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首页

   “我努力探索诗歌的各种可能性,如何让那些物象与词语具有诗意,在诗歌中闪光。” “打工诗人”郑小琼告别底层叙事,新作《玫瑰庄园》对诗歌美感体验进行了先锋式探索。一个世纪的风云变幻,五个女人的血泪人生,宏大的家族挽歌在忧伤而节制的风韵里被精妙展现。凝结着意象的诗句默默吟诵着老去的年月,命运的关照、历史的反思、情感的遭际…… 现实与虚幻相间而发。生命的光亮与丰盈是灵魂所在,悲切的生存苦难却也提示着我们时刻怀存对遥远陌生的关注。郑小琼十三年打磨的“玫瑰庄园”,是一座寓言式的迷宫,在面对诗学的语言建造中,是否也潜藏着审美困境? 在评论中与读者共同分享和思考……

曲楠:玫瑰荒园里,谁来替东方拾荒

作为郑小琼历经近15载打磨而成的最新诗集,《玫瑰庄园》使用了一个不无暧昧的标题。字面上漫溢出的西式浪漫,难免让人想象骑士与女恩主这一古老故事模式延展开来的罗曼史,但实际却刚好相反,祖父与五位与之成婚的祖母,在拆解浪漫叙事的同时,呈现出一片东方式样的古典荒园……[详细]

贺嘉钰:筑造历史中一段整饬的悲辛

十四年间,八十首诗,整饬连贯。它们是对一次巨大梦境的不断重临,它们甚至好像还含着一口完整的气息。写作是,阅读亦然,从开始到结束,这口气幽绵地吸入,憋住,稳住,在那个逼仄的狭窄的空间里千回百转……[详细]

虎鸽:《玫瑰庄园》的审美困境

诗人不能一边用情感禁止现实发言,一边还让面面相觑的读者看着空白的幕布目不转睛,仅仅因为幕布上写了“现实”二字,这充其量只能算是超现实主义式的玩笑。但诗人又确实没能在形式中说谎,时常出现的既无主语也无宾语的开放结构出卖了她,那种只在表面上客观的技术试图把逼仄的情绪引向广阔的旷野,然而却暴露了一个无边荒芜的虚假客观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情感不但没能一展宏图,反而在茫然之中烟消云散。动词卯足了劲,却终于无处宣泄。或许诗人想把力量引向我们这些读者,但那个人化的源泉被紧紧封锁在纸面上,逃不出单薄的诗册。本来该被诗人珍惜的东西现在被浪费了、耗尽了,变成了可怜的残次品,结构的精巧也拯救不了它,毕竟再坚固的钢筋也无法留住流沙……[详细]

张高峰:废墟上的星辰

对于时代悲剧性的一面揭示,同样是《玫瑰庄园》突出的叙述反思主题,也正是以诗的形体展开叙事的难度所在,叙事诗从根底上来说仍是源发于抒情的需要,而经由诗的意象机制来推动故事的衔接。诗中呈现出传统文化历史断裂处斑驳迷离、颓废飘零的状态,长诗初始便深深地进入到碎片式意象的倾述,秋风衰败人间悲欢,战火黎元焚烧不幸。在时代剧烈的变动间惶惑不安的祖父,“他返回大烟与山水,颓废/换取余生”,而五位祖母也似落花摇曳,在近乎宿命的幽怨里藏掉自己的年华。诗丝丝入扣的叙写里充满着“生命被压抑下的隐痛”。当大地被鲜血唤醒,而青春中的祖母却只得怀着残生囚禁在日趋没落的庄园,直至“积雨云压过,青春枯萎”。她们注定宿命般地成为古老庄园幻象的一部分,“像卡着的雀鸟,倏然振翅,却无法起飞”。在《奔》、《异乡》篇里是苦难中精神觉醒过来的二伯父,弃绝了庄园压抑的生活,忠诚于战火残缺中的祖国,成为以微弱自我之躯奔赴国难的历史见证,而终是被时代所吞噬。遥望白云苍老,隔着去而不返的历史时空的喟叹,郑小琼抒写出声咏低回、意象纷离的情绪流动。她以意象的生发来穿引老去的故事,而犹如秋语蛰伏在落寞的残丛,在意象心性瞬间的到来时迹写下细瘦的杳踪……[详细]

朱永富:玫瑰——爱情,还是历史?

昔日重现的玫瑰庄园在物理形态上似乎是繁华而辉煌的。而在精神形态上,却像是一座坟墓。庄园的主人祖父,在玫瑰庄园的生活是一种“死”的状态。祖父在玫瑰庄园的生活,在“我”的认知中是一种“过去”,这“过去”是祖父的“现在”,但这作为“过去”的“现在”,依然活在“过去”——“过去的过去”,祖父活在被时代抛离之前,活在时间的阻滞之中。祖父在玫瑰庄园的生活是行尸走肉的生活。玫瑰、大烟和女人只是他自我麻醉的凭借物。用诗中的话说,就是“他得用性、草木、大烟确认活着。”(《红尘,镇》)这种“活着”只是肉体感官的“活着”,恰是精神“死亡”的表征。这种精神的“死亡”,就是理想的破灭。玫瑰、大烟和女人成为祖父幽灵的最后的寄居壳……[详细]

李啸洋:废墟美学与记忆拓片——“针线”与“雕花”的故园辞

《玫瑰庄园》走出了《女工记》中苦难叙述,作者有意缝合西方浪漫主义的诗学理念与中国古诗中的咏怀传统,让诗歌生发出别样的审美。一方面,作者研读魏晋南北朝以来的凭吊咏怀诗,用自然物象和退败的亲情拟仿精神失意;另一方面,作者从西方浪漫抒情诗中汲取营养,用昏暗、破碎的时间记忆,完成诗学理念的现代性重塑。两种写作路径的介入,使《玫瑰庄园》的写作指向“向美”与“怀古”两重维度……[详细]

樵夫:《玫瑰庄园》,现实世界的精神故园

一座宅院,见证或者象征了一个家族兴衰演变,一个家族的兴衰又浓缩了中国大历史的演进,很多时光的节点,都布满了家族的记忆和深痛,布满了年代久远留给当下的神秘,时间的距离,拉开了诗人的想象空间,她可以沿着自己设定的情境,一步步走进过去,走进历史,走进斑驳的旧时光,然后停住,细细地抚摸只存在她灵魂里的那座荒凉的庄园。她给它用玫瑰命名,给它种下许许多多玫瑰,并且把诗意的笔触深入到庄园中的女性身上,赞美她们的美丽,讴歌她们心底的爱情,同时也揭示出那个时代所给予女人悲情的命运。祖母心灵手巧,是这座庄园的女主人,她做针线,做女红,同时”她用哀叹的针/绝望的线绣出玫瑰花园的秋色”(《针线》),而这种绝望来自于庄园的封闭、阴冷、潮湿以及“庄园沦为鸦片/咳嗽、黄昏、落日颓墙……”……[详细]

古桦:玫瑰花开,记忆珍藏

玫瑰庄园中的五位如花似玉的祖母,她们的孤独、苦难、惆怅,她们坎坷的宿命与单调的青春被玫瑰庄园收藏,载入庄园史册。五位祖母出身各异,从事的职业不同,她们代表了近代中国历史上的一部分女性,她们有共同的辛酸与苦楚:一方面面临国破家亡、饥饿、疾病,艰难地生活着,另一方面因性别歧视,封建家长制度的束缚,失去了追逐自由的权利,窒息在孤独、枯燥的生活中,承受着巨大的精神痛苦。从这个角度看,《玫瑰庄园》宛如一曲悲悯近代中国女性的哀歌……[详细]

  中国作家网“新作·锐见”专题致力于推荐当代作家重要新作,发现培养文学评论人才,倾听读者对作家作品的真实评价,欢迎广大读者参与。如果您对郑小琼《玫瑰庄园》有独到见解,请于9月13日前投稿。
  下期我们将推出对晓航《游戏是不能忘记的》的评鉴。如果您感兴趣,请于9月25日前投稿。
  稿件字数在1000—5000字之间,中国作家网将择优发布,优秀稿件提供稿酬。投稿邮箱:zgzjw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