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法国动画电影《白牙》: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来源:文艺报 | 蚌非  2019年01月21日08:28

《白牙》是美国作家杰克·伦敦的著名中篇小说,自问世以来多次被改编为真人电影和电视剧。2018年,法国导演亚历山大·埃斯皮加雷斯再一次将这一经典故事搬上大银幕,以水粉动画的形式展现了白牙的坎坷命运和抗争精神。影片获得了第31届欧洲电影奖最佳动画片提名和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佳动画片提名。

故事伊始,在风笛悠扬的乐曲声中,镜头越过茫茫的林海雪原,穿过群狼奔跑的身影,进入清冷月辉笼罩的人类小屋,这里正进行着野蛮的斗犬赌博。一只眼睛明亮的大狼被牵进场内,它就是白牙,是育空堡出了名的斗犬。带白牙来的人叫比第·史密斯,丑陋凶恶,奸诈狡猾,他主动提出让白牙一次斗两只狗,以此赚取双倍的赌金。被赶下场的白牙有些茫然,它仰起头来,目光透过破碎的屋顶,望向深蓝星空中满如银盘的圆月,仿佛若有所思。在两头斗犬的猛攻之下,白牙倒下了,就在此时,警察威登·斯考特来到了赌博屋外,开枪驱散聚赌的人群,救下了白牙,但自己却被比第·史密斯暗算打伤。这一段,导演使用了蓝色为主的冷色调,将人类的贪婪与冷酷凝聚成一团阴影,笼罩在白牙的命运之中,而明亮的圆月成为一个有代表性的符号,出现在白牙命运的各个转折点上。

受伤的白牙在警察斯考特的怀里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里,白牙还是一只很小的小狼,可以在山林里放肆玩闹;林间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温柔尽职的母亲还陪伴在身旁。此时的画面色调饱满鲜艳,就像一段童话。森林里处处是危险,猎食者无处不在,群狼总是虎视眈眈,可有母亲的温柔守护,白牙的生活充满乐趣,它乐观、勇敢、坚强、善良的性格就是在这个时候形成的。

危险和饥饿始终如影随形,寒冬到来,食物匮乏,威登·斯考特押解犯人的时候,出于同情,给了白牙一片鱼肉,尽管这片鱼肉最后被群狼抢走,但是幼小的白牙仍牢牢地记住了威登。万不得已之下,母亲带着白牙找到以前的主人——白牙的父亲是一只狼,母亲原本是印第安人灰海狸的雪橇犬。灰海狸收留了它们,并给它取名“白牙”。母亲被牵去干活,小不点白牙就好奇地东闻闻西逛逛。时光飞逝,白牙长成一只年轻力壮的猎犬,在母亲被送给另一位猎人后,白牙成了雪橇犬的头领。

噩梦终于到来,灰海狸一族的领地要被卖了,为了能把土地买到自己手里,灰海狸带着白牙前往育空堡贩卖毛皮手套以筹款。不料白牙却被冷酷残忍、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比第·史密斯盯上了,史密斯找人偷走了灰海狸卖东西的钱,为了保住土地灰海狸不得不卖掉白牙。此后,白牙开始了被殴打和调教的日子,成为被称为“育空堡噩梦”的斗犬,它凶猛冷酷,同时也伤痕累累……

从噩梦中惊醒的白牙在威登·斯考特家醒来,它身上裹满了绷带,没有上锁的小屋外一片温柔祥和。它认出了当年给它鱼肉的威登,也跟女主人玛姬相处甚欢,它帮他们干活,也与威登一起爬上高高的山坡,久久凝望着夕阳笼罩下群狼奔跑的群山莽林。

失去白牙的史密斯贼心不死,他纠集越狱逃犯去袭击威登一家,妄图夺回白牙,但在白牙的帮助下,恶人们最终被绳之以法。影片最后,搬走的威登一家与白牙郑重告别,白牙奔向它日夜思念的莽莽群山。

这是一部充满爱的电影,导演并没有急急忙忙地去讲述故事,也没有过多地着墨于刺激的斗犬,他的节奏是舒缓而宁静的;他将一只小狼无情颠簸的命运变得柔软又温和,镜头很长、很慢、,很精致;他乐于向人们展示白牙小时候的可爱稚拙,接近人类时的天真好奇,成为头犬时的勇敢聪慧,帮助人类时的勇猛无畏;他也展示了白牙离开母亲时的依恋不舍,离开灰海狸时的茫然无助,被训练为斗犬时的恐惧焦急,回归自然时的自由奔放……在他的镜头里,白牙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懂得人类的关爱与尊重,没有被一次次的离别击垮,没有被一遭遭的伤害改变,离开威登一家时,它的眼神依旧纯净无邪,依然相信人类,眷恋与人类的羁绊。

影片的画面与配乐值得称道。画面中,水粉色彩饱满艳丽、丰富生动,再加上“厚画法”(一种近乎在画板上堆砌颜料的绘画方式)的叠加效果,大到层次鲜明的山林风景,小到动物神态的活灵活现,尤其是眼神的精准灵动,无不将故事展现得更为惊艳。而配乐则紧密配合着场景和氛围,用优雅的风笛和弦乐,将生命的宏大、自由的可贵、人心的善恶、生活的恬静自然流畅地表达出来,为影片增色不少。

影片结尾,白牙奋力向山林奔跑,在镜头视角的切换中,任谁都能看出白牙对自由的热切渴望,那里有它熟悉并热爱的一切,那里是它的家园,是它心灵的栖居之所,也是它永恒的归宿。当它向群山发出呼喊时,影片在故事高潮后奏出一段最完美的余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