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范稳:民族文化的再发现

来源:《民族文学》 | 范稳  2018年09月02日09:44

云南有着二十六个世居民族,除汉族以外有二十五个少数民族,是中国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许多少数民族只有数万人,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在这片民族众多的高原上,各民族文化与历史所呈现出来的五彩斑斓的色彩。中国古人有个很美丽的比喻来形容这片土地:彩云之南。彩云之下,西南一隅,南中国的大地遥远神秘,丰饶美丽,绝对是一个“诗和远方”的神明之地。我们知道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历史与文化,有自己的信仰、传说以及民风民情。二十六种生活方式汇聚一片高原上,就像大地上的一块巨大的调色盘,常常会美不胜收,应接不暇。在云南,你向任何一个方向出发,都会发现一片民族文化的新大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云南的作家是得天独厚的,因为他们面对的是如此深厚而广袤的民族文化资源。

新中国成立以后,尤其是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云南的民族文学日益繁荣,民族作家队伍茁壮成长,每一代作家都有自己的代表性人物。曾几何时,无论是文学还是其他艺术形式,来自西南边陲之地题材的文艺作品,总是以某种或异域风情,或清新动人的艺术魅力感动了无数的中国人。世代生活在这片多彩土地上或旅居云南的作家艺术家们,仿佛只是在这民族文化的百花园里随手采摘几朵小花小草,就足以令人耳目一新,流连忘返。毋庸置疑的是,灿烂多彩的各民族文化滋养了作家艺术家的创作灵感,在饱含深情的文化回忆和文化发现中,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一直在拓展人们想象力的边界,一直在丰富着中国文坛乃至世界文学的百花园。

如果说生活是写作的源泉,文化就是写作的资源。那么,作为一个生活在云南的作家、诗人、散文家,他该怎么去发掘自己拥有的文化资源?他又该如何去审视、表现、传承自己本民族的文化?

我们常说的深入生活,其实就是去发现生活,去发现生活中的文化亮点和文学因子。作为文学写作的主流之一,文化发现型的写作方式一直被作家们从理论到实践,经久不衰地践行。它会鼓励一个作家有勇气走向生活,走向大地,有信心展现自己的创作才华,继续写下去。就像发现新大陆对人的诱惑一样,写作中的文化发现,就是作家自我放逐到一片崭新的大陆中去拓荒。而对云南的许多民族写作者来说,他们既在回望,也在前瞻——童年的寨子曾经多么诗意而单纯,当下的生活又是如何的迷乱而充满挑战。他们是率先拥有本民族文化自信的一群,他们也是超越了母语、跨文化写作的弄潮儿。他们在本民族文化和汉语书写之间,搭建了一座彩虹般的桥梁,让我们能够走进一个个陌生而新奇的世界,并走进不同民族的心灵。因为民族文学作为民族文化传承与弘扬的主要表现载体,是用文学的形式把一个民族的文明和文化、社会与现实,风俗及风情,以及人物形象生动地展现在世人面前。在文学经典中,我们总是能够通过一部文学作品了解到一个民族的过去与现在,并展望它的未来。优秀的文学作品,是进入一个民族心灵的便捷之门。

如今,云南二十五个少数民族都有了自己本民族的书面文学作家,白族、彝族、纳西族、哈尼族、藏族等还形成了本民族的作家群体。云南的民族作家,对本民族文化无比热爱,有强烈的民族责任感和文化使命感,都希望用自己手中的笔为本民族的历史与现实讴歌。云南的民族文学,既是云南文学事业的一张特色名片,也是中国少数民族创作队伍的中坚力量,在传承与繁荣云南民族文化中功不可没。这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呈现在共和国的西南边陲,既拙朴浑厚,又婀娜多姿,相信你我都不会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