还注意到,书中还收录了已故散文家苇岸的作品,能位我们介绍一下吗?

赵荔红:苇岸是当代非常优秀的散文家,自然之子,他创作了许多优秀的散文,《一九九八:二十四节气》只是其中一篇。1998年,苇岸开始记录节气中的自然征候,并思考和创作节气文章,可惜他只完稿于《谷雨》,就病逝了。为了向这位优秀的散文家致敬,我们这本书中完整收录了苇岸已经完成的篇章(从《立春》到《谷雨》)、草稿和未完成的只是记录的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