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书写少数民族儿童文学的丰富与深厚

来源:文学报 | 张锦贻  2018年12月16日12:10

由于长期在民族地区从事儿童文学研究和创作,我常常有机会到少数民族聚居的草原、大山、乡野上去,认识了很多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民族作家,还搜集、积累了一些在不同民族儿童中广泛流传的民间儿童文学作品。时间久了,随着对民族儿童文学研究、探索的更进一步,以及这方面学术视阈、审美视野的延伸与拓展,我越来越觉得,应该写一本关于中国少数民族儿童文学的书,把深藏不同民族文化意蕴、浸染不同民族生活色彩、洋溢不同民族儿童情趣的民族民间儿童文学作品记录下来,把当代中国南北方各民族儿童文学创作的情形、趋势,以及民族作家们描写民族儿童生活、思想的优秀作品展示出来,从而显示出少数民族儿童文学的丰富与深厚、绚丽与奇妙,显示出各民族少年儿童形象独特的精神风貌和内心世界。

从21世纪初至今,我一直在写这本书。这一写作过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即使是人口较少、居住僻远、创作薄弱的民族,也有本民族的儿童文学;有的虽然还较多地停留在民间儿童文学的层面,却仍富有本民族儿童的情和意。这本书虽然引录的民族作品有多有少,但都是中华民族儿童文学历史长河中一点一滴的积累和创造。各民族人民的审美理想和多样的审美情趣,各自独有的对创作意境、风格、韵味的追求,都结晶在不同民族中民间流传或作家创作的儿童文学作品的艺术魅力里。

就民族儿童文学研究而言,总是必须在每一民族儿童文学的微观特质中来反映总体的宏观状势。正因为这样,这本书中引录、叙述的不同民族儿童文学作品就尽量详细一点、完整一点。从另一个角度说,一些流传在不同民族儿童中的民间儿童文学作品,以往没有系统地出版过,在民族地区日益现代化的今天,很容易被忽略中散失;当代作家的作品也会由于民族众多而不能被广大读者普遍接纳。事实上,只有认识和了解少数民族儿童文学给中华文化宝库留下的辉煌与各个时代的丰厚的遗存和新作,才可能理解、把握它长期形成的审美艺术形态的多样化、多层次。

我的另一个深刻印象是:中华民族古老而又常新的儿童文学传统,其原始形态绝大部分源于民间的创造,经由当代民族作家们承扬、提升,加上在改革开放中对他民族、外民族儿童文学的借鉴、汲取,才会使不同民族儿童文学各有更高层次的发展,而后达到全新艺境的创造。这是一种传统与现代兼容并蓄、稚拙与优美一同呈现的诗的艺术境界。现实衔接着历史,社会不断地变革,时代不停地前行,各个少数民族的儿童文学使民族性融进当代性、儿童性之中,并由此凸现不同民族儿童文学中所展示的民族心理状况的新发展、新变化。

五十五个少数民族的儿童文学,各式各样,说不尽的独特独异,说不尽的清新清纯,说不尽的瑰丽瑰玮,就如一群从遥远大山里走出来的淳朴而又活泼的孩子,在广阔的文学百花园里留下了深深浅浅、大大小小的足迹,也留下了上下今昔四面八方不同民族儿童的欢声笑语和情意趣味。写这本书,就是想存留少数民族儿童稚嫩而又真实的前进印痕,想存留他们快乐而又艰辛的成长情状。真的,我衷心期待中华儿童的美好未来,希冀与民族儿童文学一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