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当下儿童文学创作的困惑与突破

来源:湖南省儿童文学学会 | 邓湘子  2018年12月02日09:12

作为儿童文学的作者,我觉得应该要了解儿童。要了解儿童,我们也可以看一看我们作品当中的儿童与我们现实生活当中的儿童之间的距离。在审视我们自己的作品的时候,要审视在作品中是否能看得见真的孩子,是否看得见孩子的想法和他们的想象,是否能为孩子的想法和想象提供新的空间和可能。作为作者,首先要能够看见孩子,让看不见的孩子能够被看见,让孩子的欢欣与疼痛被看见,让当下孩子的内心世界,他们的情绪,他们的情感,能够被看见。

今年7月30号,在东安县的一个村庄里,我在农家书屋给孩子们做阅读讲座,留了点时间让孩子们写一写他们自己想写的东西。让我感到很惊讶的是,一个一年级的孩子仅用十分钟就写了这样一个作品,她写的是《我和一本书的故事》。她写道:“我很喜欢一本书,这本书就是《白雪公主与王子》。当我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我感到很有爱情。我在想,爱情是什么?妈妈告诉我说,以后你会学到的。我说,我知道爱情是什么了。爱情就是爸爸和妈妈给我带来的幸福。”

同行的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的编辑杨巧也是一位儿童文学作家,她和这个孩子进行了深入的交谈,想知道这个孩子为什么能写出这样的一段文字来。我们看到,今天的孩子在飞快地成长,同十年前、二十年前的同龄人相比,他们的内心世界、他们所想的问题、他们的情感、他们的表达、他们的语言,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我是湖南省农家书屋阅读指导的志愿者,所以近年来有很多机会走进包括湘西在内的很多山村,与农村的孩子们去谈阅读,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于一个作家来说,这些经历丰富了我。

去年暑假,在吉首市的一个叫排杉寨的苗寨,在那个非常美丽的村庄里,我在一个露天的场地中给孩子们谈阅读

我曾经主编《小学生导刊》十八年,带着我的团队做了一些了解孩子、促进孩子成长的教育活动。我们策划的一个典型活动,叫“发现教室”。什么叫“发现教室”呢?我给出的解释,就是老师带着孩子们进行探索性学习的地方就是“发现教室”。那个探索学习的地方,哪怕是一个山坡,哪怕是一个池塘。我们要促进孩子们行动起来,要了解孩子在行动过程中想什么,他们有什么收获,他们有什么进步。我们开展的这些活动,我觉得都挺有意思。

比如,湖南澧县农村的孩子们。因为当地发现了世界上最早的水稻种植遗址,于是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研究水稻的发展。

平江的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去探索小蜜蜂的秘密。

炎陵县靠近井冈山的孩子们,很多是留守儿童,有很多孩子不爱学习,于是老师带着孩子们将自己的故事拍成微电影,拍了一二十部,以这种方式来促进孩子们进行学习。

还有湘西龙山的孩子们,作为土家族的孩子,他们关注自己本民族的音乐和乐器,他们动手来制作一个叫作“咚咚喹”的乐器,用它来演奏,有很多美妙的体验。

张家界慈利县一所农村小学的孩子们种了一个中草药园,因为这个中草药园的种植,他们获得了丰富的校园生活。

华容县是鱼米之乡,在洞庭湖边。华容县实验小学的孩子们调查当地的农副产品,看它们是怎样生产出来,如何走上市场的。

桃源县一个农村小学的孩子们,做风筝、放风筝,表达自己的体验。

湘潭市岳塘区育才学校有一个团队,老师带领孩子们开展了一个活动,叫作“探寻化石的秘密”,这个活动获得了第32届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一等奖。

在这些活动当中,我觉得我们的编辑在成长。我们的团队当中,包括我,包括皮朝晖,包括周静,还有其他的同事,都是儿童文学的写作者,我们在这些活动当中也有了新的收获。像青年作家周静,她的长篇童话《一千朵跳跃的花蕾》获得了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她在书中所体现的理念,在作品当中的表达,我想是不是也与这些活动有一定的关联呢?

我自己准备创作的时候,有时候会回到我的老家——湘西南的绥宁县,去走一走。我的老家绥宁县有另外两位儿童文学作家,一位是陶永喜,另外一位是陶永灿,他们是我的兄弟,我们时常一起到山中去行走。《蓼花鼎罐》《像蝉一样歌唱》……我的这些作品都载有我去行走的体验。我从中获得的感悟是,对儿童世界的探索和认知,需要付出持续的全身心的热情和努力;儿童文学的写作者要积极地参与孩子的生活,才能保持敏锐的感觉;儿童文学的写作者要积极地促进孩子们创造生活,我们才能看到全新的孩子。

我在一个学校与孩子们交流之后,要求孩子们写下自己的体会。最后我想把其中一个孩子写的一首小诗分享给大家。这首小诗叫作《当我在黑暗里》——

当我在黑暗里

我会想到今天有一件有趣的事情

当我在黑暗里

我会想

如果我会飞的话

我要去哪里

当我在黑暗里

我会想自己在幻想中畅游

如果您在黑暗里

您会干什么

这是一位五年级女生写的一首小诗,我们从她的表达里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