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野沙》里世界的“面相”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文剑  2018年11月30日13:37

1小说是写人的艺术,优秀的文学作品总以高妙的手法,塑造出深嵌人心的鲜活人物,这些深涵文学性的名字中透闪着作家的智慧光芒和可以超越时代的情感记忆,感染一代一代读者,让人铭记难忘。当然,成也人物,败也人物。对于长篇小说而言,众多人物形象的赋制,需要作家不同凡响的构驾能力以及对人性深刻的悟认。这是难为之事和根本考验。单就人物形象塑造来说,郭严隶的长篇小说《野沙》是近年来国内长篇小说塑造群体人物的作品之一。《野沙》中的女性形象的塑造依循着阶级出身、家族背景和命运性格等因素着墨,居于作品不同的叙事位置,各自显示出不同的文化涵概力。

《野沙》文本中地富阶层具有代表性的女性形象,是吉娜、齐云格、陆春玲、孟庭芝、沈曼玲、杜璇、倪玑、穆摇光、骆开阳、韩梦溪、韩小溪、骆开华等;贫下中农阶层具有代表性的女性形象,是赵天霞、九月菊、山妮儿、周嫂、皮婆婆、秀玲、吴香香、陈玉莲等;客居者类:沈蔷、歌胥;掌权者类:梅宝珠、李桂琴;爱情流亡者类:牟雪、烨月好、巴哈尔古丽等;西域少女群体:玛格萨、帕坦木汗、阿依汗古丽等。作家以“伴随式”体验的创作法式,让这些女性形象气韵生动,具有强烈的美学温度和文化哲理的象征意味。

借北斗七星称谓得名的天龙谷“七个星村”七户世居人家,在渐次到来的政治运动中率先成为被镇压的对象,尽管政治新秀范新生和罗光宗与七家族间有着交缠难厘的恩怨关系,却无法改变他们衰亡的命数。天龙谷当时政治集团对其时代政策曲解为各户不杀光,七家族得以各有后人侥幸地留下活命。七个星村四女性:杜璇、倪玑、穆摇光、骆开阳,便是其中几株独苗。故此,四女子在懵懂少女时代就传递给人一种悲剧的刻骨的苍凉,由富贵小姐瞬间变为整改对象,这身份地位落差巨大的改变,以及政治运动暴风骤雨式的、对其思想心智意识的冲刷,将她们铸炼为能集中反映《野沙》地富新一代内心情景的代表人物。四女性的出身、所处时代背景与各自命运的紧密关联等,决定了其美学形象指意的深刻性。

天龙谷的政治清算和血洗地富阶级等时代风云,作家均以写意法表现,推为远景,只设“打浮财”一节为特写镜头式而成切入点。七家族之中医世家倪家和祖辈开玉坊的苏家是这个情节的“主角”。“四女性”伴随着苏如仕的惨死、沈蔷夫妇的到来以及吉娜满怀忧虑地即将扶母携儿告离七个星村而出场。这是一种强烈的视觉反差和悲景写悲情的叙述,她们面对的是搏斗惨烈,生死较量的生存空间,外界的争斗越立体、描摹得越细微,这一紧张的氛围越给读者切身的隐忧,并不由地要臆测弱小女子们的命运流向。

作品令人赞叹处在于,渐渐就发现四女性在看似悲惨无辜的命格之下,有一种清晰的天道由然之义。也就是说,《野沙》让人们从天龙谷一朝风雷涌动,清匪反霸,土地革命等等改朝换代伟大的政治运动中,清晰看到自然规律,因果循环的从容发挥作用。

且由每个人的故事来看。先说穆摇光。这个“四女性”中最先进入读者视野的一位,穆家二少爷穆庄子的独女,人生与琵琶重要有关,福祸由斯:因去向沈蔷学弹琵琶而在土改伊始自家惨遭灭门时幸免于难;因在学校汇报演出中琵琶独奏引来县委游书记注意而致使悲哀地独去西域大漠。这是故事表面的纹理,往深处看,便看见她的命运实为自身性格使然,而她的性情是血液的作用。

血液是家族精神的具体传承物。从某个角度几乎可以说,《野沙》的故事是由穆家一代主要承续者的不讲究“取之有道”而引发的,穆摇光的祖父穆成林见利忘义,昧下了本该属于东方家的珍贵玉佩,导致接下来一连串的败行,耍阴谋弄诡计,使得与吉娜深情相爱的东方白玉出家为僧,而儿子穆非子美梦成真终于娶吉娜做了自己的新娘。

这不道义的行为出自穆姓人是不奇怪的,七个星村的世居人家中,在千年前,唯穆家是靠的酿酒之技得以被留下来(“只穆姓略有争议,一说这户尽靠的酿酒本事”)。如此追究下,故事的另外一个触点中,鲜明可见的穆氏的残暴也就不难解读了,乃本性使然:仅仅因为刚刚学活计的小长工范满仓(后改名范新生)扶歪犁杖伤了些秧苗,穆成林便怒挥竹稍儿抽瞎了他的一只眼睛。

这些遗传基因的影响尽管被摇光目下的凄惨命运所消淡而被读者忽略,可是,这样一种心智的客观保有却是令人清醒于心的,大家小姐的习性,失群落寞的可怜,小小心灵中前途未卜的疼痛。正是这些逐渐萌生出对幸福的极端奢求和占有欲,一旦机会来临,其阶级固有的寄生性和自私心便显露无遗。如成为副校长梅宝珠干女儿时的窃喜;与杜璇夺爱;集体劳动背煤时邀功的急迫;示爱天权遭拒绝后的冷硬决绝等。

西去是摇光求取幸福的爆发点,也是其悲苦人生之旅的开始。孤烟农场负责人之一李桂琴设下的惊天骗局落在穆摇光身上,其偶然中有着必然性。

大沙漠里孤烟农场的小跨院,那宛似牢狱的地方,恰成为摇光化蛹成蝶的道场,在对小侏儒的真诚相待,一片善意教化中,她完成自我寻找,濯去尘垢,修炼出本真的光明。发乎本能的举止动念终于不再是计谋、心术的运用,她一切都是真心了。首先受益的是可以为她而生死的苏玉衡,那块悄悄捎送到他手中的在他们少年时代被撕扯成两半而细致重新缝缀到一起的手绢儿,成为最美好的表白誓言。

当然,真正大受益者是她自己,八年的大漠生活,她竟美丽依旧,容颜未变,一朝获救的幸运是她自己心灵感召来的吧?穆天权天神降临样来到身边,她终于跟被残酷斩断的往昔生活重新接轨了,回到了自由。这时候的她,才跟以吉娜的心灵为环境气氛主导体的群队相应了。

尽管接下来的道路更艰难曲折,但是有真爱陪伴了,荆棘犹如鲜花。能够在随后连番的大沙漠遭遇中奇迹般地化险为夷,这群人实在依靠的是自己心中真爱的力量,他们自己是自己的拯救者。

后来塔克拉玛干腹地由净土绿洲所升华变成的七个星村,一切的美景,都是他们心灵世界的映现。穆摇光这个人物应该说很好地演绎了《野沙》“琢石成玉”的主旨,让读者悟知这个神奇过程是怎样进行并完成的。

写摇光便是写穆家。真理照射下这个德行匮乏的家族的可悲尽以抽象和隐蔽的投影传递。穆非子不择手段娶了吉娜却并未真正得到她。穆天权喊了多年的父亲浑然不知自己宝爱的儿子身上流淌的竟是东方家血液。穆成林鄙耻私密的玉佩,冥冥神力安排下最终归复东方家。穆家在天龙谷一番纵情的衍演,最终除了留下一枝独苗摇光外,尽成镜花水月,而这根独苗被迫远走天涯身跌陷阱险些丧命。甚至,穆家的悲哀到后来体现在了穆摇光和苏玉衡的儿子苏白漠身上,当净土绿洲与外部世界连通,新一代孩子们去参加高考,只有苏白漠一个人没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使得苏玉衡平生第一次沉默了,独自在圣墓山巅坐了整整三天,回来后嗓音喑哑地对妻子说,都是苏家世代只可磨玉、不可为官的祖训之误!……穆摇光也在做类似反思,却苦于一时找不到症结。苏玉衡想了想,说,若从母系找原因,多半跟外祖穆家世代经商有关……不往学问上用,就废了求知心劲儿”),如果说他最终的以歌喉奉献世界是一种独特之美,这份人生的美丽或许与他的母亲穆摇光曾历的一切磨难有关,她就是那样终于脱胎换骨的。

穆摇光美到了最后,显示了命运的慈悲和人自身努力的可贵。

由穆摇光,可以看到郭严隶人物塑造具有适度美感距离这一艺术创作特点,这是一种人物行动的内在紧迫感被环境、心性以及道义法则制约和引导,从而具有了人性的复杂性、开放性、伸缩性和美的弹力,并规避了日常生活给予人性重复、乏味的单调化表征的美学思考的实践。可以说,这是成功的。

2同样,写骆开阳就是写骆家。“骆大地主家留下了小命儿的骆开阳”是骆家在土改大覆灭中仅存的独苗(哥哥开物和姐姐开华死于土改后),水晶铅笔盒与异体鸳鸯蝶,这两件引她出场的物品,成为她重要的精神象征和情感意象。堆满着金银细软的祖宅里,只这两样东西是她不能割舍的,因为是哥哥和姐姐分别送给她的礼物,这让人看见这个女孩身上重亲情轻物质的高贵秉性。为她后来的计杀罗光宗埋下了令人信服的理由——骆开华和骆开物都因罗光宗而先后惨死。不仅如此,苦苦等来的与东方勿用的恋情得慰,也因罗光宗迫害勿用而转瞬成空。这一切成为骆开阳最终背井离乡出逃西域命运的伏笔。

来看骆开阳命运的必然。

如上分析穆摇光时所言,命运由性格决定,性情是血液的作用,而血液是家族精神的具体传承物。骆家是七家族中道义落差较为显著的一户。祖上是东方家的上门女婿,称道天龙谷。世代开设玉矿,“比德于玉”一直是家族的隐形基因密码。骆家玉矿曾在川西北创造过财富神话。是什么原因使他们成为七大家族中最早转型为地主的一户呢?当玉缘浅去,物质财富的积累往往成为家族精神提升的羁绊,这些活在锦衣玉食中的人们渐渐性灵蒙垢,层层堆积,远离了本性。千年繁衍成为了蜕变的行旅,当骄奢淫逸成为常态,剥削与压榨穷困阶层成为理所当然,灭亡的时刻不可逆转地来到了。

此为天龙谷七个家族共同的演绎。尤其具有说服力的是杜家的故事,这个家族因为有个在解放前投身革命的青年而幸免于一次又一次来自政治的劫难,却同样无法逃过上天意志下注定的灭亡,他们是合门丧于莫名其妙的瘟疫,只有杜璇父亲这一枝被父辈逼着躲到了坝里去才幸免于难。到头来,杜家也是只剩一株独苗。

他们需要化为灰烬,以期新的生发。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解读祸福相依这个词语里所隐含的上天的慈悲。到一定的时候,有些群落需要集体成为落叶,让崭新生命从落叶积肥所滋养的土壤中发芽生长,这已是滤尽尘埃可以引领时代的先进生命。进化便是这样艰难地完成。

现在,可以看见作家让七个星村在西域大沙漠里重生的苦心了。这些天龙谷七个星村的后人们必须逃亡,去经历一场场剑锋淬火,生死考验,然后迎接生命的凤凰涅槃。大死大活之后,他们终于赢回了自己种族原本有过的幸运,成为了秉承天命的使命者。两遭覆灭后,在大沙漠腹地顽强再生的由七个民族融合而成的新七个星村,是理想社会的标本,人类可以追慕的福地。

骆氏家族不可规避的生存危机开演在骆开阳身上。

年仅10岁的女孩开始了自己的人生:捡拾悲惨溺亡的姐姐开华的骨殖草草埋葬,默默忍受巨大痛苦;在饥饿逼迫下说服东方勿用,年三十里去沿街乞讨;中学毕业回乡支援农业第一线后,理性地与杜璇一起积极求进步以自保;耐心等待所爱的东方勿用朝自己走来……这些行为无不让人看见强大的自我克制力与千年家族文化熏陶的印痕,这是骆家从文化和道义的合力锤磨中得来的生命能力,一种沉稳执着敏锐温润的特性。

特性即家族之根,扎入道义泥土方能枝繁叶茂,一旦偏离道义指引放任自流,就会断根自毁。骆家的悖道离德,将聪明智性用于造恶业不是由开阳肇始,(“举凡强占田地、放高利贷、夺产害命,这些号召穷苦大众揭发的地主恶行,都能一沓沓列簿册上……穆家、骆家,这都是奸恶狠有名的”) ,却由她而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就是她的施美人计杀罗光宗而为哥哥姐姐与恋人复仇。

这件事的悲哀在于,罗光宗有着极大程度的无辜,首先,骆开物与骆开华的死亡,其实都不是罗光宗有意为之,甚至是他所不愿意的发生。知道骆开物被打残,东方勿用受刺激而疯狂后,他烈怒中狠狠处治了擅自做主导演这出恶剧的属下;骆开华跳池塘后他不顾自身安危随后跳下去拼力想要救她。也就是说,骆开阳因不明真相,而将他认定为迫害自己亲人的凶手,是对他的一种冤枉。

其次,罗光宗的对骆开阳生爱是中了她的圈套,也就是说,这件事的第一责任者是骆开阳。

可悲更在于,骆开阳杀害罗光宗,是在他有了忏悔和真心的时候。罗光宗对骆开阳的爱虽然是不该的,却是动了真格的。在这份爱的暖照中,他因幼年不幸遭遇而结下的满心寒冰开始解冻。世界不再是严酷冷漠,内心渐渐少了怨怒,多了宽容。这个已经不会流泪了的人,在开阳的草房里拥她在怀时刻第一次流泪,是他告别心灵阴霾,开始新的人生的重要表示。有理由相信:开阳情感不是陷阱的话,这将意味着罗光宗获得精神救赎,迎来自己美好人生风景的金色时刻。可惜,可能的他的人生救赎机会成为了死神的机会。最令人无言的是他的第二次为爱流泪恰是对人世的告别,那是他被骆开阳骗上春天坪村所在的山坡,在骆开华的坟墓旁边,得知骆开阳对自己所存的杀害之心后,他仍然痴心地想打消她的念头唤回她的心,而愚蠢疯狂地为之努力时候。

当然,罗光宗真正的死因是部署并督令实施毁神树,砸神石的“霜降行动”,是这个亵渎圣物的罪行,招来了天谴。不得已提前实施复仇计划的骆开阳只是上苍实现自己意志的道具。这也便是这个女杀人犯能够成功逃离天龙谷的缘故——她杀的是一个该杀的人。

毕竟这也是罪行,难逃上苍的惩罚,所以有了这个女罪人流亡戈壁大漠的命运。历尽艰辛,九死一生,都是领受慈悲天刑,为的消其业障,除其积垢,以罚为救,使得新生。

亲人尽罹难后,慰藉开阳的只有爱情了。遥远的戈壁大漠自由的环境本使她的圆梦具有着可能性,怎奈苦恋着的东方勿用渐渐恢复正常后,想起了过往的其它一切唯独忘却了曾经与她有过的短暂牵手。东方勿用与烨月好相爱了,这残酷的现实犹如针芒直刺开阳的心,在剧痛中她醒来,重新思索关于爱情,这才看见了赵天石对自己的一份不变深情的珍贵。

骆开阳对赵天石感情的接受,标示着她终于跨越了阶级的鸿沟,开始淡化出身,有平等意识,境界提升,走向成熟。一个人格趋向完善的人,才会与真爱有关,这是骆开阳故事予人的启示。

真爱的沐浴,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居民纯良的人性,为拯救灾难中的净土绿洲七国百姓所付出的努力,及对吉娜身上所磨出的神性辉光的向往,在这合和而成的精神洗礼中,开阳脱胎换骨了。

开阳的人生遭际就是一次改造个人内心生态,而后改造自然生态这宇宙道理的演绎。最终大沙漠腹地七个星村的成功建造是人心生态获得改善的缩影和证明。开阳精神的复活与心灵回归是宇宙天地慈悲的显示。这说明爱先于固有生命经验到来,成就一切。

4 带着一份虔诚的祈盼与祷告,小小倪玑出场了。这位世代名医的后人,倪家唯一幸存的血脉在神树前,为家族横遭变故下,出逃的父亲,病重的母亲祈求平安。

作家给她安排了这样的出场,是在委婉地宣告,这是一个会得到神格外眷顾的生命。

需要神格外眷顾的人,往往都有着格外繁色的故事,倪玑便是这样。她在四女性中尤其显得经历曲折,身世悲凄复杂。根源在于她的提前辍学,关雎一中里只读了半年,就因为年迈的奶奶病重需要照顾而辍学回了天龙谷。

中途辍学,难有学识和价值判断提升的空间,导致她的行动盲目。另外,这使她几乎不可避免地遭遇了时任玉壤公社第一副书记朱洪发的爱。在朱洪发,其实这是无可非议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少年得志,英姿勃勃的他,对出现在自己环境中的最美女生爱慕心,属自然而然。惟一不该的,她是地主后代,而他是党的干部,在当时有着政治上的鸿沟,一旦爱了她,他就是违反了组织的纪律。他深知这一点,仍然“飞蛾扑火”,不惜锦绣前程遭毁掉,鲜活一个痴情子状。如果倪玑也如他一样回应以真爱,将是多么美好的一段人间情缘。两个人的命运取长补短之后,朱洪发仕途上可能没指望了,但拥美人在怀,也足堪慰藉。倪玑呢,可以籍此逃出悲苦命薮,过一场至少是平安的人生。

可惜不是这样,倪玑不爱朱洪发,因为她心里有人,她与青梅竹马的韩天枢深深相爱着。

但她又接受着朱洪发的感情。这就是一切祸患的根。

是的,错在她,她应该在一开始就明确告诉朱洪发,自己不能接受他的爱及其原因。为什么她不这样做呢?因为愚蠢吗?

应该说因为有苦衷,那就是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的出身及处境,使她不能不有所顾忌,而委曲自己。从后来发生的事情看,她的顾忌是有道理的,一旦让朱洪发知道了她心里爱着韩天枢,那韩天枢就会惨了,是不可能有机会去读师范学校的。朱洪发甚至可能置他于死地,那时候的情势,让一个地主崽子死掉是很容易的。

朱洪发就这样被她毁掉了。他一片真心全部投入不计代价地爱着她,她却是在跟他作戏。当识得真相,何其暴怒!使他怒不可遏的,更有韩天枢与自己身份上的天壤之别,他是当时玉壤公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者,“想谁就是谁”的人物,而韩天枢不过一个被打倒的地主的后代,没有任何前途可言的“匍匐在地面以下”的家伙,她竟为了这样一个人而玩弄自己的感情!他的尊严实在太被挑战了!

他认定了倪玑是在玩弄自己的感情。

悲哀在于,倪玑的观点跟他恰相反,在她认为,韩天枢虽然跟自己一样活得艰难,但他出生在富贵之家书香门第,跟自己是同类。正像书里的巫喜贵所说,“知道这些尖子生骨子里瞧不起自己,他们仍旧深深藏着骄傲,就像藏着一根扎他的钢针”。她认为自己同命运者们是受难的耶稣,内心里有一种高贵。从她敢于跟朱洪发作戏,说明她并没有认同他的尊贵。

朱洪发偏偏以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她是对的。在烈怒之下,他以最丑陋的方式报复了她,把人世的悲哀呈现到极致。对于倪玑这样的女性,爱情是最珍贵的宝珠,而清白遭玷污,就是这颗珠宝被残暴打碎了。她却不能死,因为还爱着韩天枢,她得为了他的安在而忍辱(朱洪发恐吓若她死了,韩天枢就会活不成)。

俗世男女孽缘在这里彻骨地演出了,他以非人的方式侵占了自己曾经刻骨铭心爱着的人,在毁掉她的那一刻,更残酷地毁掉了自己。就因为曾经那么地爱,所以,即便是这样了,也不能休。得不到你的心,就只得到你的身吧,聊以安慰吧。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怎样折磨着那颗自己无法得到的心灵,使它更加地远去着。每一次的行恶都是抽向自己的皮鞭,笞痛使他必须让自己更麻木,从而堕落得更深,终至不可救拔。

表演罪恶的双方,到最后,倪玑能得救,因为她是忍耐者。而朱洪发劫数难逃,在于他是施暴者。倪玑作茧自缚,朱洪发罪不可赦。这位相貌英俊、政绩斐然的玉壤公社第一书记,本应成为一方百姓的父母官,沾染倪玑后,丧失理智、行为乖张。娶妻后,依然不肯放手倪玑。倪玑示好陆年友,他竟淫污年仅十九岁的韩小溪,以报复倪玑,致使小溪疯癫。所以,他死有余辜。

当然,倪玑是有责任的,是她的性格害人害己。朱洪发发现了她跟韩天枢的初吻后,虽怒极,如果她肯顾及一下他的感受和尊严,低头认个错,那他也许就会认了,放过他们了。偏偏她倔执任性,毫不留情地往他的心上扎刀子,逼得他一刹那间丧失了人性。

性格是怎么来的呢?来自血液,也就是家族遗传。个人的命运,是无法摆脱家族业力的影响的,其实是祖辈之德世代累积所显现的一个横断面式的流程。

这时,就可以看到,写倪玑,也就是写倪氏家族。

倪家世代悬壶济世,应该是有祖德的,怎么也难逃渊薮呢?这很令人深思。可见富贵二字,虽是人人趋之若鹜,却实该警惕。所有人性中需要痛下刀剪的存在,都从骄奢淫逸中生出来,而富贵是其根。倪玑的善恶动念正是倪氏家族福祸消长的当下复现。睚眦必报的蛮狠,玩弄情感的冷酷,制毒配药的手腕……家族的劣性在倪玑身上触目体现着。

毕竟倪家得了庇护的,倪玑造了那么多恶业,最终仍幸遇佛法而得救,就是证明。而且倪玑是四女性中唯一与最初的恋人结婚并白头到老的。穆摇光虽然婚姻也美满,终与为自己而不顾生死追去天涯的苏玉衡结为伴侣,但她最早倾心的人是穆天权;骆开阳深爱了东方勿用那么多年,到头来却是嫁给了赵天石;杜璇是与自己的最爱穆天权结婚了,却没能终老。

另外,天龙谷世居人家中,除了具有作为中华文化之根符号意义的东方家族,两代人中都有保住性命的,并且到最后骨肉团聚的,惟有倪家。倪玑的父亲倪德明打浮财之后在一个深夜里逃掉,罗光宗念当年救命之恩而没有追究,他得以逃亡成功,在西域存活下来,最后因苏玉衡颈项间的玉貔貅而得以与女儿倪玑相认,得享天伦之乐。

血液遗传鲜明的体现是不惧强权、巧于周旋、擅赚人心,倪玑与朱洪发虚与委蛇,对陆年友用美人计,包括让斜眼儿对自己肝脑涂地,这都是千年积富之家里成长的人才会有的功夫。贫家小户里长大的女子一般很难有这么强的虚伪能力。而她的高贵体现在从始到终,所做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至爱。她后来的委身陆年友,目的也是为了救韩天枢。韩天枢遭宿敌陷害而被从青海师范又遣送回乡,朱洪发怕倪玑见到他后旧情复燃,将他关进仓牢。趁朱洪发外出学习之际,倪玑施美人计将陆年友 “拿下”。当然,这是不能被原谅的。如果说失陷于朱洪发尚属身不由已,而可以换得人们的沉默。这一次,难以逃过谴责之棒了。由此,她的生命上蒙有了沦落的风尘。

由倪玑会让人联想到《白鹿原》里的田小娥,两位文学女性人物有相似,有不同。她们都是为了救自己落难的所爱的人而牺牲自己。田小娥是为了救丈夫黑娃而最初失陷于陆子霖的。但她的后来勾引白孝文却纯粹是为了报复,并引白孝文染上吸大烟的恶习,几乎彻底毁掉他的人生。倪玑虽也是给陆年友下了套儿的,但她有跟他白头偕老的打算。当韩天枢出了仓牢,她立刻去跟他要回了早年的定情信物兰花石,表明斩断情缘的决心,以让他对自己死心。以求“囫囵地跟陆年友在一起过日子”。因此,她显出了比田小娥的干净。尤其当她知道所深恨的朱洪发死掉了后也选择自尽,让人看到她性情里的贞烈。

这就是她最终得以有缘于佛教,被空明法师收为带发修行之弟子的缘故吧?这也是她有家族文化熏陶的突出表现。佛祖的慈悲首先的示现,是吉娜的适时到来。当倪玑选择以死亡为自我洗净的方式时,吉娜以自己高尚洁白的气息轻拂着她身心间的污痕浊迹,使得光明渐入心田,灵魂重新落回生命地面。最终成为空明法师座下第一位女弟子,闻佛法,得以重生。这可以看成具有历史文化积淀大家族的死而不僵。

下卷里倪玑最重要的一场戏是埋葬为她而离开家乡来到西域,又在大沙漠里遭遇黑风暴之际因她而死的斜眼儿。这时刻她体现出了感人的真心真情。她爱的是韩天枢,但斜眼儿对她的情她也是珍惜的、尊重的。这已经超越了她心里的那道无形的阶级的鸿沟。显示出尊贵。也表明上天对她的“除垢”取得了成效。

没有在天龙谷的陨落,就没有在西域大漠的新生。倪玑的新生是清洗积垢、剔除人性糟粕的过程,可为七大家族后人提升生命完善人格历程的代表性演绎。她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终与韩天枢结婚获福修成正果,开始生命另一段趋向超越的跋涉。

倪玑的故事给我们的启示是,环境正与邪的决定因素是人心。倪玑在天龙谷的凄惨遭际和净土绿洲的安康清宁,都是自己心灵感召的结果。

5杜璇,天龙谷七个星村世居大家族杜家之后。是四女性中人生际遇(尤其青少年阶段)最顺的一个。她是在关雎城里度过童年,没有亲历解放初期“反匪清霸”等运动中家族被抄灭的残酷痛楚。她的家族虽然也满门遭了难,但都是丧命于瘟疫,心里不会有彻骨之仇恨;她家虽然也沦入了贫困,但家财不是被生硬夺走,是自愿缴公,心里不会有难解的冤怨;后来的随母亲搬回天龙谷老家是完全自愿的,为了能够分得田地,而且心愿得到实现,心里不会有剧烈的沮失。她顺利地读完小学、中学,毕业后回到天龙谷是顺理成章的,并非像东方勿用和穆天权等人那样是被中途断掉学业下放回农村,所以心里没有那种无奈之苦;回到天龙谷后她也有施展才华的空间,得到范新生和赵天石等领导的支持,红红火火地组建青年先锋队等,后来又被选任天龙学校的教师,心里没有压抑之苦。

这种顺,从表层看,是因为家族里出了解放前投身革命的子弟的缘故,(“现在的七个星村就是杜家院落还是原模样,土改工作组一来到天龙谷,杜璇那个当解放军的叔伯哥就不断捎信回来,让家里积极主动交出财产田地,不要对抗革命,保下了一族人”),深究则根源在于这是个教育世家。教书育人,播撒道义,传承文化,是人间最尊贵的事业。所以杜家祖德最厚实,是这个传家宝给了后世儿孙强大的庇护。

杜璇的有幸还在于,她是四女性中唯一在母亲的呵护中成长的一个。

这一切,是她懂事理,晓大义,阳光开朗,端庄大气的性格的根源。

现在,就知道为什么作家让她作为传承道统的人物了。吉娜把象征着东方家族文化传续的白玉手镯亲手给杜璇戴到手腕,是一个精神接力的仪式,由此,杜璇的生命存在有了神圣担当的意义,她成为一代家族兴衰的直接责任人,一个肩承重任的使命者。而杜璇为什么那般几乎集传统美德于一身,人格臻乎完美,也就找到了答案。惟有具备完善的人格,一个人才有望不辱使命。

杜璇的大度、宽容之德,由对待东方勿用的态度和行为而突出体现,开始的赠送笔记本,励他勤学,显示了慷慨乐施;去关雎一中参加中考时,见他临考之际忽然神经脆弱发作,智慧地给予鼓励,使他及时振作;面对勿用爱的表白,她晓之以理,巧妙回绝,不伤害对方心理,尊重并慢慢感化,使他回到常态;中学毕业回乡后,勿用颓废消沉,她耐心地予以开导引领,教他重新燃起生活的热情等。

不怨不逆之德,由忽然而来的不许地富子女参加高考新政策,致使怀揣的热烈大学梦一朝破碎,同学们一片哀叹之际,她却坦然面对,毫无怨尤,并积极乐观地重新确立人生价值标杆等行为体现。

隐忍包容之德,由对待妒忌自己、争夺天权之爱并暗中和自己较劲的穆摇光而体现。她察知摇光的一切,却依然友好相待,无有怨忿,等待摇光自己慢慢心思澄清,成长成熟。

引人上进之德,体现在毕业返乡后,张罗组建青年先锋队,带着开阳等人共同进步,像一燃烧的火把,循循善诱、光照众人。乐于助人及勤劳之德,由阴雨天不能下田干活,就去孤寡老人家里帮助洗衣担水等行为体现;从对待失陷于朱洪发之后心灵扭曲了的倪玑的态度,可以看见富于同情心;神树遭焚的日子里,听说天权救出空明法师上了天龙山,不顾天色已晚,立即独自奔向天龙主峰背后山谷的安文军藏身之所去等待天权,充分显示了智勇兼备;韩天枢和安文军被迫远遁西域,她代为照料韩天枢患精神分裂症的妹妹韩小溪,代为赡养安文军的七旬老母,可见贤惠之德。

引导、感化别人需要勇气和牺牲精神,以上诸行,均显舍己为人之德。而杜璇牺牲自己成就他人的美好品质更在爱情中有深刻体现。

爱情所以是文学作品咏之不厌的主题,一个重要原因,是由爱情着墨便于刻画人物,一个人对待爱情的态度最能显示其本性。且看杜璇的对待爱情。

其一,她爱所值当。她托付终身的穆天权是跟她一样品质优秀,诸德兼备,肩负着主一代兴衰大任的使命者。

其二,行乎当所行,止乎当所止,爱得有分寸。从小与天权在关雎城里隔墙生活长大,两小无猜;一同回到天龙谷度过少年时光,稚心纯意。关雎中学初考完毕回乡途中歇憩,黄昏时分的小水塘里,一吻定情。却并不沉迷,两人只是彼此心灵交付,约定此后将情感深埋珍藏,化为进取的力源,到同进大学时再小心取出言说。说到做到,整个中学阶段,他们借取往来,互相勉励,没人发现其恋爱秘密。

其三,爱得深沉。学生下放支援农业第一线、地富子女不许参加高考等变故下,他们的大学梦遭破碎,回到天龙谷务农,穆天权不免隐生怨天尤人情绪,杜璇耐心疏导劝解,帮他树立正念,坚定信心,使他度过了精神上的难关。让人看见美好的爱情应该是一种互为助缘。她被选择到天龙学校里当教师,自知将终生务农的天权为了她的前途计,忍痛割爱,提出分手,她却不改初衷,毅然决定,两人近期结婚。让人看到美好的爱情应该是一种脱俗拔尘,不离不弃。

其四,爱得悲壮。情势所迫天权必须远去他乡,此去生死不卜,归期难问,值此关头,杜璇果断提出在他出逃的前夜二人成婚,以期为他留下子嗣,使家族后继有人。为了不让心爱的人为自己而苦误一生,天权的不肯,使杜璇的坚持更显得荡气回肠。虽然条件简陋,时间仓促,婚礼却庄重,安文军,天龙山,明月,星辰,同时为他们做了证婚。

这就是他们的儿子东方象罔最终成为了家族文化的寻根者、拯救者、光复者的缘故。他有一位崇高的母亲,他饮着她的乳汁,受着她的熏染,在她的言传身教中长大。

杜璇含辛茹苦独自养育东方象罔,直至离世,折射出华夏民族女性的坚忍不拔和刚毅气魄。她一直活在穆天权和吉娜等人心中,并占据崇高的位置。这说明,传统美德永不褪色,令人尊爱与敬畏。

杜璇的没有能够活到最后,肯定是让作家深深忍痛了的。这不仅由于美是残缺的,这个艺术规律中美学意义上的需要,我想,重要的原因应该是,以东方家族文化为中心的七个星村文明到了在天龙谷气数已尽的时刻,因为,在西域大漠深处,有一个崭新的村庄要出世了。

具有理想社会标本意义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的净土绿洲里,最后由七个民族所组构的崭新七个星村,是中华文化哺育中进化着的人类社会最先进的样态。

杜璇的死亡,代表传统文化在天龙谷的一时断代。

杜璇因为较高的生命清净度,不需要去经受流亡天涯,九死一生等苦难逆境的磨砺。这是作家让她独守天龙谷,在这块土地上坚持到最后的原因罢?她有这个坚守的能力。这也让她在四女性中显得独特,她是她们中惟一没有逃遁西域的人。

此时,再看吉娜在告别天龙谷出逃新疆临行前,将那只当年白玉给自己的具有特殊意义的玉镯传与儿媳妇杜璇时,对她所讲的一番话,更深地懂得了作家设置这个情节的苦心孤诣,“自古玉石寓德,佩戴此玉镯者,当更知一德,谓妇德。当知妇德是天地间一切道德的出发地和回归处,是母爱之范,劳绩之式,显庄严正大之形,生长养育之功,托举承担之义。必有伟大女性,而后有伟岸男子,奇崛伟人”。

是的,妇德是家族美德的核心。家族,是民族的缩影。所以,化现着生命与慧命气质的女性的面貌,是世界的面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