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余一鸣:我与我小说中的人物同呼吸

来源:人民文学(微信公众号) | 余一鸣  2019年01月09日07:14

经济越发展,我们的消费越多,提供的服务越丰富。但是,小到购买一台电脑、参加一次旅游,大到购买一套房子以及装修,或者办出国移民,一不小心,都有可能落入商家的陷阱。我曾经在电脑店购买一台笔记本,尽管朋友千叮嘱万叮嘱,我小心谨慎,还是被坑了一笔钱。我与推销的小伙子交谈,讲明我只想交个朋友,绝不要求退一分钱。他最后相信了我,把几种套路一一讲给我听。小伙子说,你替我们想一想,这电脑大家拼着低价卖,几乎是进价出柜,如果没有套路,不玩花样,我们和老板都只能喝西北风。同样,前几年工程招标实行最低价中标,许多项目的中标价低得可怕,这样的乙方中标后不偷工减料无法完成工程,豆腐渣工程在所难免。我们常常要求别人既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我们希望服务方大公无私,最好是无偿提供服务,最好都是活雷锋开店。等到上当吃亏后,我们会用道德标准审判对方,感叹世风日下。但是,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反思一下,要求对方不赚钱、赚不到该赚的钱,其实也是不公平不公正的。某些商家是利欲熏心,某些商家其实是迫于无奈。改变现状,需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诚信、契约精神。

立契是封建文明的一种体现,除了财产上的交易、分配,从前的乡村很少动用书面契约,我小的时候,村里人结婚很少去公社领结婚证,只要办了婚宴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承认。我大学毕业后,一个月工资五十元,登记结婚要交二十六元,我和老婆一商量,免了。很多年后为了出行方便,才补领了那红本本。那时候,人会遵从内心的承诺,遵守道德无形的契约。而现在的乡村,几乎很少有年轻人结婚而不领证了。这是源于现代人彼此的不信任感,还是因为对契约文明和法律精神有了与时俱进的追求?

小说中描写的分家立契,财产传男不传女的陋习,显然违背了现代社会公平公正的原则。我们在为二凤和小难鸣不平时,为什么又被来弟的恪守承诺和无私奉献默默感动?为什么又对三哈口爱恨莫衷?历史在进步,时代在变迁,大潮中的人物不是用简单的对错能作出判断的。我愿意我笔下的人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期盼,有自己的爱恨纠结,有人性的光辉与时代辉映。我想公正公平地对待我小说中的每个人,也请求读者设身处地去懂得并热爱他们。

至今为止,我大概在二十几家文学刊物发过小说,但《人民文学》是我发表小说最多的杂志,这次,我感谢《人民文学》又发表了《立契》,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