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新发现的钱君匋赠文手稿

来源:文汇报 | 胡志金  2018年12月24日07:48

钱君匋赠文手稿

前不久,笔者偶然从体育教育家王怀琪先生遗留的51岁生日纪念册上,发现一篇钱君匋的赠文手稿。钱君匋是一位集诗、书、画、印于一身的艺术大家。王怀琪,字思梅,早期上海精武会成员,长年担任上海澄衷中学体育教员、体育部主任,一生致力于体育事业,倡导“做学生健康的设计师”,所教学子无不对其称赞感念。他性格豪爽,交游甚众,广受赞誉。51岁生日时,他自备纪念册,“征求高朋好友,不吝金玉良言,纠我五一过去之非,赐我五一未来之南针”。1928年,钱君匋在其恩师丰子恺的举荐下,到上海澄衷中学兼任美术教师,直至1937年“八·一三”淞沪战争爆发离开,期间得以和王怀琪先生相处达十年之久。同事兼朋友生日,为人热情厚道的书画家钱君匋自然要笔墨相赠,以示庆贺,于是就有了这篇赠文。全文如下:

在十多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搬住到澄衷的一个古老的钟楼底下,那一列楼房空洞和寂寞的空气,给我占有了。

第二天清晨,我在霉味的卧房中醒来,隐隐听得许多脚步声、拍掌声、一二一二的吆喝声,在东边不绝地鸣响著。不多久,逐渐逐渐,那些脚步声和一二一二的吆喝声加重加响加清楚起来,经过了我的卧室楼下,又渐渐轻下去、淡下去,远去了。——往后,才知道这是体育先生王怀琪教的早操。

就在这时我便认识了王怀琪先生。他是一个结结实实的矮个子,一望而知是具有豪爽的性格的,他的举动常常带些诙谐,使人觉得更容易和他亲近。他教的学生很多,没有一个不深深印着他的伟大优越的人格的。

今年的秋天,算来我和怀琪先生相识已经十多年了,在这匆匆的十多年间,我曾见过他几经沧桑,虽然这些遭际不是我所经历的,也觉得他太凄凉太坎坷了。幸好他是从业于体育的,有着壮健的体格,旷达的心胸,所以虽经变故,还是当年的样子,不像是五十一岁的人了。我想,就再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也还是这样罢!

三十一年,秋九月豫堂钱君匋记于海月庵

此文写于1942年9月,“豫堂”是钱君匋的别名,“海月庵”为其书斋名。此时钱君匋已离开澄衷中学四年多了,此间他和几位同仁创办了万叶书店,任经理兼总编辑,在书画、金石、出版、教育诸多领域奋力耕耘,成绩卓著,享誉四方。钱君匋不仅撰写赠文,还赠以画作,足见其古道热肠,情义之重。他仿八大山人笔法,画梅两枝,梅枝折而直上,梢头梅花少许,着墨素淡,画面简括。或许他是借梅花的超然品性喻指同仁人格之美,可谓寄慨遥深。

钱君匋的这篇短文,平实清畅、情感深挚。开篇有一种浓浓的怀旧气息,过往之事,恍然如昨。文中写到的“钟楼”建于1905年,方塔构型,巍峨高耸,是当时沪上为数不多的钟楼之一,被誉为 “虹口大自鸣钟”。塔下第二层是教工宿舍,钱君匋在澄衷任教时就住在这里。兼教音乐的钱君匋,在澄衷的宿舍里备有钢琴和留声机,时常练习弹琴或作曲。钱君匋陪伴这座钟楼几近十年之久,心头有着挥之不去的眷恋。他在著名的《钟声送尽流光》石印跋文中写道:“讲舍之侧有层楼巨钟,憩迹其下,至移十霜,报时之音,晨昏不息。一九三七年秋,日寇侵沪,仓皇离校,奔流湘鄂等地,不复再闻钟声。”一种深深的不舍和无奈在字里行间弥散开来。“八·一三”淞沪战争爆发,澄衷中学危在旦夕,钱君匋遂自校中迁出部分书籍及钢琴等物,寄存到了法租界。他和几位同事把东西搬走以后,还是相约守在古旧的校舍里,“我对于相处近十年的那座赭褐色中世纪式建筑钟楼,非常恋慕,不忍遽然离去”。

短文第二段回忆王怀琪先生带学生出操的情景,细腻生动的描摹,将读者带入那个旷远而又逼真的训练场景。王怀琪擅长体操教学,他指导的体操表演全市闻名,大凡上海举办大型运动会,都要请他来指导和排练体操表演。文中反复提及“脚步声”“拍掌声”“吆喝声”的变幻,由重而轻,由轻而淡,由淡而远,这种富有韵律感和画面感的文字,仿佛让人窥得王怀琪先生指挥出操时的威严之气与勃发英姿。

文章继而写与王怀琪的相识及对他的评价,于平淡自然的文字中,表露出对王怀琪先生崇高人格的尊崇,“他教的学生很多,没有一个不深深印着他的伟大优越的人格的”,这是一句极高而又极中肯的评价。许多澄衷学子虽毕业多年,仍念念不忘在澄衷所受到的良好的体育教育,深情怀念让他们受益终生的王怀琪先生。如香港著名实业家、慈善家李达三先生已97岁高龄,仍身体硬朗、思维敏捷,他每天必做的半个钟头“八段锦”,就是当年王怀琪先生所教。据李达三先生回忆,每天清晨早操,王先生必手持一块戒板逡巡于队列之间,谁的背脊挺得不够直,就拿这块戒板往他背后一靠,久而久之,大家不得不挺直腰板,风度俨然。

钱君匋在文末写了王怀琪先生的人生变故。王怀琪先生一生坎坷多难,28岁时发妻故世,41岁时继室又不幸离世,且“子业成而夭,女嫁后而亡”。但王怀琪先生以其“壮健的体格,旷达的心胸”和不幸的命运抗争,在普及体育的宏远事业中寻找生命的慰藉,因而深得钱君匋的赞赏。

钱君匋的这幅手迹,刚健工稳而又轻灵活泼,是其行楷书法的典范之作,运笔平稳柔顺,章法疏朗萧散,整体气象清新俊逸而又端庄典雅,自有一种书法大家卓然超凡的魅力。如此内敛而清逸之笔,与王怀琪先生峻洁的人格、雄健的精神相契合,也传达出钱君匋与王怀琪先生之间惺惺相惜的情韵。

(本文图片由姜志勇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