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说给春天的话:你是春天里最鲜活的色彩

来源:中国作家网 |   2018年02月14日09:10

与时代同步 与人民同心

党益民

这是一个好时代,更是一个伟大的新时代,我们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充满了信心和希望。作为一个业余的军旅作家,我更加坚定强军兴军的信念,更加坚定军旅文化的自信。“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道出了文艺创作的真理。

去年,我的长篇小说《雪祭》《根据地》分别获得中宣部和陕西省“五个一工程”奖,就是两个“扎根”的结果。深入生活,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心,坚持以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底层生活,表达人民心愿,心怀悲悯,肩扛道义,既是新时代的呼唤,也是作家的使命。

人生的目标,在于向前,也在于拐弯。向左走,向右走,都是朝前走。文艺创作亦是如此。作家的修养,在于顿悟,更在于长修。中华民族的文艺复兴,是一场震古烁今的伟大事业,需要坚韧不拔的伟大精神,更需要高山仰止的伟大作品。我们还在跋涉的路上,需要艰苦不懈的努力,用新的境界、新视角、新的作品,拥抱新的春天、新的时代!

每个春天都是不一样的

黄孝阳

前两天一个朋友在微信上说,她把蒋雯丽主演的《立春》刷了三遍,刷得泪流满流。还给我念里面的台词,“立春一过,实际上城市里还没啥春天的迹象,但是风真的就不一样了。风好像一夜间就变得温润潮湿起来了。”我想了想,还真是这样。早上骑车去上班,风不再凛冽刺骨,有点像陌生女孩一双在冷水中浸过的手,自脸颊上滑过。一些蜷伏已久的东西,在心里蓦然一动,蠢蠢欲动,想萌芽,想破壳重生。

我甚至怀疑自己胸腔里随时可能会钻出一只淡黄色的毛绒绒的小鸡。去年立春时节,我没有这种感受。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每个春天都是不一样的啊。又或者说每个人的春天也都是不一样的。王维的是夜静山空,崔护的是去年今日此门中,韩愈的是草色遥看近却无,纳兰性德的是当时只道是寻常……今日此刻的我,是把2018春天想成了一个少女。

我已经45岁。舌尖也算尝过诸般人生况味。王彩玲(《立春》主人公)所遭遇过的,我多半遭遇过,将来还会有许多不甘心的年轻人要遭遇。要熬过那些酷暑严寒并非易事,被梦想窒息的人也不在少数。

那些艰难的时候,想一想春天,总是好的。不是说万一梦想实现了的鬼话,而是说春天本来是多么美好的啊。

江南三月,草长莺飞。这是我们惟一能给自己的。

“亲爱的人啊,我知道你就是春天,我知道你就是春天里肆无忌惮的颜色。”

回到故乡的春天

甫跃辉

立春了,天依然很冷。上海今年尤其冷,立春后三天,下楼后,竟然看到楼旁浅浅的小河结冰了。前几天,同样是这条小河结了冰,我忍不住捡块小石头扔进去,小石头滴溜溜划过冰面,瞬间跑远了。今天我仍然没忍住,四面看看,找到一段桃树的枯枝,枯枝撞在冰面,击出一粒小小的白点,又弹回了岸边。我站着看了一会儿,那冰面并未变出别的花样来。

生长在施甸——云南西南方的一个县,能见到冰的机会委实不多。小时候,用碗冻住一块冰,或者在小沟汊里发现薄薄一层冰,皆是很值得庆贺的事。冰块托在手心里,要么用舌头凑上去舔一舔,要么举起来对了太阳看。薄冰后面,太阳减了一分光亮,多了一分洁净。蓝天浩渺,白云走得迅疾,正鼓荡着春天的风。

故乡的冰融化得那么快,不用等到立春,已经很难寻到踪迹。那春天的风,早已降临人间,吹遍大地,小麦绿着,油菜黄了,各家的屋檐边,柳枝吐露了绿芽,桃树绽出了红花。伴随春天归来的讯息,许多消失已久的足音纷至沓来,是那些回家过年的外出打工的、读书的人们,他们从一条条路的那一头归来了。

此时,若要我“写给春天一封信”,大可不必找信笺,也不必等邮差了,只需回到故乡去,因为春天已经在那儿候着了。

期待中国文学走向世界

月关

新的一年,是上一年的收成,新一年的计划。

2017年,对我来说是收获巨大的一年,我的长篇小说《逍遥游》在掌阅文学开始连载,迄今已130余万字。与此同时,我创作了《锦衣少年行》《未来:神世界》《秦墟》《古剑屠魔录》4部中篇小说。而我担任编剧的《夜天子1》和《大宋北斗司1》业已拍摄完成。出版、影视的相继完成,扩大了作品的影响力。我是个讲故事的人,我的故事,能够通过多种多样的渠道传播开来,供给广大读者,这是我非常开心的一件事情。

在北京参加一次文化活动时曾有人问过我,中国文学已经走出国门,但什么时候才能如外国名著一样,在国际上产生巨大的影响力?

我认为,一部优秀的作品走出国门,在国际上产生巨大影响力,那不仅仅是文学自己的事,也与我们的国力强大与否有着密切关系。国家强大,各国人民就无法忽视这个国家的存在,就会对这个国家充满求知欲,而这客观上必然会促进该国文化在国际上的传播,从而使优秀的文学作品能更加顺利地走出国门。我们所有的文艺工作者,都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争取写出更加脍炙人口的好作品。更加可喜的是,我们的国家蒸蒸日上,国力日渐强盛,这是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最好时机。

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这不是一句虚话,国家的强大,也必然迎来一个文学艺术无比辉煌的时代。而我们的文学艺术,也必将随这盛世,一起走向世界。

相关阅读

说给春天的话:唯文以悟,春风可期

说给春天的话:春日的浪花蕴藏着万千柔软

说给春天的话:用温暖与诗意呼唤春天

说给春天的话:感受春天的不同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