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永不落幕的爱情经典:
国家大剧院话剧《简·爱》开启十周年纪念演出

来源:文汇报 | 彭丹  2019年07月31日08:45

简·爱默默脱去婚纱。

寂静的钢琴、尘封的旅行箱……聚光灯下,穿着灰色长裙的简·爱闯进静物画般的舞台。在英格兰迷蒙的雾气中,这个站在桑菲尔德庄园门外的女子,恍然不知地触动了这所古老庄园中所有人的命运引擎……近日,由著名导演王晓鹰执导,喻荣军编剧,著名演员袁泉、王洛勇主演的国家大剧院话剧《简·爱》于十年后再度亮相。灵动的舞台语汇、原汁原味的诗意台词、刻骨入神的表演,让这部经典爱情名著再一次撞击观众的心灵。十年光阴见证了这部话剧的日臻成熟与演员的气质沉淀,与具有时间穿透力的《简·爱》原著一样,王晓鹰希望话剧《简·爱》能有“下一个十年、再下一个十年”,以带给观众永不落幕的感动。

观众的认同最能说明这部剧的质量

“您以为我穷、不好看,就没有感情吗?告诉您吧,如果上帝赐予我美貌和财富,我会让您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您……但我的灵魂可以和您的灵魂说话,仿佛我们都经过了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当袁泉扮演的简·爱略带哽咽地说出上述台词时,观众依然能感受到每个字下雷霆万钧的力量。这段经典的表白词将《简·爱》的精神内核淋漓地展现出来:爱情不能减损独立的人格、不依附于物质条件,它是平等灵魂的对话和性情的相交投契。正是这一超越世俗的爱情观、对人格尊严与灵魂自由的赞颂,使其超越时空与国度,激起广泛的共鸣。

正如“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简·爱这一角色如此深入人心,如何提炼人物最朴质的精神元素、获取观众的认同,既是此部话剧改编的难点,也是衡量话剧质量的关键。“《简·爱》是一部许多观众十分熟悉的作品,无论小说、电影、戏剧都有很多版本,很多人自己心里面也都有一个简·爱的形象。”王晓鹰说,“能否契合、呼应甚至提升他们心目中业已存在的对于《简·爱》小说和角色的认识,很大程度上说明了这部剧的质量。”

自2009年首演以来,话剧《简·爱》收获了如潮好评,在国家大剧院热演数轮,场场爆满,还曾赴上海、重庆、宁波、杭州、福州等地巡演。十年沉淀一路走来,演员的演技与表现力日臻完美,观众的感悟与品读力也与日俱增。有些观众最初认为袁泉太漂亮,与书中的“灰姑娘”并不相符,但一场演下来,观众看到了简·爱骨子里的倔强与高贵,不得不信服“袁泉不是在扮演简·爱,她就是简·爱”。凭借对这一角色的演绎,袁泉摘得了戏剧界最高荣誉“梅花奖”。

演员表演功不可没,话剧 《简·爱》的艺术创作手段也是可圈可点的。为了让熟悉这部作品的观众有一个更深刻、直观的艺术感受,王晓鹰诉诸诗意的舞台语汇,在独具匠心的空间流转与灯光排布中,外化人物的内心。比如,简·爱与罗切斯特的婚礼突然被打断,愤怒的罗切斯特带着大家去阁楼看疯癫已久的妻子,而简·爱没有像书中所写的那样一同跟去,她的“灵魂”呆呆愣在原地,任由像幽灵般冒出的旁人帮自己褪掉婚纱,换上原来的灰色长袍——此时台下鸦雀无声,简·爱遭受的打击已不言而喻。

袁泉+王洛勇:十年搭档默契依旧

从2009年首演至今,话剧《简·爱》演出了十多轮、上百场,其间也经历过主演更换,但最受观众好评的,仍是“袁泉+王洛勇”组合。有观众评价:“袁泉的表演异常沉稳,王洛勇扮演的罗切斯特则激情四溢,出色的形体控制把男主人公对简·爱的爱情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们演的是人物,而非英国名著的标签。”

表演背后是对人物长达十年的精雕细琢。袁泉回忆,自己最初阅读《简·爱》时是13岁,之后每隔两三年便会重温。它影响了自己的价值观,像投在心中的影子,映射在日常生活之中。她说:“她是所有女孩子的精神偶像与梦想典范,我很小的时候读到小说就心有向往,尤其在今天在当下,她那种高贵的精神更显高贵。这将是我最用心去塑造的一个角色,我甚至希望自己的精神世界能够与简·爱更接近。”在十年的演出期间,袁泉也经历了身份的转换,成为了妻子、母亲,她既从简·爱一角中汲取了女性成长的体悟,也将人生阅历的积淀融入对角色的塑造中。

此次为准备《简·爱》十周年纪念演出,袁泉一早就扎进剧组进行复排:“知道要复排,我们都很开心,因为回到《简·爱》剧组就像回到了家。每到排练场都会特别兴奋。我们尝试着让这两个人物关系的微妙之处再做得更扎实些,也很期待把自己的阅历和对角色的新感悟带给观众。”

被誉为“百老汇华裔第一人”的王洛勇以深厚的舞台功力、表演用功而著称。在美国百老汇打拼期间,为了练好英语口语,他曾在一块小石头上画好刻度,含在嘴里练习。《简·爱》是王洛勇回国后主演的第一部话剧,细腻动人的演绎让他成为观众心中“罗切斯特的不二人选”。他回忆,十年来和袁泉搭档默契,每一次复排《简·爱》,两人仍会反复研读原著、讨论剧中的人物,像抛光、打磨一件永远未完成的艺术品一样,为《简·爱》注入新的意蕴和理解。

“每次一看到袁泉皱眉头或者啧啧几声,我就知道这儿有问题。”王洛勇笑道,“于是,我们就把原版的英文小说再拿出来看,再看看中文版的、法文版的,分析几种语言在表达时有什么共同或不同之处,然后进行‘改’和‘调’。”

对于演员的探索与改动,王晓鹰也乐见其成:“话剧艺术不像影视表演那样是一次性的,演过一次便被固定住了,它是可以常演常新的,是可以有新的理解和感悟的。他们俩在那儿排着,我就不说话,让他们讨论,因为我知道他们的讨论会出现一些新的东西。就是在这基础上,话剧《简·爱》才有了十年来的不断丰富。”

据悉,本轮演出将持续至8月3日。

(本报北京7月30日专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