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新海诚《秒速5厘米》:缓慢的人生

来源:文艺报 | 吕晶莹  2019年01月21日08:33

2016年,日本导演新海诚携动画电影《你的名字》与观众见面。该片在日本国内票房突破100亿日元,也成为了第一部非“国民导演”宫崎骏出品而票房突破百亿的动画长篇电影,同时成功跻身历史上票房最高的日本电影名录。虽然《你的名字》在中国大陆票房不尽如人意,但在网络上,中国观众对这部电影的讨论却层出不穷,导演新海诚的另一部代表作《秒速5厘米》自然也再次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秒速5厘米,那是樱花飘落的速度,那么怎样的速度,才能走完我与你之间的距离?”——新海诚的《秒速5厘米》分为3个短篇,第一个故事《樱花抄》最令人唏嘘。少年远野贵树和少女篠原明里均是转校生,两人体弱多病、不擅运动,因为孤独而彼此交好。但好景不长,两人亲密的世界因女孩再度转校而悲哀告终。后来他们开始通信,在信中交流生活中的一切新鲜事,感受彼此的存在和挂念。一天,少年贵树又一次面临转学,临行前的某一天,他乘电车从东京到明里所处的栃木县岩舟车站(约3小时车程)。无奈天公不作美,那一天,早上开始下雨,中午开始下雪,晚上则演变成影响列车运行的恶劣天气。贵树所乘坐的电车因而晚点甚至停运,他在忐忑与不安中于深夜到达目的地,在车站候车厅里他看到等待他的女孩明里,吃下了她亲手做的食物,两人在一棵枯萎的樱花树下成就了彼此的第一个吻。次日,贵树乘坐早上第一班电车与明里告别——直至分别,他们都没来得及表明彼此的心意。

按照爱情故事的一般走向,影片会继续演绎彼此成长后的相爱,第三者的出现甚至病患之类的横祸。而新海诚却在后两个故事中,献给了观众这样一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结局:少男少女的感情在雪夜达到顶点,他们此生再也没有见面。没有外力的阻隔,没有飞来横祸,13岁的思念和誓约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成长渐渐黯淡。朋友也好,伴侣也好,都只是陪伴着走完一段路的人而已。正如成年后的贵树在多次与女孩擦肩而过后的内心独白:“我深知,这之后我们无法一直守在一起,挡在我们面前的是巨大庞然的人生,阻隔在我们中间的是广阔无际的时间,令我们无能为力。”

这部电影中的诸多细节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日本观众熟悉的街道、新干线、忙碌的人群,都在画面中细腻而真实地展现出来。影片多处长长的空镜头中,人物的感情随着景物的呈现而抒发,带动观众酝酿已久的感情宣泄而出。导演在画面中展示了日本民族的“物哀之美”,随风飘散的樱花花瓣、铁道路口飞驰而过的列车……在那样一个场景下,情节已不再是最重要的因素了——沉浸在景色中的观众,触景生情、感物生情,心为之动、心生感触;这时候自然流露出的情感,或喜悦,或愤怒,或恐惧,或悲伤,或低徊婉转,或思恋憧憬,不一而足。这种独到的审美体验,成就了新海诚导演独特的个人风格,却也成为其作品无法在海外获得巨大票房的枷锁。对于不了解日本文化的外国观众,他们想看的只是一个好故事,如果情节过于简单,情感的表达过于含蓄和细腻,在如今这样一个飞速前行的社会节奏中,观众恐怕很难品味到这种文化的深层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