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红豆》2018年第7期|邢庆杰微篇小说二题

来源:《红豆》2018年第7期 | 邢庆杰  2018年07月31日08:30

邢庆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全委委员,一级作家,鲁迅文学院第21届高研班学员。已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等刊发表作品200余万字,部分作品被《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等刊物转载并入选多种选本。曾获《小说选刊》双年奖、山东省第二届泰山文艺奖等奖项。已出版《白貔记》《屠蛇记》等22部小说。

漫长的守望

五合村的疯子小陆病倒了。他疯了快二十年,体格却一直很好,没想到在儿子结婚的第二天,他竟卧床不起了。

年过半百的小陆,因他二十多岁那年倒插门做了老绝户陈地主家的上门女婿,开始被叫作“小陆”,就一直叫了几十年。

陈地主不是真正的地主。只因脑袋中间有一个圆圆的油亮的秃头顶,很像某些电影里地主的形象,从小就被戏称陈地主。陈地主在五合村是独门独户,偏偏又人丁不旺,婚后忙活几十年就落下一个闺女小梅,经人撮合,就招机械厂的修理工小陆做上门女婿。小陆是外乡人,父母双亡,无亲无故,也不好找对象,所以两下里一拍即合。

出事那年,小陆和小梅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女儿秀秀,长得像她的名字,极秀气。村人们都说是继承了小陆的基因。儿子旺旺,在本村小学上一年级。

初中毕业的秀秀被村里的无赖崔九盯上了。崔九父母双亡,光棍一个,他是几进“宫”的人了,村里人都记不清了。他整天没事就在村里瞎转悠,不是偷东西就是占女人便宜。崔九在村里欺负起女人来,有恃无恐,女人就不同了,一旦声张出去,名声就全完了。在五合村,只有两个人他不轻易招惹,一个是村长,另一个是在县公安局看大门的老魏。村长能扣他的救济粮,那是他活命的唯一资源。而老魏,整天穿着一身没有徽章的旧警服,他看了就眼晕。

那一年,他偷了司老大的两只鸡,吃了鸡后随手就把鸡毛扔在自家门口,示威一般。司家是村中最大的家族,为首的司老大叔伯兄弟就有二十几个,村里人都不敢招惹司家。司老大叫了七八个兄弟,把崔九摁在当街,连踹带踢,狂揍了半天,他也没服软。当夜,司家这七八户人家的麦秸垛、玉米秸全部失火。司家人报了案,派出所把崔九抓起来审了好几天,他死不认账,又没有证据,只好把他放了。他被放出来的当天深夜,又砸了司家那几家人的窗户玻璃。司家怕他没完没了地祸害他们,只好吃个哑巴亏。从那开始,司家人再也不敢碰他了。

崔九盯上秀秀后,没事就在小陆家附近转悠,只要遇上秀秀,就连抱带摸,吓得秀秀整天不敢出门。小陆和小梅很是担心,如果被崔九得逞,崔九坐牢杀头都不在乎,那闺女可就毁了。但他独门独户的,斗不过崔九,两口子只能是严防死守,不让闺女一个人出门。

出事那天,是夏天的一个中午,人们还都在睡午觉。小陆去上班,可走到半路发现钥匙忘在家里,只好返了回来。

一进院门,他就觉得不对劲,农村人睡午觉,是不关房门的,他走的时候也就没关,可这会儿房门怎么紧紧地关上了呢?他停好自行车,迫不及待地推开房门,当时就呆了。崔九正在撕扯秀秀的衣服,秀秀拼命抵抗,妻子满脸是血,躺在炕下哭泣。

小陆大喊了一声,住手!上去一把将崔九从炕上拽了下来!崔九见是小陆,并不紧张,嬉皮笑脸地说,你不是走了吗?咋这么快回来了?

一句话让小陆明白了,他一直在盯着他们这个家。

崔九大摇大摆地出门时,还回头笑了笑说,小陆,你总不能把闺女穿在裤腰带上吧,只要是俺看上的,还没有到不了手的。

小陆就从抽屉里摸出了一把螺丝刀,紧紧跟在了崔九后面。崔九刚迈出大门,他就从后心捅了进去!崔九啊地惨叫了一声,惊异地回头看了小陆一眼,就扑倒在地上,身子扭了几扭,不动了。

小陆坐在崔九的尸体上,哈哈大笑起来。村里很多人闻讯围上来和他说话,他也不搭话,只是笑,一直笑到警车把他带走。

一个月后,小陆被放了回来。老魏捎回来消息说,经过司法调查和鉴定,小陆杀人时是遗传性精神病突发,据调查,他的母亲就是精神病发病期间自杀的,所以,免除了刑事处罚。

村长怕小陆犯病再杀人,就和小梅商量,要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小梅以死相抵,并承诺将他关起来。被关在西屋里的小陆,只是一个人时傻笑,来人看他时他也傻笑,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后来,小梅就把他放了出来。恢复自由的小陆,就在自家门口一带活动,从不远行。每天,他不是坐在门口冲过往的行人傻笑,就是坐在大门对面的河边上对着河水喃喃自语。

厂里同情小陆的遭遇,一直给他发着工资。这些工资,加上小梅地里的收入,把两个孩子慢慢抚养大了。先是秀秀结婚,嫁到了本村司家,后来,儿子旺旺也结了婚,媳妇也是司家的。

小陆病倒后的当天晚上,让小梅把闺女和儿子都叫到床前,用低沉的声音说,爹看着你们都成家立业了,放心了……之后,永久地闭上了眼睛。

旺旺惊奇地说,俺爹不疯了!小梅抹着眼泪说,你爹从来就没疯过,你们大了,他累了……

电子时代

2004年5月的一天上午,服刑五年的齐小强出狱了。

齐小强提着简单的行李,刚走出监狱的大铁门,一辆老款的帕萨特就停在了他的面前。他以前的“老大”胡非从车里钻出来,拍着双手说,欢迎兄弟出来!上车!哥们给你接风!

齐小强知道,胡非并不是来给他接风的,他还欠胡非两万块钱,这是来讨债的,他人虽然出来了,还得跟着胡非“工作”,弄钱还债。

上车后,齐小强见前面是一个光头开车,胡非坐在他旁边,怕他动手打自己,就主动说,欠大哥的钱,已经有了着落,马上就给大哥。

胡非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光脑袋骂,吹牛吧你!你刚他妈的出来,哪有什么着落!

齐小强胸有成竹地说,放心吧大哥,兄弟虽然折进去了,但为了还大哥的钱,有一笔买卖,我一直顶着没说。

胡非这下有点儿相信了,放低声音问,什么买卖?

齐小强有点神秘地笑了笑说,去我家,到了你就知道了,半价处理,也值个十万八万的。

胡非说,你进去后,你媳妇就跟人跑了,你家早成狗窝了。

齐小强说,没事,我埋在院子里了。

齐小强的家就在城边的一个小村子里。三个人进了院,院子里杂草已经疯长了一人多高,屋门大开着,屋子里也空荡荡的了。

齐小强找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锨,在窗台下面挖了起来。一会儿,就挖出了一个密封的木头箱子,三个人一起把箱子抬了出来。

箱子打开了。齐小强正一脸兴奋,胡非忽然扇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齐小强一愣,大哥,你咋打人?

胡非问,你他妈的还有脸问,这是啥东西?

齐小强说,这是汉显的BP机呀,整整一百台,两千多一台呢,按半价处理,也得十多万呀!

胡非苦笑了一下说,你他妈的坐监狱坐傻了,这玩意儿早淘汰了!白送都没人用。

齐小强一下子傻眼了,都不用了?

胡非掏出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说,现在都用这个了,已经普及了!

齐小强不甘心地问,那这二十多万的东西,真的一文不值了?

怎么一文不值?案值仍然是二十万!

三个人回头一看,天哪,院子里不知何时进来五六个警察。

原来,齐小强在入狱前交代不彻底,警方一直盯着他呢。算准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猜他会起赃,就暗暗跟着他。

市值已经等于无的一百台汉显BP机,在案值上一点儿也没有贬值。齐小强因盗窃罪,案值二十万,又被判入狱三年。