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冰心请鲁迅演讲

来源:文汇报 | 陈子善  2018年02月05日09:33

2017年12月6日 晴。数月前北京“华夏天禧·墨笺楼”在网上拍卖一通冰心亲笔信札,信中回顾了她与鲁迅的关系:徐健同志:

信收入,现在来答复您的几个问题。我没有机会当鲁迅的学生,我是在当时北京协和女子大学肄业 (后来1921年协和女大并入燕京大学),只记在1920或1921年,我以协和女大学生会的名义,请鲁迅先生来做过一次讲演,当时是由我接待,并主持了演讲会,年、月、日和他演讲的题目,我都忘记了,这是我和鲁迅先生唯一的一次见面 (我还没有向他通报姓名),以后也没有和他通过信。我是在美国 wel l esl ey Col l ege得过奖学金,得了硕士学位。回来后一直在母校燕大任教,住在校园里,有时也写些短文。

冰心 四,廿八,一九八一

病余腕弱,恕不多书,我的住址是:中央民族学院和平楼208号

冰心这通致徐健信札写于1981年4月28日,值得注意的是,信中“1920或1921年”句,原作“1921或 1922年”,后才改为“1920或1921年”。

四年之后,冰心写长篇回忆录《我的大学生涯》,再次回顾了她与鲁迅的关系,而且更为具体:

这时我在燕大女校“学生自治会”里,任务也多得很! ……我记得我们演过许多莎士比亚的戏,如 《威尼斯商人》 《第十二夜》 等等,那时我们英文班里正读着莎士比亚,美国女老师们都十分热心地帮助我们排练,设计服装、道具等等,我们演得也很认真卖力,记得有一次鲁迅先生和俄国盲诗人爱罗先珂来看过我们的戏———忘了是哪一出———鲁迅先生写过文章说爱罗先珂先生说我们演的比当时北京大学的某一出戏好很多。因此他和北大同学还引起了一番争论,北大同学说爱罗先珂先生是个盲人,怎能“看”出戏的好坏? 我和鲁迅先生只谈过一次话,还是很短的,因为我负责请名人演讲,我记得请过鲁迅先生、胡适先生,还有吴贻芳先生……我主持演讲会,向听众同学介绍了主讲人以后,就只坐在讲台上听讲了———我和鲁迅先生的接触,就这么一次……

两次回忆,冰心都清楚地告诉我们,她曾以协和女大 (或燕大女校)学生会的名义邀请鲁迅作过一次演讲,虽然鲁迅并不知道她的名字。这是她和鲁迅唯一的一次见面。此外,再无接触,也未通信。

查鲁迅北京演讲记录,从1912年到1924年,鲁迅仅先后在北洋政府教育部夏期讲习会、北京大学春光社、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文艺会和北京师范大学附中校友会作过四次演讲。这四次演讲,鲁迅日记均有明确记载。而且,后两次演讲 《娜拉走后怎样》 和 《未有天才之前》 都很有名,讲稿也均已收入鲁迅第一本杂文集《坟》。但是,冰心回忆的鲁迅这次演讲,1920和1921年的鲁迅日记均未记载,讲题和演讲详情更一无所知。

当然,这不是说冰心的回忆不可靠,虽然年代相隔较久,可能会有些许出入,但冰心两次回忆,言之凿凿。既然如此,关于这次演讲,能否查出更多的线索呢?

冰心1919年夏起在北京协和女子大学求学,1920年3月协和女大并入燕京大学,称燕大女校。1923年夏,冰心在燕大女校毕业。既然她致徐健信定稿中所说的鲁迅“1920或1921年”演讲事鲁迅日记中均无记载,那么,她此信初稿中所说的“1922年”有无可能呢?

不幸的是,鲁迅1922年日记在抗战中遗失,至今下落不明,鲁迅这次演讲就无法再进一步追踪。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次演讲发生在1922年的可能性最大,因为鲁迅1923年上半年的日记中仍无去燕大女校演讲的记载。排除了1920、1921年和1923年上半年,鲁迅到燕大女校演讲的时间只能是1922年了。

还有一个旁证。冰心 《我的大学生涯》 中提到的鲁迅和俄国盲诗人爱罗先珂到燕大女校观剧就发生在1922年。据许寿裳摘录的鲁迅1922年日记,是年12月26日,“夜往东城观燕京女校学生演剧”,演出剧目是莎士比亚的 《无风起浪》。爱罗先珂为此作《观北京大学学生演剧和燕京女校学生演剧的记》,鲁迅的译文发表于1923年1月6日 《晨报副刊》。所以,鲁迅在这一年应冰心之邀到燕京女校演讲的可能性完全存在。

但愿鲁迅1922年的日记有朝一日能奇迹般地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