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专题

智啊威创作谈:在鸡鸭狗鹅的鸣唱中

2017年09月11日15:35 来源:中国作家网 智啊威

【作者简介】

智啊威,1991年出生于河南周口。有小说刊发于《天涯》《作品》《青年作家》《文艺报》《大益文学》《广州文艺》等刊物。

【创作谈】

在鸡鸭狗鹅的鸣唱中

文|智啊威

当我反观自己的作品,赫然发现一群在乡村随处可见的动物,奔跑在字里行间,它们在句子和标点之间呼呼大睡放着臭屁或欢叫不止追赶打闹,总之是不让我有片刻安生。客观讲,我不是一个反动物主义者,却也对动物提不起一点热爱,可是为什么,那群奔跑在我童年杨庄街道上的动物们,这么多年来,始终尾随着我,有时还会毫无顾忌地跑到我面前屙屎撒尿,而当我捡起砖头准备砸向它们的时候,它们得意地欢叫着撒腿而逃。

我在《寻父记》里写了一头特立独行,嚣张不止的猪在庄子里耀武扬威;在《一条困扰我一条腿》里写了一条体型巨大,牙齿锋利的大鲶鱼;在《去杨庄捉鹤》里写了一群鹤使一个村子里的人集体陷入了疯狂。在《解放动物园》中,人和动物集体的矛盾战争更是激烈和尖锐......

幼年时,杨庄的动物欺负我,使我对它们的恐惧心理持续了很久,而如今在我的作品中,与那群动物之间剑拔弩张,客观讲,这并不是我渴望看到的。我没有好战的心理,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和杨庄的动物们握手言和,彼此共享阳光雨露,不再有冲突和战争。我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才会到来,也可能永远不会来。

这些年漂泊在外,返乡屈指可数,因此我常在电话中向母亲问好,然而每一次与母亲通话,我都提心吊胆,唯恐在母亲讲话停顿的间隙里,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两声鸡叫或鸭鸣,那是我最为绝望的时刻。

多年来,每一次离开故乡的前夕,或在电话中,我总是反复叮嘱母亲,以后千万别再饲养动物了,母亲也频频答应。而当我下次回家,看到满院鸡鸭,在院子里追逐,鸣叫,打闹……那感觉糟糕透了。

我站在院子里,内心五味杂陈,问母亲为什么又养这些动物,母亲总轻描淡写地说,我在家闲着干啥呢?

客观将,我并不痛恨动物,我只是偏爱干净,整洁和安静。而它们在院子里随地拉屎,一到夏天就恶臭难闻,一不小心还会踩上一坨,它们的叫声也毫无节制,时而沸反盈天。

有一点我要声明,我不是一个反动物主义者,如果动物们能遵守规矩,注重卫生,我想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绝对的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水火不容。但是我又时常感到恍惚和纠结,我凭什么要这样要求动物按人的标准来注重个人卫生?我在这个家里,究竟是我侵犯了它们的领地,还是它们侵占了我的家?

去年五一期间,我返乡看到母亲在新盖的二层小楼一角,放一鸡笼,数十一鸡见了我咕咕乱叫,那一刻我感到胸口一凉,如坠冰窟。

那天,我坐在书桌前,伴着楼下的鸡鸣狗叫,开始了《解放动物园》的创作。那一刻我痛苦地意识到,这个令我朝思暮想的家,因了动物的存在,正在一点点丧失掉一个家的模样和功能,对于我而言,这种打击是巨大的,几乎是不堪承受的。

【作品链接】

《蛇哽咽与山水诗》原刊于《作品》2017年第8期

《绿鸟翻飞》原刊于《广州文艺》2017第10期

《在河水的嗓子里》原刊于《牡丹》2016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