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2018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得主到底有何与众不同?

来源:四十四次日落(微信公众号) |  孙玉虎  2018年11月06日09:06

“这本书的文字和图是分开的?”我再三跟编辑确认。

编辑说是的。

我们常常听到的观点是图文要紧密配合,俄罗斯艺术家伊戈尔·欧尼科夫倒好,他在绘本《狐狸和兔子》里单独把故事以一个对页的形式放在了开头,接下来才是图,没有任何一个文字的图。

不得不说,欧尼科夫的图像风格独树一帜。笔触粗犷中带着细腻,色彩冷峻中透着明亮。在构图上,他时常在多幅连续彩图中间插入一页黑白分镜,那黑白分镜就像卓别林时代的无声电影,幕布上堆满了小小的颗粒。

我问美编这是怎么做到的。美编说,黑色的颗粒应该是喷笔的效果,颜料放在斗里,加压喷射到画面上,如果斗里的颜料细腻,那喷出来的画面,颜色渐变也很细腻柔和;如果斗里颗粒粗糙,就是欧尼科夫这种效果。

喷笔现在不常用了,90年代以前常用。这玩意,还得有个泵。美编说。

这些都不是我要说的重点,我想说的是,面对欧尼科夫的这类题旨隐晦的绘本,我们可以怎样去解读它们。

其实欧尼科夫的绘本单看文字并不复杂,他用的是典型的反复的叙事手法,这一点也很符合幼儿的认知习惯。复杂的是图像语言。

《狐狸和兔子》讲的是春天来了,狐狸的冰雪小屋融化了,兔子把狐狸收留在自己的树皮小屋,结果却被狐狸赶出家门。接下来的画面就开始诡异了,在兔子原有的树皮小屋上,狐狸或者说狐狸大军开始搭建一座城堡,随着故事的发展,城堡越来越完善,直至高潮,狐狸居然把恢弘的城堡像皇冠一样戴在了头顶上。而随着狐狸的丧命(或者说失败),城堡也随之倒塌,兔子的树皮小屋又显露出来,完好无损。

我想成年人看到这样的图像表达,一定可以感知到什么,可以想见那不断增高,不断完善,又终究崩塌的城堡象征着什么。它可以是权力,可以是欲望,可以是人性中的恶,没有标准答案,你想到什么,什么就是答案。

但所谓的“象征”其实很难跟幼儿去讲,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可以在亲子共读中去引导孩子去深度思考故事的内涵。比如每次狐狸说“只要我跳起来,只要我一跳到门外面,小屋的碎片就会飞向四面八方”,画面上出现的不是小屋的碎片,而是子弹、战斗机、镣铐、箭镞,这时候家长就可以启发孩子,这些元素会让人想到什么。尽管我不想给任何一本题旨隐晦的书下论断,但我还是想说,《狐狸和兔子》这个绘本事关战争,在兔子遇到狗和狗大军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暗示了这一题旨。那么,熊是穿梭在运输弹药的列车之间吗?公牛置身的环境是集中营的囚房吗?不得而知,但图像语言的确引发了我这样的联想,这些都是可以在亲子共读中一起讨论的。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狐狸反复恐吓的“小屋的碎片飞向四面八方”,还是公鸡扮成死神(扮鬼脸)砍死了(抑或是吓走了)狐狸,都像极了天真烂漫的小儿语和儿童游戏,不可当真。但在欧尼科夫的笔下,孩提时代的霸凌和成人发动的战争之间的确形成了某种隐喻。

同样,如果用《狐狸和兔子》里的象征和隐喻思维去理解《老鼠的房子》,我们的目光就不应只停留在老鼠的房子上,而更应注意到退在画面远景处的灰色的楼群和起重机。

老鼠的房子就像一个温暖的人间庇护所,它收留了被偷窃的蜥蜴、失业的青蛙,还有因种种原因无家可归的画家松鼠、考古学家兔子和音乐家狐狸,它甚至包容了偷东西的狼。是的,即使是狼,也不过是一只贪财、霸道的狼,没有犯什么不可被原谅的错误。

直到熊的出现,这个作品的格局一下子就扩大了。熊以车标的方式出现在了汽车和起重机上,它所象征的某种东西对老鼠的房子所代表的朴素的情谊和温暖进行了毁灭性的摧毁。

那是什么呢?联系一下画面远处阴魂不散的灰色楼群,我们基本可以确证,熊所代表的是某种工业文明。因此,欧尼科夫是借《老鼠的房子》对这种工业文明进行了无声的批判。

除了都出现了富有象征意味的房子,《狐狸和兔子》和《老鼠的房子》这两本书里还都出现了狐大婶帕特里凯耶芙娜和米哈伊洛熊,它们到底有什么样的关联,可有待小读者自己去比较和发现。

总之,这两本书无论先从哪一本看起,都可以成为理解另一本书的绝佳钥匙,是真正的姊妹篇。它们属于绘本里的“奥数题”,看似复杂难解,但指向答案的路径却异常清晰。

读了太多单纯、明快的绘本之后,让孩子做一做这样的“奥数题”,也算是一种认识的加深和阅读能力的检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