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红豆》2018年第8期|田暖:田暖的诗

来源:《红豆》2018年第8期 | 田暖  2018年08月28日08:46

   田暖,原名田晓琳,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29届青春诗会,第31届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诗歌见于《诗刊》《星星》《扬子江》等,入选多类年选。著有诗集《如果暖》《这是世界的哪里》,诗剧《隐身人的小剧场》。曾获中国第四届红高粱诗歌奖、中国第二届网络文学大奖赛诗歌奖、齐鲁文学作品年展最佳作品奖,扬子江诗刊禾纤草女子诗歌奖等,被评为山东省第三批齐鲁文化之星。

 

 

杯中酒

竟然走断了高跟鞋,弄丢了衣衫

 

一个人湿漉漉地走在月亮地里

晒月光,闻黄花独幽幽的香

抬头满月高悬

这人间事,说散就散了

 

除了泪流满面,除了焦虑和忧思

我的沉默,已无口可开

 

你的手伸向我时

月亮就已死去,爱情无法碰触

人事太过艰难,多么无能为力

 

只剩下不朽的月光

无辜死了一地

所有无法言说的,就让我们干杯吧

 

这是寂静环绕群山的时刻

闪电和雷霆呜咽在胸中

我喝多了,用悲伤安慰着另一些悲伤

 

低音

 

空调风热烈地吹着楼顶

一排鸡蛋形的吊灯

发出清脆的碰撞,这让我担心

 

女儿正把《上海滩》吹向高处

走廊里突然拉起了火警

幸好什么都没有发生

除了我把诗写得像吹埙

 

如果耳朵里没有地震

暴雨,泥石流和车祸,交响轰鸣

如果没有无常、绝望,生不如死

 

孩子,我会像你那样吹着长笛

把力量集中在肩上

从低音飞升到中高音

甚至,小鸟一样合奏天籁的最强音

 

蔷薇

 

我停下来,忍不住回头望着他

 

赤脚。蓬头垢面

破衣烂衫。像碎片

在寒风中的二月。他弯着腰

双手在道路栅栏的蔷薇丛中

反复折,一枝蔷薇

 

他青睐很久的蔷薇

那么美好又柔韧

是根深蒂固的蔷薇科,但也有根深蒂固的命运

但也不像他的想象

轻易就折出断裂的脆响

条蔓上,蔷薇的叶芽和刺回赠着他

 

他的心里开满了蔷薇花。他心满意足地离去

提着他的蛇皮袋

风中的白发,看起来和我父亲一样

 

在这个早春,我的两个老父亲

一个在等待手术

一个在病床上等待那一天的来临

人们身上都盛开着无数看不见的蔷薇花

 

水滴

 

一滴水

摇摇欲坠地悬在树枝的关节上

风再大一些

它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而万草托着它,空气举着它

一颗透明纯粹的心

映着琥珀的天空

它不知道一个大拐弯已悄悄降临

就像我们都不知道

一个走在路上的小男孩

也像一滴水

会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玻璃突然击中

命悬在线上

水滴筹积聚着空气中越来越多的水滴

仿佛爱耸起了高高的大海

紧紧托接着一颗奄奄一息的水滴

 

无辜挣扎的年代

 

案上,一只蚂蚁

在几滴水的大海拼命泅游

我忙碌着手中活计和脑中麻绳

如果风暴再剧烈一些

漩涡里挣扎的,绝不止这些

 

一个共同的命运体

被神秘牵引到此,必须共同承受

而运气的彩虹——

稍纵即逝的光影,忧伤却令人痴迷

 

你努力从中剥离出挤压和扭曲

水洒下来就拥有自然的样子

蚂蚁绕过突然降临的无常

花朵努力剥离出香气……

我努力把灵魂交给这具生活的肉体

 

总有一条路为生而开

 

炒过的冰,冰化成一锅美味

仰望过的星群,星星擦亮蒙尘的眼睛

 

一个怀抱梦想返回现实的人

绝望,困厄和不堪是燎烈的火

这些年总不停地点燃我

 

幸好我还没有成为一把灰烬

幸好我已修炼成笼子关不住的鸟魂

为爱,更为纯粹地活着

 

身体里的庙宇平衡着悲悯和罪恶

绵绵不绝的香和腐烂的气息

在相互抚恤,又相互交错

 

成为我,必须通过刀锋和铁砧

完成我,以寂静、草木,鹰隼和长空

这引导人间不断向前的永恒之事

总有一条路为生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